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谁求情也没用,公开审理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36章 谁求情也没用,公开审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章 谁求情也没用,公开审理

  第36章谁求情也没用,公开审理

  时间回到早朝之前。

  安庆公主匆匆从开平县赶回来,一见到朱元璋,便跪在了朱元璋面前。

  “父皇,女儿求您放了欧阳伦吧!”

  “女儿不相信他会贪污两百万石粮食啊!”

  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安庆公主,朱元璋心里一阵心疼,但很快又狠下心来,沉声道:“赶紧起来,我老朱家的儿女如何能哭哭啼啼!”

  “不就是个男人么?等父皇把欧阳伦砍了,再还你一个状元驸马,比欧阳伦那怂包、奸佞强十倍百倍!”

  安庆公主瘫跪在地上,“父皇,女儿只要夫君欧阳伦!”

  朱元璋气得不行,“你也是个没骨气的家伙,你是咱朱元璋的女儿,咱是天上的太阳,伱就是星辰是云朵!那欧阳伦压根配不上你!”

  “重八,你就不能好好对女儿说么?”就在这个时候,马皇后在朱标、朱棣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朱元璋见状不由得一愣,随即沉声道:“你们该不会也是来劝咱放了欧阳伦吧!”

  “母后,欧阳伦真的没有贪污那两百万石粮食,求您赶紧跟父皇说,让他饶了欧阳伦吧!”安庆公主看到马皇后赶到,眼神中也是生起希望。

  “没贪?哼,锦衣卫统计了开平县三年来的粮食收成,足足少了两百万石,难不成这两百万石粮食是凭空消失了么?!”朱元璋怒道。

  朱标犹豫一会,开口道:“父皇,会不会是锦衣卫龙错了?毕竟两百万石粮食可不是个小数目,不可能这么久还没有找到,这当中或许是个误会!”

  “误会?!”朱元璋气愤道:“朕也是希望是个误会,可是朕让人算了好几十遍,以开平县的秋收情况,的的确确是有两百万石粮食消失不见了。”

  “哪怕这两百万石不是欧阳伦贪的,但是他也绝对脱不了干系,所以抓他没有任何问题。”朱元璋冷声道:“这三年来,欧阳伦在开平县胡作非为,他的罪状一桩一件件,朕给他列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错杀他!”

  “你们不用再劝了!”

  “等这件事情查清楚之后,朕不会让刽子手砍他的脑袋,朕会给他一把剑,让他去朱家祖宗祠堂内跪着自杀!”

  “既然当了驸马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闻言,马皇后等人脸色一变。

  “父皇,儿臣觉得伦哥不对四姐夫欧阳伦即便有错,但也不至于死罪,还请父皇饶恕四姐夫这次。”

  朱棣笑着不收了。

  朱元璋瞪了朱棣一眼,“你个混账东西,毛都还没有长齐,就要和你爹我顶嘴了?”

  “说到这里,朕还没有问你,各地藩王无召不得进京,这事你清楚吧!”

  “从北平私自跑进京城,你胆子很大啊~!”

  听到这话,朱棣一下子紧张起来,连忙道,“儿臣真是担心四姐夫,所以才特意赶回来,这事大哥和母后最清楚了。”

  “父皇,四弟的确是为是担心四妹夫才来的,我可以为他坐镇。

  “棣儿是我叫来的。”马皇后也开口道。

  “哼,来人啊!把这混账东西给朕打入天牢,没有朕的旨意不许放出来!”

  哗啦啦,当即有亲卫出现把朱棣给压下走。

  看到马皇后要开口,朱元璋也是赶紧开口,“妹子,这马上到早朝了,咱先去早朝,你先安抚一下咱们女儿。”

  说完,朱元璋带着王忠溜出太和殿

  朱元璋回神的同时,也收回了目光。

  “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臣整齐划一行礼。

  “免礼。”

  “今日早朝,只讨论一件事情!”

  “那便是北平粮食贪腐案!相信诸位都已经有所耳闻!”朱元璋沉声道:“都说说各自的意见吧?”

  话音落下。

  奉天殿内鸦雀无声,寂静一片。

  朱元璋眼睛微眯,目光落在胡惟庸身上,“胡惟庸,你是丞相,你带个头吧。”

  胡惟庸倒也镇定,毕竟他可是在昨天夜里就已经想好措辞。

  “陛下,臣以为两百万石粮食不翼而飞,实乃荒谬,若是不差个水落石出,无法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臣作为丞相,未能提前洞察,臣也有失职,愿戴罪立功,彻查此案!”

  上来就要这案子的审查权,而且要得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滴水不漏、合情合理.不愧是大明丞相!

  胡惟庸话音刚落。

  一众官员立马跟着站出来附和,清一色的要求彻查此案。

  太子朱标站在边上,着急得不行,不过朝堂上大半官员都要求严查,他连开口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父皇.”

  朱元璋瞪了朱标一眼,朱标便明白过来,他现在已经不可能改变父皇的念头。

  “这事就不劳废丞相了,朕打算现场审理!”

  “来人啊!把北平右布政使郭资、永安知府毛有富带上来!”

  随着朱元璋一声令下,很快锦衣卫便将郭资、毛有富带到了奉天殿,两人都拷着厚重的镣铐,郭资年过半百、身形消瘦,毛有富三十多岁,身形体胖,囚衣上全是伤口,虽然已经处理过,但染血的囚衣告诉所有人,这两人被用刑了!

  嘶——

  百官眉头紧皱,后背生寒,不禁将头颅低下。

  朱元璋将百官的脸色都看在眼里,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狠狠震慑这些朝臣!

  “陛下,臣冤枉啊!”

  郭资重重跪在地上,朗声道。

  “郭资,你也是跟着朕打天下的老臣了,朕让你当北平布政使,那是对你的信任、重用,你又是如何报答朕的?嗯!?”

  朱元璋怒道。

  “陛下,开平县消失两百万石粮食消失,臣属实不知。”

  郭资满脸委屈,他不过是看好毛有富、欧阳伦这两个属官,邀请这两个去家里坐坐,吃过几次饭,就成了粮食案的幕后大后台,冤实在是太冤了!

  “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

  “毛有富!”

  “罪臣在。”

  “你告诉朕,开平县是不是应该多出两百万石粮食?而却是被你们瞒报了?”

  朱元璋大声质问道。

  毛有富面如死灰,点点头,“是。”

  见毛有富承认,朱元璋眼中怒火几乎要喷射出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