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欧阳伦太过分!朱元璋要亲自去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28章 欧阳伦太过分!朱元璋要亲自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8章 欧阳伦太过分!朱元璋要亲自去

  第228章欧阳伦太过分!朱元璋要亲自去北直隶!(求订阅!)

  走出太和殿。

  蓝玉一脸疑惑的问向李善长,“老相国,我怎么觉得陛下的反应有些不对劲啊!”

  “就是,我也觉得有问题。”宋国公冯胜接着道:“按道理来说,陛下知道欧阳伦殴打钦差,甚至有可能已经将他派去的周祯杀掉,光是这一件事情,就足以让陛下下令拿人,为何反应却平淡了许多。”

  颍川侯傅友德沉声道:“不光如此,我们还告诉了你陛下,欧阳伦和草原人做生意的事情,都是大罪!而且都是事实,陛下却只是说知道了,难不成他要继续纵容欧阳伦?”

  定远侯王弼唏嘘道:“以前我只知道咱们陛下对带儿子好得不得了,没想到原来他对女婿也如此这般袒护啊!”

  李善长等蓝玉几人说完,这才开口。

  “这次你们就不该来的。”

  啊!!

  闻言,蓝玉等人顿时一愣。

  “老相国,不是你让我叫上淮西兄弟们来么?宋国公他们一听是要对付欧阳伦,都愿意出力,怎么这会又变成不该来了。”蓝玉相当困惑道。

  冯胜、傅有德、王弼三人也是疑惑的眼神看向李善长。

  “哎,我们千算万算还是忘记陛下的猜忌之心了。”李善长叹息道:“我来太和殿的时候,陛下就已经很气愤,我甚至没有多说什么,陛下就已经准备处理欧阳伦了,可是随着伱们进来,直接了当的参奏欧阳伦,反而是让陛下警惕起来。”

  “你们可别忘了,相比于还未彻底成长起来的驸马党,咱们淮西子弟更让陛下忌惮。”

  “陛下忌惮我们这些淮西子弟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可这和处理欧阳伦有什么关系?”蓝玉不是太理解道。

  “蓝玉,老相国的意思是,咱们这次力用得太大,让陛下以为是我们在针对欧阳伦,反而不会那么轻易的下决定。”宋国公冯胜沉声道。

  李善长点点头,“我想说就是老冯这个意思,其实你们四位今天不来,陛下或许已经下定决心了,这次也不怪咱们,要怪就怪这欧阳伦运气不错,不过只要咱们禀报的那些事情是真的,那欧阳伦迟早完蛋。”

  “老相国、宋国公,咱们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好让陛下尽快下决定?”定远侯王弼开口道。

  “对,这段时间我往北直隶撒了不少探子,本来是想着若是陛下真要拿下北直隶,也好让他们做内应的,但也足够在北直隶掀起一场风暴。”蓝玉眼神透着阴狠。

  “不行!”李善长果断拒绝,“据我所知,陛下在北直隶安排了大量的锦衣卫,原来的锦衣卫都指挥使毛骧以及锦衣卫后起之秀纪纲都在北直隶,要在这两个眼皮子低下搞事情,怕是没有将欧阳伦拖下水,反而是脏了我们自己的手,甚至还会让陛下更加猜忌我们!”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不成我们就只能干等着?”蓝玉很是不瞒道:“这个欧阳伦不过是个穷书生一个,靠着点聪明考了个状元,娶了公主居然跑到北疆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能有多大的出息!”

  “蓝玉你别急,先听老相国怎么说。”宋国公冯胜拍了拍蓝玉的肩膀。

  李善长思索一会,然后开口道:“咱们现在要做的还真就是等待,虽说陛下因为我们的插手变得犹豫起来,但是欧阳伦所作之事不能不处理,这欧阳伦毕竟不是陛下的亲儿子,一旦证据确凿,陛下将其拿下不过是早晚之事。”

  “陛下之所以让我们离开,估计也是透着不想让我们插手的意思,这一点我们必须得听。”

  宋国公冯胜点点头,“这次是欧阳伦自作孽,根本无需我们过多参与。”

  “真是便宜欧阳伦了。”蓝玉更想亲自带兵拿下欧阳伦,让朱元璋、朱标知道,他和欧阳伦谁更强,谁更值得信赖!

