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懒政 越制全是杀头的罪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7章 懒政 越制全是杀头的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懒政 越制全是杀头的罪

  第7章懒政越制全是杀头的罪

  在朱元璋心里,商人不比贪官要好多少,他出身低微,从小受够了士绅的欺压,对于财大气粗的商人一直没有好感。

  既然明天欧阳伦要去哪个什么股票交易所,这可是暗中观察的好机会。

  或许在明天就彻底弄清楚一切!

  回到酒店之后,朱元璋在酒店“服务员”的引导伺候下,来一个浴缸泡澡、推拉按摩,再品尝两杯“毛台”,又用柔软的牙刷、牙膏漱口,躺在柔软的床上。

  朱元璋甚至有种不想不回皇宫的感觉。

  浴缸是陶瓷的、“服务员”按摩的手法比皇宫里面宫女手法还要好、毛台酒超好喝,还有那牙刷,镶金戴玉,用的极其柔软的毛发,牙膏和他用过的牙粉也不一样,清洁更干净,口腔清新。

  朱元璋就这样美滋滋睡了过去,这一晚他睡得格外的舒适,可以说是他当上皇帝乃至这辈子睡得最香的一次。

  原本朱元璋从不睡懒觉的人,第二天也是晚了一个时辰在醒过来。

  “妹子,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辰时三刻(不到八点)。”马皇后坐在梳妆台上正在上妆。

  “糟了!不说说好今天要去股票交易所的么?妹子你怎么不叫咱。”朱元璋猛的一睁眼,从床上坐起来,赶紧穿衣服。

  “重八别急,我已经打听过了,那个股票交易所要巳时三刻(差不多10点)才开门,咱们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马皇后淡定道。

  听到这话,朱元璋动作这才慢了一些。

  穿戴整齐后,朱元璋郁闷的坐在床上,“平日里咱可是卯时(早5-7)就起了,大臣们更是寅时(早3-5)就到宫门外候着,衙门、商铺皆是如此,怎么这开平县如此特别!”

  “简直是懒散、堕落!”

  朱元璋又在心里默默记了欧阳伦一笔。

  随后朱元璋一家人便走出酒店朝着股票交易所而去,也根本不用打听股票交易所在哪,因为一来到街道上,便能看到很多人朝着同一个方向跑去,不用想就知道是去股票交易所的。

  等到了股票交易所,那叫一个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全是人头。

  不过股票交易所的打门却依旧还是紧闭着。

  “妹子,你不是说这什么交易所巳时开门么?怎么都过了巳时,还是没有开门?”朱元璋疑惑问道。

  “我问的时候的确是这样,或许是出什么意外了吧。”马皇后也是一脸疑惑。

  “一看你们就是外乡人,正常来说交易所的确是巳时开门,不过今天不是县令大人要来站台,交易所的负责人便主动推迟到午时之后。”旁边一位路人好心解释道。

  “这是为何?有官员参加不应该更加勤快什么的么?”朱标好奇问道。

  “那是在外面,在咱们县,凡是县令老爷说的都是对的,他说他太早起不来,所以一般有什么重要事情那都是安排到下午去,上午就让县令老爷好好在家睡觉。”路人笑着道。

  此话一出,朱标、朱棣两兄弟皆是一惊,然后赶紧将目光看向自己的老爹。

  果然,朱元璋在听到这话之后,脸色阴沉得可怕。

  “真是混账,作为一县父母官,当为一县百姓做好榜样,他居然敢一觉睡到大中午去?”

  “标儿,此事按照大明律该如何?”

  朱元璋沉声道。

  朱标连忙道:“回父亲,按大明律吏律,未假而缺事者,轻者罚俸一月,重者罢黜为民!”

  “毛骧,伱还不赶紧给咱记着!”

  “是。”毛骧赶紧拿起小本本记下。

  朱元璋自带王霸之气,在加上张口闭口就是大明律令,这可把好心路人给吓到,连忙解释道:“县令老爷有明确规定过,在咱们开平县实行弹性工作安排,自由安排工作时间,但每天不许工作超过四个时辰,谁要超过了得罚钱!”

  听到这话,朱元璋眼睛瞪得更大了。

  “一天十二个时辰,只做四个时辰的事?!如何能做好事情?!”

  “县令老爷说了,只有蠢笨的人才会选择用时间、消耗生命去工作,真正的聪明人都是用尽可能短的时间去做好事情,剩下的时间就拿去玩。”好心路人还学者欧阳伦的语气道:“这人一生短则三四十年、长不过百年,应该让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你现在都不开心,你未来多半也不会开心。”

  “这人呐怕的就是人活着没钱,但更怕的是人没了还有大把的钱没用”

  “行了,求求你别说了!”朱棣赶紧捂住这位好心路人的嘴,他真担心自己老爹会忍不住拔刀!

  朱元璋脸色虽然阴沉,但却也是在细细琢磨这些话,似乎好像大概.有那么一点道理,不过这特么跟他欧阳伦一觉睡到大中午有什么关系!

  简直就是歪门邪说。

  就在朱元璋还想继续打听的时候,却是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接着一支仪仗队朝着这边而来。

  咚——

  鸣锣开道。

  回避、肃静.数个牌匾竖立在前,八台大轿正中,身后还跟着排得整整齐齐、英武不凡的县衙捕快。

  霍!

  好大的排场、好隆重的仪仗!

  “县令老爷来!”

  “县令老爷今天可真是来早了啊!”

  周围的百姓看到仪仗无不欢呼雀跃起来。

  都特么太阳晒屁股了,还早!!

  唯独朱元璋一家显得格格不入。

  “大哥,你的太子仪仗也没这么好吧!”朱棣小声嘀咕道。

  “我的太子规制上比这个高级一些,不过父皇提倡节省,我平常都是坐四人轿而已,这仪仗队伍崭新、特别是那顶八人轿,放在南京城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朱标叹息道。

  自己这个四妹夫简直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跳窜啊!

  越制这可真是杀头的大罪!

  朱元璋站在人群中,冷眼看着县令仪仗,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点也没有之前暴跳如雷的样子,很平静

  仪仗在股票交易所门口停了下来,很快一位身穿绿袍县令官府的青年走出来,此人正是欧阳伦。

  作为洪武九年的状元郎,又被公主选为驸马,欧阳伦的长相自然不必多说。

  看到欧阳伦,就连朱元璋也忍不住暗暗点头,这小子的确长得好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