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其实我是在下一盘大棋!(求订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31章 其实我是在下一盘大棋!(求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1章 其实我是在下一盘大棋!(求订

  第231章其实我是在下一盘大棋!(求订阅!!)

  “对,就是这个周祯,他可是朝廷刑部尚书,还是皇帝陛下亲自派来北直隶的钦差,可是他消失了!”马皇后沉声道:“如今京城上下可都是传疯了,说是有人担心事情败露,然后派将周祯杀人灭口,这件事情自然是传到皇帝陛下的耳朵里,据说大发雷霆!”

  “我和你马大叔担心你出事,所以特意赶来。”

  闻言,欧阳伦那是相当的感动,“婶婶,你和马大叔真是对我欧阳伦没话说,汤二叔、徐三叔和伱们一样,也是在得知我那皇帝岳父派人查我后,立马跑来帮忙!”

  说完,欧阳伦端起酒杯,“今天在座的都是我欧阳伦好朋友、好伙伴,我敬你们一杯!”

  汤和、徐达见朱元璋、马皇后二人举起酒杯,这才跟着举杯。

  一杯酒喝下。

  马皇后又继续道:“欧阳贤侄,那对于周祯这事你怎么看?”

  欧阳伦当即回答道:“还能怎么看,这周祯我也就见过他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们北直隶治安一向很好,要是有人死了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所以我猜测他估计是去其他地方了,毕竟这家伙可是刑部尚书,又是陛下派来的钦差,手持金令,谁敢动他?”

  “另外你们刚刚说有人担心事情败露,杀人灭口,这纯属谣言,我们北直隶官员那都是一心一意为百姓做事,不可能有什么不法之事!”

  “你们说的有人.是指的谁啊?”

  刷刷——

  此话一出,马皇后、朱元璋以及汤和、徐达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欧阳伦身上。

  这意思那是相当明显了。

  咳咳。

  欧阳伦无语道:“你们该不会以为是我吧!”

  “怎么可是我嘛,我和那周祯无冤无仇的,我干嘛要杀他,我觉得就是我刚刚分析那样,这周祯就是跑去其他地方了。”

  朱元璋没好气道:“要是周祯跑去其他地方,为何一两个月不露面?了无音讯?”

  欧阳伦笑着道:“万一这周祯看破红尘,找了个山野石庙出家了呢?”

  “.”朱元璋顿时气得将脑袋扭到一边。

  马皇后想了想,然后道:“欧阳贤侄,你也知道我们马家在京城有些关系,就连皇宫也递得进去话,只要我们把事情弄清楚,就可以为你洗脱冤屈!”

  欧阳伦再次摇头,甚至还有些生气,“婶婶连你也不相信我么?哎——这事和你们没啥关系,主要还是我那皇帝岳父脑袋真的是被驴踢了!”

  听到这话。

  马皇后一愣。

  徐达、汤和两人吓得噤声,甚至屏住呼吸。

  “那个.欧阳贤侄,非议陛下这可是死罪!”汤和赶紧提醒道。

  “我又没有对外人说,你们该不会去举报我吧?”欧阳伦一脸真诚的看着汤和、徐达等人。

  “我们.自然不会只是”汤和真想告诉欧阳伦,你特么面前的就是朱元璋,当着朱元璋的面骂,这简直就是在找死啊!

  “欧阳贤侄,皇上是九五至尊,万万不可辱骂!”徐达郑重道。

  欧阳伦摆摆手,“知道啦,我就是吐槽一下,放心也就是跟你们聊,我才说的,再说了我也没乱说啊!”

  哎——

  此刻的朱元璋早就气得脸都黑了,谨慎一丝理性强行压制着怒火。

  还不能爆发,一旦爆发,暴露身份不说,调查事情得进度也被打断了。

  等掌握确凿证据,一并处理,算总账!

  朱元璋沉声道:“欧阳伦,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是谣言就是这样传的,你动手的可能性最大,毕竟周祯来北直隶就是为了调查你,这些年朝廷往地方拍钦差调查案子,地方上的官员为了掩盖罪责,动手暗杀钦差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你说不是你,那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人真不是你杀的!”

  欧阳伦也是来了脾气,朗声道:“凭什么啊!别人觉得是我杀的周祯,我就得自证清白?搞反了吧,让那些键盘侠拿出证据证明我是凶手才对!”

