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欧阳伦去哪了?周祯哪去了!(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18章 欧阳伦去哪了?周祯哪去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8章 欧阳伦去哪了?周祯哪去了!(

  第218章欧阳伦去哪了?周祯哪去了!(求订阅!!)

  “啊!”

  “欧阳大人的方案被陛下给否决了?!”

  焦夫人小嘴张大,一脸震惊,“那这‘发展示范州府’还是宣府么?该不会一切又要回到原来那样吧?”

  焦仁点点头,“我听说陛下不仅把欧阳大人的方案给否绝,而且还派了刑部尚书持金令来北直隶调查。”

  “调查什么?”焦夫人从刚开始的憧憬期待变成了现在的惊慌失措。

  “还能调查什么,欧阳大人为了发展宣府,决定要在宣府边境处设置一处集市,要和北方那些牧民做生意,陛下和朝中大臣认为这是堂而皇之的走私,将大明的物资卖给北方那些牧民,更是私通敌国,若是这些事被落实,欧阳大人怕是难逃罪责啊!”焦仁担忧道:“想我焦仁来到这宣府也快十年了,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机会,或许能做出一番事业来,没想到还没有开始或许就要结束了。”

  “真是造化弄人啊!”

  “夫君,欧阳大人这事会不会牵连你啊!”焦夫人越发担心道。

  “我身为宣府知府,若是欧阳大人真落难了,我也自然好不到那里去,不过我听说魏国公、信国公已经去布政司衙门了,有这两位国公在,欧阳大人应该没事,只要欧阳大人没事,我就暂时不会有事!”

  “不过‘发展示范府’这事多半是要黄了,如今我只有更加勤奋一些,趁着消息还没有在百姓、商人们传播开来,尽可能的多拉一些商家,吸引外逃出去的百姓回来,让宣府日子稍稍好过一些。”

  “为了以防不测,我打算将你和孩子暂且回你娘家避避,若是事情不妙,伱带着孩子能逃就逃吧。”焦仁沉声道。

  “不,夫君.孩子我可以送回娘家,不过妾身要和你在一起!绝不离开!”

  “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家夫君跟着欧阳布政使真心为百姓谋福祉,我身为女眷无法帮忙,能做的就是守在你们边照顾好你!”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焦仁低声道:“欧阳大人将宣府交予我手,即便没有‘发展示范州府’这个名头,我也要将宣府发展起来!方才不辜负欧阳大人的信任。”

  一连在布政司衙门站了五天岗。

  徐达、汤和都成为北平城内的一道风景线了。

  可他们依旧没有等到周祯!

  “汤二哥,这都第五天了,为何周祯还没有来?”

  “甚至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个。”

  徐达满脸愁容道:“这五天咱们天不亮就来这里站着,一直站到深夜才离开,我在京城每天上早朝都没这样勤奋!”

  汤和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不一样的么?可为了你的百万沙盘地图和我的铁甲船,这点苦算个什么?”

  “但是这都第五天了,周祯却没来,这就很不对劲。”

  “哪怕周祯是五天前从京城离开,一路走水泥路和高速路的话,那也应该到了啊!”

  “难不成是周祯怕了欧阳伦,所以连布政司衙门都不敢来?不不,这世界能让周祯这家伙怕的人,除了皇帝陛下外就再没其他人了,就算陛下让他拿下我们两个,这周祯都不会犹豫,更别说欧阳伦一个晚辈。”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巧这个时候,周保从衙门内走了出来。

  “周保!”汤和叫住周保。

  “小的周保见过两位国公大人!”周保连忙对着汤和、徐达二人行礼。

  “听说你消息灵通,我问你,你可知周祯什么时候来?”汤和也是着急乱投医了,不过他之前听说过周保作为欧阳伦的贴身管家,喜欢结交江湖中人,时常在公共场合吹牛逼,消息比较灵通,关于周祯的事情或许这周保知道。

