第9章 一百两,带你从炒股入门到精通!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9章 一百两,带你从炒股入门到精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一百两,带你从炒股入门到精通!

  第9章一百两,带你从炒股入门到精通!

  “重八!”马皇后站出来道:“此事要不要再确定一下,免得弄错。”

  刚刚在股票交易所,马皇后听到欧阳伦急着回去陪夫人,欧阳伦的夫人自然就是她的女儿安庆公主,估计此刻欧阳伦正在和自己女儿在一起,这个时候派人抓走欧阳伦,这对自己女儿太过残忍了。

  有了母亲马皇后先开口,朱标、朱棣两兄弟对视一眼,也赶紧开口。

  “父亲,我和老四去打探消息的时候,发现这些百姓对于欧阳伦并无怨言,相反极为尊重、崇拜,或许欧阳伦并非真的贪污。”朱标道。

  “大哥说得有道理,之前遇到的贪官都是祸害百姓,怨声载道,但在开平县内却无一人骂欧阳伦,这当中会不会有误会?”朱棣符合道。

  朱元璋脸色略缓,老婆儿子都劝自己?

  怒火灼灼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疑惑。

  此事的确处处透着诡异,用一张张叫做股票的纸换走百姓手中的钱财,这分明就是收刮民脂民膏、贪污受贿的铁证,为何那些百姓还能心甘情愿、高高兴兴的交钱?

  这里面莫非有什么隐情?

  “毛骧,此事你怎么看?”

  “啊!老爷属下觉得开平县的小吃真的很好吃。”

  “滚。”

  “诶。”毛骧当即转身离开,开玩笑,这可是天子家事,自己就算是再亲近的亲卫,也不敢掺和到这里面来。

  “等等,去把酒店大堂经理给咱叫过来,咱有事要好好问问她!”朱元璋对酒店大堂经理苏洁有些印象,这个女子怕是对这些很了解,好好询问一番。

  “是。”毛骧领命后,快步离开。

  没过多久,毛骧就带着苏洁进来。

  “这位客官,不知有什么地方需要服务。”苏洁笑着问道。

  朱元璋坐在椅子上,平静的打量着苏洁。

  这可把苏洁看得心里直发毛,“那个.客官,您到底有什么事情?”

  “咱问你,你可认识欧阳伦?”朱元璋淡淡问道。

  “那不是我们县令老爷子么?”苏洁脸色略显严肃,“这位客官,在开平县贸然喊县令老爷的名讳可是不礼貌的。”

  朱元璋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继续问道:“股票交易所伱知道多少?”

  听到“股票交易所”这几个字,苏洁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客官你要是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哈哈,你也想炒股吧?”

  “炒股?!”朱元璋脸色疑惑,这对他来说又是个新名词。

  “炒股就是在股票交易所内交易股票,而买卖股票的人被统称为股民,这些都是炒股的基本常识。”苏洁一脸笑意且熟练的解释道。

  “还有呢?”朱元璋连忙问道。

  苏洁却没有继续回答,俏皮眨巴眼睛,“这位客官.这些可不再我们酒店的服务范围内哦,当然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炒股的知识,那就得有所表示”

  额

  朱元璋没好气的一顿,接着从怀里拿出一叠宝钞,看了一眼苏洁又默默收了回去。

  “标儿,给她十两银子。”

  “是父亲。”朱标掏出十两税银递给苏洁,不过苏洁却是没有接。

  “难不成你觉得十两太少?你别太过分!”朱元璋没好气道。

  要知道一两银子差不多可以买二石粮食,一石粮食可让一个普通百姓吃上一个月,十两银子光买粮食,节省一点都能让一个三口之家过一年了!

  苏洁摇摇头,淡淡道:“知识是无价的。”

  轰!

  听到这话,朱元璋脑袋像是被雷击一样,他万万没想到对方还能说出这句话来。

  苏洁继续说道:“这位客官,十两的确不少,差不多是我半个月工资了。”

  嗯!?

  十两只是她半个月的工资?

  她还说得如此轻巧。

  朱元璋一家人都震惊了。

  要知道大明正三品官员一月俸禄不过是三十五石粮食,折合不到二十两白银,还没她多!

  若真是这样,那她还真有鄙夷的本钱。

  “咳咳,你继续说。”朱元璋有些尴尬摆摆手。

  “客官你们询问的可都是关于炒股的干货知识,县令老爷说过知识是无价的,我们平常去听县令老爷开一场炒股教学课,光是学费就得是一百两起步,而且每节课就只有半个时辰。”

  “这些年我花在股票课程上就足有一千两!”

  苏洁自信满满道。

  霍!

  一个人就是一千两,十个人就是一万两,百个人人就是十万两,一千人就是百万两

  这又是一门敛财贪污之道,而且更明显!

  朱元璋气抖冷!

  “那你说要多少?”朱元璋冷冷问道。

  “一百两吧,带你从炒股入门到精通!”苏洁笑着道。

  “标儿,给她!”这次朱元璋很爽快。

  朱标直接递给苏洁一个钱袋子。

  苏洁接过钱袋子,掂量掂量,脸上露出笑容,“客官,那咱们股票课就开始吧!”

  “这炒股可是很有技巧的,如何选择股票,如果选择买入时机记得炒股四忌”

  “.”

  一番课程听下来,朱元璋一家眼神越来越凝重,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股票市场居然有这么多学问,而且真的能够挣到钱。

  “冒昧问一句,你炒股这么久挣了多少钱?”朱标好奇问道。

  “大哥,苏先生炒股知识如此渊博,肯定赚了很多了!”朱棣崇拜道。

  “咳咳,非但没有赚钱,反而赔了不少。”苏洁神色略显尴尬,“这是个意外,本来我是赚了不少的,后来全部买入一只股票,结果这只股票一直跌,到现在还套牢着,每个月只能打工赚钱补仓,希望有一天股票能涨起来。”

  “这只股票叫什么名字?”

  “开平军工。”

  朱元璋暗暗记住这只股票名字,打死不得买这只股票。

  等等。

  咱在干什么?

  咱不是要弄清楚欧阳伦如何收刮民脂民膏、贪污受贿的么!

  怎么现在满脑袋都是在想如何买股票。

  “咳咳,咱再问你,你的钱全投入股市了,非但没有赚到钱,反而还亏钱,你难道就不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么?你们的钱最后都进了欧阳伦的腰包!他是个大贪官!”

  朱元璋沉声问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