  “咱们等会出了皇宫就不要再聚,各自回各自府上,这段时间都老实一些,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该做的一律收手,等欧阳伦的事情过去再说,也给其他人嘱咐一句,咱们隔岸观火,坐收渔翁之利!”李善长又想到什么,再次开口道:“不动手归不动手,不过咱们也要做两手准备,蓝玉你的探子要死死盯着北直隶,不要放过欧阳伦的一举一动,将那边的情况及时传回来。”

  “好!”蓝玉重重点头。

  “蓝玉,你那些探子忠诚度如何?别被锦衣卫、欧阳伦发现了,把咱们都供出去。”宋国公冯胜询问道。

  “这点你们放心,这些探子都是我蓝玉的义子,他们的忠臣绝对有保障!并且只听我一人之令!”蓝玉无比自信道。

  “义子?!”李善长一惊,“陛下不是早就让你遣散那些义子么?你怎么还留着?”

  “遣散?说得简单,这些义子从小就跟着我,除了打仗杀人什么都不会,遣散了让他们怎么活?反正我已经将他们从军队中抽出来,正好做些情报打探的事情,你们还别说.效果真是不错,要不然咱们情报从哪里来?”

  “这事就算是陛下知道了,应该也不过会怪罪的。”

  蓝玉笑着道。

  闻言,李善长、冯胜也不再说其他,众人一边细声交谈,一边走出皇宫,各自坐上马车离开。

  太和殿内部。

  朱元璋已经思索好一会儿。

  他有些意外,今天为何冯胜、蓝玉四人会突然来皇宫参奏欧阳伦。

  自从胡惟庸之后,朱元璋对于淮西一党的忌惮之心远胜倚重之心。

  “蒋瓛。”

  “臣臣在。”蒋瓛一直匍匐在地上。

  在周祯的事情上,他们锦衣卫办得有些拉跨,人都不见了,这才反应过来,关键是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周祯去哪里了!

  所以在李善长来之前,蒋瓛就被朱元璋叫来臭骂一顿。

  “这段时间淮西那帮人可有什么动静没有?”朱元璋沉声问道。

  淮西一党?

  陛下怎么突然问了起了淮西一党的事情?

  难道是因为刚刚冯胜、蓝玉他们跑来告欧阳伦状的原因?是了是了,发生这么多事情或许有可能是淮西一党要对欧阳伦下手,导致陛下猜忌!

  相当这里,蒋瓛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脑海里不断思考起来,忽然还真让他响起一件事情。

  “陛下,今天上午有锦衣卫的兄弟看到,永昌侯蓝玉去了韩国公李善长的府上,呆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出来!”

  “哦!”

  朱元璋目光一凝,“上午正好是朕叫李善长进宫的时间。”

  “李善长前脚进入皇宫,冯胜、蓝玉他们后脚就跟着来了,看来是早就商量好的。”

  “他们就这么容不下欧阳伦么!”

  “还有这个欧阳伦,到底在干什么!?”

  说完,朱元璋再次看向蒋瓛,“周祯的事情,朕暂时先不罚你,等找到周祯在说,锦衣卫全力查找周祯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蒋瓛连忙应下。

  “另外你准备一下,朕打算亲自去一趟北直隶。”

  “啊!”蒋瓛颇为震惊,猛得抬起头来。

  “啊什么啊!你们但凡能干一点,也不至于让朕做出这样的决定!”朱元璋没好气道:“赶紧滚下去准备。”

  “是陛下。”蒋瓛麻溜起身,然后退下。

  随着蒋瓛的离开,偌大的太和殿内,就只剩下朱元璋和宦官王忠。

  “陛下,您当真又要去北直隶么?”王忠小心翼翼问道。

  “嗯,这次的事情处处透着诡异,甚至还牵扯到了徐达、汤和,他们二人对于大明来说太重要了,朕不放心让其他人去处理。”朱元璋沉声道:“王忠你也下去准备准备,随我一起去北直隶。”

  “是,陛下。”王忠点点头。

  “对了,皇后那边怎么样了?这些日子忙着处理政务都没有时间去看看。”朱元璋继续问道。

  “皇后娘娘身体不算是太好,不过好在太医每天都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号脉,倒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王忠如实道。

  “朕知道了,等会朕去看看皇后,你安静不用跟着去了,好好准备去北直隶的事情。”朱元璋点头道。

  “是。”

  坤宁宫。

  “重八,你怎么来了?”