  “要不然若是有人怀疑我造反,那我岂不是还得自缚双手,然后跑到京城我那皇帝岳父面前,跟他证明我没造反?”

  “污蔑动动嘴,咱们跑断腿,这逻辑是错的!”

  额.好像有道理啊!

  朱元璋等人都是一愣。

  欧阳伦继续道:“亏我那皇帝岳父还是开国君主,听到周祯没了踪迹,就觉得周祯被人谋杀,而且还是认定是被我杀的,他的想象力可真是够丰富,我这段时间忙得要死,新城计划又要修长城又要修新城,新的实验以及宣府发展示范区要弄,忙都忙不过来,我还有时间去打理那个周祯?”

  “欧阳贤侄,求求你别说了!”马皇后一边制止欧阳伦再说下去,一边看了旁边的朱元璋,生怕欧阳伦继续说,朱元璋会暴走。

  “我和你马大叔来就是来帮你的,谣言如虎豹豺狼,很容易就会毁掉一个人,现在事实是刑部尚书周祯就是在你治理下的北直隶消失的,如今更是了无音讯,而且据我们所知,你曾经和周祯见过,还起了争执,是你派人打了周祯一顿,还丢出布政司衙门!最后周祯失踪!”

  “先不说周祯失踪和你有没有关系,单是你让人打周祯的事情,这事性质就相当恶劣!”

  “若是皇帝陛下真要是较真,依旧可以将你罢官夺爵,压入天牢,虽然不至于砍头,但是将你流放三千里没有任何问题!”

  话音落下,房间内氛围变得凝重起来。

  汤和、徐达一脸错愕的看向朱元璋、马皇后,马皇后这番话显然不是平白无故说的。

  这是真要处理欧阳伦啊!

  关键是朱元璋看他们的眼神颇为不善,怕是他俩都要受到牵连!

  欧阳伦啊欧阳伦,这次你可把咱们兄弟俩坑惨了。

  若不是现场还有其他人,他俩都开始思考如何应对或者直接开溜,只是现在只能将期望寄托在欧阳伦身上,这小子很会忽悠,希望他能够巧舌如簧把这一切都圆过去。

  当然了,此刻汤和、徐达内心都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欧阳伦到底有没有杀周祯!

  你小子可别真下手啊!就算是下手了也得打死不认!

  欧阳伦此刻也明白了这件事情得重要性,果断摇头,“婶婶,这事我真没做过啊!像我这样的好官清官,怎么可能会杀人呢!平日里我连鸡都不杀的。”

  “别人不信我,难不成你们还不信我么?”

  看到欧阳伦如此坚定否认,还说自己是好官清官?

  朱元璋嘴角抽抽。

  心里早已嘀咕起来。

  说你欧阳伦是好官还有那么一点点沾边,但说你是清官.咱一百个不信!

  开妓院、开赌场、收入门费.给钱就办事.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清官能做出来的事情。

  不要脸!恬不知耻!

  这欧阳伦的脸皮怕是比刚刚修好的长城还要厚!

  朱元璋一边心里吐槽,一边瞧了欧阳伦一眼,又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妈的,这小子说起胡话来,还脸不红心不跳的。

  马皇后、徐达、汤和三人也是被欧阳伦这种不要脸的行为给弄无语了。

  这‘不要脸’+‘脸皮厚’简直是让他们无从下手。

  马皇后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就稳定住心神,继续道:“欧阳贤侄,我们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要不然也不会一收到消息就连夜赶来北直隶找你商议,为的就是给你提个醒。”

  “可不管怎么样,周祯是否还活着?到底去哪里了?这两件事情必须要弄清楚!”

  闻言,欧阳伦不断点头,一脸认真,“婶婶这话说得在理,我也没说不可以怀疑,关键是我那皇帝岳父一开始就听信谣言,我好心上奏章给他陈述建立发展示范州府的必要性,结果他却是觉得我是在光明正大搞走私和勾结外邦,然后连招呼都不打,安排人跑来调查我!”

  “你们瞧瞧,这像是人做的事情么?”