  “周祯?国公大人莫非说的是我大明刑部尚书周祯?”周保反问道

  “哦!你果然知道周祯!“汤和面色一喜

  “回国公大人的话,小的不仅知道,还亲眼见到过.“周保傲然道

  “你看到过周祯?!快跟我说说这个周祯现在哪里?“汤和急忙问道

  “是的,就在咱们布政司衙门院子里,两位国公你们二位是不知道啊!这个周祯仗着自己是陛下亲自派来的钦差,手里持着金令,就目中无人,居然敢假传圣旨,企图抓我家老爷,但我家老爷哪里是如此轻易就被拿捏的对象“周保绘声绘色的将那日“周祯闯布政司衙门“的事情说了一遍

  “.任那周祯再怎么嚣张,还不是被暴打一顿丢了到大街上去了.“

  闻言,汤和/徐达彻底傻眼了

  “周保,你说的这件事情,是发生在那一天?“汤和沉声问道

  “就是五天前啊!“周保笑着道:“哦对了,五天前两位国公大人还来找过我家老爷,刚好就在周祯被暴打一顿丢出之后,两位国公大人难道没有看到周祯一行人么?“

  “也是,当时周祯一行人被打得太惨,浑身衣服也是被撕得稀碎,一眼看上去哪里像是钦差,更像是偷东西被打的乞丐,一群乞丐怎么能入得了两位国公大人的脸,另外我家老爷还说了,咱们府上根本没有什么周祯来过,而是来一群骗子,打一顿就丢出去了!“

  汤和

  徐达

  “妈的,欧阳伦这小子早就解决了周祯,居然还在咱们两个面前装可怜,害得咱们两个在这里活活站了五天!“汤和一想到他和欧阳伦讨价还价的场景以及这五天的事情,顿时感觉自己像是个小丑一样

  “不行,这事我都去找欧阳伦这小子问清楚!“说完,汤和就准备冲进衙门去找欧阳伦

  却是被周保拦住,“信国公大人,我家老爷不在府里.“

  “嗯?!“汤和楞住,“我和徐达在这里守了五天,也没看到欧阳伦这下子出门,他为何就不再府里?!“

  “你这恶奴分明是在为欧阳伦那小子隐瞒!“

  “信国公大人,小的怎么敢欺骗您啊!我家老爷在两位国公大人站岗的第一天夜里就已经离开了,到现在还未回来,原本小的还在纳闷,为何两位国公大人会守在衙门大门处,还以为你们是和我家老爷商量好的.“

  “你为何不早说!!“

  汤和气得脑袋都要冒烟了

  “信国公大人,小的冤枉啊!我家老爷临走的时候特意交代了,没有什么重要事情不得来打搅你们,所以我再说了你们之前也没有问我啊!“周保无奈道

  嗯嗯

  感情他们两个被欧阳伦这个晚辈算得死死的

  丢人,真是丢大人了

  咱们是想要敲欧阳伦的竹杠,结果自己却是白帮人看了五天大门,这要是传回京城去,朱元璋以及那群老兄弟,还不得笑话死他们啊

  “欧阳伦去哪里?!说!要不然让你尝尝本国公的拳头!“汤和揪住周保的衣领,大声质问道

  “信国公大人,小的.也不知道我家大人去哪里了?“周保被汤和揪住衣领,呼吸比较困难,面色涨红,艰难开口,“但我听到老爷念叨了一句,要去解决边境市集的问题,其他小的就真不知道了.“

  “都什么时候,这小子还想着发展宣府,等周祯查到他犯罪证据,再回京城跟陛下添油加醋胡说一番,他欧阳伦有十颗脑子也不够砍的!“汤和嘀咕道

  “不行,我得去把这小子找回来,他要是死了,我女儿淼淼和安庆这两个丫头岂不是要当寡妇!“汤和丢下周保就打算离开

  “等等!“

  “等等!“

  徐达/周保两人齐齐喊道

  汤和白了周保一眼,转头看向徐达,“老三,你有什么建议么?“

  “欧阳这孩子一直有自己的主见,和'新城计划'不同,陛下这次否决的很果断,事情更是比'新城计划'复杂数倍,欧阳这孩子亲自出马,说明已经想到解决办法,我们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不是去找欧阳伦!“徐达沉声道

