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敢把朕吊起来抽,这事绝对过不去!!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54章 敢把朕吊起来抽,这事绝对过不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章 敢把朕吊起来抽,这事绝对过不去!!

  第54章敢把朕吊起来抽,这事绝对过不去!!

  任由朱元璋如何挣扎,可被绑得死死的,再加上又有两名壮汉压着,朱元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根本挣脱不开。

  很快,便在押送状态下,来到了房间外面。

  当看到外面清醒时,朱元璋顿时给惊了。

  好多人!

  即便是在冬季,依旧有无数身穿工装、黄色藤帽的工人在忙碌着,这些人身体壮硕、面色红润,脸上也是流露出笑容,泥浆降浆拌区、沙石区、道路浇灌铺平!

  不断的将水泥道浇筑出来。

  原来水泥路是这样修出来的,朱元璋恍然道。

  忽然。

  朱元璋发现在工地的一处宽阔地带上,用绳子吊着好几个人,脖子上还都挂着一个牌子,上面书写着这些人的罪状,这些人里面还几个眼熟的,正是蒋瓛他们!

  “这个家伙是真正的元人探子,还杀了我们的人,这次被抓到难逃一死!”

  说完,班头就挥舞起手中的鞭子,朝着元人暗探抽得皮开肉绽,这才善罢甘休。

  “这个家伙虽然不是元人探子,但却是给元人探子提供情报,实乃明奸!更好狠狠打!”

  说完,班头再次挥舞起手中的鞭子,对着这名明奸的后背就是一顿乱抽,片刻之间便得血肉模糊起来。

  接下来,班头又介绍了其他几名元朝奸细,每一个都少不了一顿殴打,很快就到了蒋瓛。

  “这家伙厉害得不行,醒来打伤了好几个士兵,武力值最高,要不是有县衙捕快的帮助,还真无法将他们给擒获!”

  说完,班头抬起手就准备抽鞭子。

  “等等!”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蒋瓛喊道:“我乃锦衣卫副都指挥使蒋瓛,不是什么元人暗探!”

  “你赶紧放了我!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班头看了蒋瓛一眼,“我听过有冒充是皇帝陛下的、有徐达将军的还有朱标太子等等,这个什么锦衣卫副都指挥使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这假冒得不行啊!”

  “抽伱丫的!”

  班头熟练挥舞着鞭子,片刻之后蒋瓛皮开肉绽。

  其他几位锦衣卫也没有逃得掉一人一顿鞭子。

  朱元璋看到这一幕,本来还在气头上的他,顿时心里凉了半截,毕竟他们把能够表明身份的东西全部都埋在了抚宁县边界上了,而且再加上元人暗探各种假冒,让这里的人根本不相信。

  所以他直接开口说自己是大明皇帝,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吃一顿更惨烈的鞭子。

  朱元璋正思考着。

  班头看了朱元璋一眼,赞叹道:“大叔,你很不错啊!普通人要是看到我这么抽人,现在已经是尿裤子或者是哭爹喊娘的求饶,你还这么淡定,你果然不简单!”

  “来人呐!给我把他也吊上去!”

  “知府老爷说过,他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当奸细!抓到奸细一定要先狠狠鞭打一顿,再判刑!”

  “弟兄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围观的工人们纷纷高呼。

  班头再次举起手,朗声道:“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江山永在!消灭元人暗探,打倒狗明奸!”

  工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阵阵高呼!

  朱元璋此刻正被吊起来,听到这话,他是又气又郁闷!

  把大明皇帝吊起来抽,你们喊这句话合适么?

  等咱从这里出去,到时候直接调兵来把这个黑心工地给灭了,这个班头吊起活活抽死!然后在剥皮塞草!

  还有欧阳伦家伙,这家伙才是罪魁祸首,咱定要将他五马分尸!不不,得五牛分尸!!

  能赚钱又如何!

  敢把朕吊起来抽,这事绝对过不去!!

  再放过欧阳伦,那简直是对他朱元璋的生命不负责任!

  不过现在的局面首先是免去这顿鞭子。

  “大叔,我再认真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不是元人暗探或者是明奸!”班头握着带血的鞭子走到朱元璋面前。

  “官爷,这你可真误会咱了,咱可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良田十一亩,在老家村里那也是富户,实在是今年饥荒严重,这才逃出来的!”朱元璋开局一个碗,打天下的皇帝,能屈能伸,状态切换自如。

  “你老家哪里?”

  “濠州凤阳!”

  班头又问了很多关于种地的问题,朱元璋都是对答如流。

  “如此说来,倒是我误会你了,快将大叔松绑!”班头赶紧让人将朱元璋放下来。

  “大叔,真是不好意思,现在元人暗探实在是太多了,再加上这几个一直说你和他们是一起的,所以我对了,大叔这几个人你认识么?”班头指着蒋瓛几人问道。

  朱元璋看了蒋瓛几人一眼,果断摇头,“不认识。”

  班头点点头,“那我明白了!”

  “大叔,你既然来到了工地,那就好好干活,吃穿不愁,工钱也会照发,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在永安府重新置办产业!”

  “大叔,今天让你受惊了,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再上工!”

  “多谢。”朱元璋点点头,转身往宿舍方向走去,身后传来蒋瓛等人的惨叫声

  蒋瓛你们忍住,朕会为你们报仇的!

  永安府衙。

  欧阳伦、安庆公主正在吃午饭。

  下人进来禀报,“老爷,负责县道修建的赵知事有事汇报。”

  “夫君只管处理事情,妾身回房就是。”安庆公主放下碗筷,准备起身离开。

  “夫人安心用膳,事情等吃完饭再说。”欧阳伦转头对着下人道:“让赵知事去书房等候,我陪夫人吃完饭再过去。”

  “是,老爷!”

  就这样,安心吃完饭后,欧阳伦这才慢悠悠的来到书房。

  赵知事是一位年轻官员,还是一位举人,不过家里清贫、又无背景,最后被安排到了永安府当一名九品知事,欧阳伦入主州府后,觉得这个年轻人做事积极、又有才华,便将督造县道的任务交给他。

  “小赵啊!我不是跟你说了么?监督县道的任务既然交给你了,你就给我大胆的去做,出了什么事情我给你兜着,谁要是敢阻挠,先抽上几鞭子!”

  “没必要事事都来禀报吧?”

  这赵知事哪哪都好,就是爱汇报。

  “知府大人知遇之恩,属下无以为报,只有.”

  “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事无巨细,统统禀报对吧?”欧阳伦无奈道:“这些我都会背了!赶紧说正事。”

  “启禀知府大人,抚碣县道工地又抓住了几个元人暗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