  正在吃药的马皇后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朱元璋,有些意外问道。

  “自然是来看看咱妹子。”

  朱元璋从马皇后手里拿过药碗,亲自给马皇后胃药。

  “重八,我又不是病得摊在床上,我可以自己吃药,大家都看着呢!”马皇后难得有些害羞道。

  “你是咱妹子,咱自然要给你喂药,他们看他们的,咱们喝咱们的药。”

  “来张嘴,啊!”朱元璋轻声道。

  马皇后乖乖张嘴喝下朱元璋喂过来的药。

  “重八,你别担心,太医就是说我身体嘘了些,开得药也都是调理身体的,只要好好调养就会好起来的。”马皇后笑着道。

  “咱当然不担心,咱妹子的身体是最好的,拿着鸡毛掸子能追咱好几里地呢!”朱元璋笑着道。

  又喂了两口药。

  马皇后主动开口问道:“重八,你今天过来,怕不只是为了看我来的吧。”

  “还是什么都瞒不过妹子。”朱元璋放下药碗,“其他人都退下,朕和皇后有事要谈。”

  “是。”

  坤宁宫内的宦官、侍女纷纷退下。

  “妹子,今天咱收到消息,欧阳伦这家伙在北直隶干了些混账事情,朕派去的调查的刑部尚书周祯也没了消息,现在朝中淮西一党恨不得朕立刻就处理欧阳伦,越是这样朕越是要将事情弄清楚再说。”

  朱元璋沉声道。

  “哦!刑部尚书周祯居然在北直隶失踪了,这可是件大事。”马皇后也颇为震惊,开口问道:“重八,难不成你是怀疑这是欧阳这孩子下的手?”

  “敢对朝廷钦差下手,除了欧阳伦,别人没那个胆子。”朱元璋沉声道:“根据锦衣卫收集到的情报,周祯抵达北平的当天就去了欧阳伦的布政司衙门,结果被暴打一顿不说,还被人从布政司衙门里面丢了出来。”

  “就算周祯的失踪和欧阳伦没关系,但他殴打朝廷钦差,这就是死罪一条!”

  “还有今天冯胜、蓝玉他们也跑来告状,说欧阳伦私自和草原人做生意,这消息锦衣卫那边已经在查实,不过以我对欧阳伦的了解,这事他干得出来,当初海禁没开,他就敢造船,现在只不过是换成陆地上,没啥区别。”

  “妹子,这次咱可真的没有冤枉他,倘若他真做了这些事情,你可别怪朕心狠。”

  听到朱元璋这话,马皇后心里咯噔一下,不免为欧阳伦担忧起来。

  “重八,若是欧阳伦真做了罪无可赦的罪,我也不会一味的偏袒他,不过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如何,再没有确定清楚之前,你千万不要动手。”

  “嗯,这咱知道。”朱元璋点点头,“欧阳伦这小子现在可不是过去那个稚嫩状元和小小县令,而是手握军政大权的封疆大吏,即便是朕要动他,也得三思而行了。”

  “重八,那你打算怎么做?”马皇后开口问道。

  “妹子,我打算亲自去北直隶一趟,无论是欧阳伦还是徐达、汤和,除了咱怕是没人能压得住,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朕也能及时控制局面,北直隶的位置至关重要,绝对不能出事!”

  “这次你就不要去了,标儿咱也不会带着,京城内有你们母子在,咱安心,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标儿继承皇位,你也能帮标儿看着,皇宫侍卫以及京城内外的军队调拨权力,朕已经安排好了。”

  朱元璋缓缓说道:“你看这样如何?”

  马皇后摇摇头,“标儿心性沉稳、政务熟练,而且无论是在淮西子弟、浙东臣子还是其他文臣武将中都有较高威望,京城有他在就够了,反倒是重八你我不放心。”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北直隶吧,遇到事情你也有个商量的人。”

  闻言,朱元璋点点头,“也行,咱就是担心你身体吃不消。”

  “我身体没问题,欧阳这孩子不是给标儿送了一辆‘红旗’马车么?那个坐着平稳,速度又快,咱们就坐那个去。”马皇后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