  “不找这小子,难不成我们还继续在这里当门神?!“汤和没好气道

  “有两位国公在衙门当门神,这些天衙门都安静许多,我们都是愿意两位国公大人继续的.“周保在边上说道

  “滚!“汤和怒吼道

  “好勒.“周保当即蹲在地上滚着离开

  “汤二哥,我觉得咱们现在应该是找到周祯,只有让周祯处在咱们的监控范围内,不让他去破坏欧阳贤侄的计划,才算是真的帮助他!“徐达分析道

  “老三你分析得没错,既然等不到周祯,那我们就主动去找周祯,也算是给欧阳伦解决问题,等危机渡过去,咱们就能理直气壮的敲他竹杠!“说完,汤和看着即将离开的周保,“滚回来.“

  “好的.“

  周保又麻溜的滚回来

  “欧阳伦的踪迹你不知道,周祯的消息你总该知道吧!“汤和沉声问道:“带着我们找到周祯,算你戴罪立功!“

  周保哭丧着脸,“二位国公大人,其实一开始我是知道这周祯踪迹的,只不过刚刚才跟丢.“

  接着周保就将关于周祯的事情又讲了一遍

  原来周祯被丢出布政司衙门之后,周保心里又有了坏心思

  胆敢欺负我家老爷

  绝不能就这么打一顿这么简单,周保平常就结交了不少流氓地痞,他可是布政使的管家,所有自然都听他的,一声令下,周祯一行人又是被一顿暴打,金令/印信以及身上值钱和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都被抢走,然后就丢到城郊的破庙里面,和一群真正的乞丐住在一起,结果今天就消失不见了

  “两位国公大人,小的并不想要了那周祯的小命,只是想要教训一顿,让他吃几天乞丐饭,那知道这家伙直接消失不见了啊!“

  周保哭丧着脸道:“小的,这罪不大吧.“

  “大到是不大,无非就是谋害朝廷命官,形同谋反,也就是抄家灭族的罪罢了,考虑到你是欧阳伦的家奴,连坐欧阳伦一同死罪,恭喜你.又给你家老爷多添了一道罪责.“汤和淡淡道

  “啊!“周保傻眼了

  “当然了,这是周祯真的死了的情况,要是能找到活着的周祯,让他安全的离开北直隶,再加上你不说,我和老三不说,这事就没人知道,所以你得帮助我们找到周祯!“

  “请两位国公放心,小的一定全力相助,即便是后面东窗事发,我周保绝不拖累我家老爷!“

  “呵呵,没想到你这个恶奴居然还挺忠心的.“

  “那是,要是没有我家老爷,我周保就是茅厕里面石头,根本无人过问,是老爷让我能够活得如此自在!“

  “啊欠!“

  欧阳伦骑在马上,打了个喷嚏

  “夫君,你该不会是感染风寒了吧?“安庆公主担忧道

  “欧阳哥哥,你身体变虚了啊!回去我就让人给你炖十全大补汤!“汤淼淼笑着道

  额

  “我没感染风寒,也不是身体变虚!“欧阳伦黑脸道:“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对了,夫人/淼淼你们两个都来这边看这么久了,地点选得怎么样了?“

  “夫君,按照你的要求,在大明边境外找一处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同时又得是大明/草原往来的要道,而且距离大明要近,我和淼淼妹妹在这草原上逛了好几天,最终觉得赤塔部落所在地最为合适.“

  “赤塔部落?“欧阳伦面露疑惑

  安庆点点头,“夫君,我已经打听过了,这赤塔部落是草原上的一个小部落,人口不过千人,过着半游牧半耕种半经商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距离大明边境十里的清水弯,那里是大明进入草原的必经之地,完全符合你的要求.“

  “一个半游牧/半耕种/半经商的草原部落真是很有趣啊!“

  “他们对大明的态度如何?“

  安庆笑着道:“其实他们跟亲近大明,也从来没有参与过劫掠大明边疆的事情,对路过的人很热情,不过我将你的提议跟他们的族长说了,他们并没有拒绝,但却是执意要见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