  “我这皇帝岳父骨子里就是个大地主、封建大家长,除了儿子不防备外,谁他都防备,连女儿、女婿也逃不脱。”

  “你们说既然他如此忌惮我、猜忌我,当初干嘛又让我当这个北直隶布政使呢?”

  “算了,不说他了,说起来就来气!”

  “举杯,咱们接着喝酒!”

  徐达、汤和此刻已经不敢插嘴了,完全就是两个工具人。

  朱元璋肺都要气炸了,混账东西,咱还是第一次看到犯罪嫌疑人如此嚣张跋扈的,像什么胡惟庸、朱亮祖这些,都不及你欧阳伦分毫啊!

  越想越气,朱元璋直接站了起来。

  “马大叔,你这是怎么了?”欧阳伦好奇问道。

  完了完了,陛下这是要发飙了!

  汤和、徐达绝望的闭上眼睛。

  就在朱元璋即将开口的时候,马皇后将其拉住,解释道:“没事,你马大叔坐久了会不舒服,所以站起来活动下身子。”

  欧阳伦恍然,笑着点点头,“明白明白,看来马大叔平日里是坐久了,所以长了坐斑疮当然也有可能是痔疮。”

  马皇后:“.”

  汤和:“.”

  徐达:“.”

  见朱元璋脸色黑的都快要滴水后,马皇后赶紧转移话题,“欧阳贤侄,我的建议还是找找周祯,若是能够找到周祯,或许就能把事情弄清楚,那些谣言污蔑也会不攻而破。”

  “另外京城内还有一个谣言,说是北直隶在和草原人做生意,将大量的物资运往草原!”

  “我的确和周祯见过一面,至于周祯被打”欧阳伦正准备把周祯来找他的事情说上一遍,结果又听到马皇后说到了和草原人做生意的份上。

  徐达、汤和再次紧张起来。

  朱元璋则是神色稍缓,充满怒意的眼中多了一丝好奇。

  周祯失踪之事,证据不够充分,但是这和草原人做生意,那可是板上钉钉,欧阳伦想赖也赖不掉!

  那日李善长、冯胜、蓝玉几人跑来参奏欧阳伦,说的就是这事!

  哼哼,咱倒是要看看,在这件事情上还如何能够巧舌如簧!

  反观欧阳伦却是一脸淡定,“婶婶,我还以为你说多严重的事情呢,感情是这件事情啊!”

  “怎么?你觉得无所谓?”朱元璋沉声道:“欧阳伦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要证据一抓一大把,京城皇宫、陛下、文物百官更是早就传遍了,甚至还有不少官员参奏你!若不是很严重,我们也不得如此着急的赶来!”

  即便朱元璋如此说,欧阳伦还是很淡定,情绪比刚刚讨论‘周祯失踪’时还要平静,朱元璋甚至还看到欧阳伦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不以为意的笑意。

  这家伙.!

  朱元璋此刻相当无语。

  “你别闷着,到底是说话啊!”朱元璋忍不住催促道。

  “马大叔,你看看你.着急了不是。”欧阳伦笑着道:“遇事不慌,咱们先吃两口羊肉!”

  说完,欧阳伦从烤羊上割下一块羊肉吃了起来,吃完肉又喝上一口美酒。

  “哈哈,爽!”

  “你们也吃啊!”

  都这个时候了,朱元璋、马皇后自然是没有胃口吃的,他们二位不吃,汤和徐达自然也不敢吃,所以就变成了四人默默的看着欧阳伦吃。

  对此,欧阳伦表现得相当的淡定、神态自若,继续吃肉继续喝酒。

  “嗝——”将最后一杯酒喝下,用锦帕擦了擦嘴和手,这才开口道:“其实我是在下一盘大棋!”

  嗯!?

  这话一出,立马勾起了四人的兴趣。

  “下一盘大棋?”马皇后疑惑道。

  朱元璋内心却是嘀咕道:请开始你的表演!这次看你怎么忽悠!无论你欧阳伦怎么忽悠,咱都不会上当了。

  “没错!”欧阳伦重重点头,“大明北方,也就是广阔的草原之地,那里是大元起家的地方,也是历代草原游牧民族的发源地,可以说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咱大明是将大元推翻,这才顺利称霸中原,恢复我汉家山河!”

  “可草原上的残元势力却是始终无法根除”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