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欧阳伦当夺爵罢官 凌迟处死!!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15章 欧阳伦当夺爵罢官 凌迟处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5章 欧阳伦当夺爵罢官 凌迟处死!!

  第215章欧阳伦当夺爵罢官凌迟处死!!(求订阅!!)

  京城。

  太和殿内。

  朱元璋正在批阅奏章,突然王忠捧着一本奏章送上来。

  “陛下,北直隶布政使送来的急奏!”

  “北直隶布政使?那不就是欧阳伦那小子么?”朱元璋嘀咕道:“全国十多个正位布政使就数这小子最懒,其他布政使恨不得每天送上来一份奏章,结果这小子一年写奏章不超过两回!”

  “这次朕倒要看看他又要些什么!”

  朱元璋专门放下手中的奏章,从王忠手里接过欧阳伦的奏章。

  等看完欧阳伦的奏章,朱元璋气得直接将奏章猛的拍在龙案,异常愤怒。

  “欧阳伦到底想要干什么!”

  王忠被朱元璋的剧烈反应吓一跳,小心翼翼问道:“陛下,欧阳驸马是做了什么惹您不高兴的么?”

  朱元璋气鼓鼓道:“他是嫌折腾得还不够么?这边长城还没有修好,现在又要搞什么发展示范州府,说是要将宣府打造大明北疆经济中心!简直是胡闹。”

  “宣府那个地方,朕北巡的时候去过一次,完全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去哪里发展?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能发展起来才怪!”

  王忠闻言,赶紧劝道:“欧阳驸马乃是鬼才,说不定的确有些特殊的办法呢!”

  “说到这个我就更加来气!”朱元璋怒吼道:“他这次的确是给朕写了办法。”

  “有办法就行,陛下万万不要气坏了身体啊!”王忠连忙道。

  “办法?呵呵,他的办法是让朕允许他和北边的牧民做生意!!他这样干和光明正大走私有什么区别??说得再严重一点,那就是勾结外邦!”朱元璋气咬牙,低吼道:“真是什么钱都敢赚啊!难道他不知道胡惟庸是因何而死么?难道他是想要步胡惟庸的后尘?还是说他算准了朕不会杀他!”

  “走私.勾结外邦”听到这两个词语,王忠不敢再搭话,连忙将脑袋低下。

  这已经不是他一个太监能够多嘴的事情了。

  “哼,这个家伙还敢大言不惭说能够将宣府打造成为大明的钱袋子,忽悠都忽悠到朕的头上了!”

  “这次不给欧阳伦一个教训,他估计都飘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朱元璋沉声道:“去,将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善长、刑部尚书周祯叫来,朕要和他们好好议一下,要给欧阳伦定一个什么罪名!”

  “是!”王忠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起身去叫人。

  没过多久,李善长、周祯两人连忙赶到太和殿。

  刑部尚书周祯生于江宁,元朝末年寓居湖南,在朱元璋攻克武昌后前去投奔,并被任命为江西行省佥事,他曾奉诏与李善长、刘伯温等人一同制定律令,因制定律法有功,顺理成章当上了刑部尚书,以手段狠辣、果决著称,深得朱元璋信任。

  “臣李善长(周祯)拜见陛下!”

  “来了.”朱元璋缓缓抬起头,面色阴沉,挥手将手中的奏章丢到两人面前,“这是欧阳伦送来的奏章,你俩看看该给他定个什么罪名!”

  欧阳伦!

  听到这个名字,李善长、周祯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要知道欧阳伦的名字现在可是鼎鼎大名,大明最为年轻的布政使,功绩多得吓人,关键他还是朱元璋的女婿。

  现在却是要他俩给欧阳伦定罪,这简直就是烫手山芋,若是不能领悟朱元璋的意思,那可是要犯大错误的。

  于是乎,两人怀着忐忑的心将奏章上的内容看了一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给他俩的感觉就是这欧阳伦好大的胆子!

  “既然看完了,你俩说说吧,朕该如何处理这个欧阳伦!”朱元璋脸色阴沉,语气冰冷,如同一头噬人猛虎。

  就在李善长思考如何开口的时候,刑部尚书周祯率先开口,“陛下,欧阳伦此等行为,简直是蔑视大明律令,竟敢妄图获得与外邦人员私自交易的权力,此乃一罪,这奏章上还说,他已经派人进入北部草原跟草原上的游牧部落谈交易的事情,勾结外邦,此乃二罪,明知陛下最是厌恶走私、叛徒,却还要这样做,蔑视皇上,此乃三罪,有此三罪.当夺爵罢官、凌迟处死!”

  “好!就按照你说的做,周祯伱亲自带人,拿着朕的圣旨去北直隶拿人!”朱元璋怒不可遏道。

  “是!”周祯点点头,随即转身准备行动。

  虽说关于欧阳伦他也知道不少事情,但在周祯看来,欧阳伦厉害能厉害过大明律令?再大能大得过皇帝陛下?如今欧阳伦犯下重罪,自己找死,而且皇帝陛下下了命令,那他只需要不打折扣的执行就好!

  之前锦衣卫连续拿欧阳伦多次,以前的御史台,现在的都察院也对欧阳伦下过手,但全部都失败了,如今陛下终于是想到了刑部,所以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失败!

  闻言,李善长连忙站出来道:“陛下,欧阳伦不光是北直隶布政使,更是当朝驸马,单凭一份奏章就定罪,未免太草率了,臣建议先派人去北直隶查探一番,若真有此事,再动手也不迟。”

  “这奏章是欧阳伦所写,这就是证据,足够我将他拿下,至于其他事情等欧阳伦进了刑部大狱,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开口!”周祯说完,盯着李善长看了两眼,“李大人如此为欧阳伦说话,难不成是他同党!?”

  “周祯,在陛下面前你休要血口喷人!”李善长说完,转头又看向朱元璋,“陛下,如今新城计划已经进行到一半,若是将欧阳伦拿下,这新城计划必定无法再继续执行下去,到时候不但长城没有修好,而且还会导致数百万工人无法安置,北直隶定然会大乱,另外‘大明油司’已经组建好,马上就要派官员前往北直隶学习.”

  “陛下,看在这些事情的份上,还请陛下三思啊!”

  本来朱元璋就是在气头上,才想要杀了欧阳伦,但是经过李善长这一番话,朱元璋也是逐渐冷静下来。

  “李善长说得也有些道理,若是就这样拿下欧阳伦,所造成的影响、效果太大,着实有些不妥。”

  见朱元璋犹豫下来,周祯着急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朱元璋如此犹豫的样子,连忙道:“陛下,治国和治军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需要严格,凡是违反律法、军法的,都应该严肃处理,不管他是普通百姓、普通士兵,还是达官贵人、王侯将相,绝对不能姑息!”

  “臣以为应该以雷霆之势拿下欧阳伦,长痛不如短痛!”

  朱元璋摆摆手,“欧阳伦的问题必须处理,不过得讲证据,光是靠一份奏章的确不够!”

  “这样.周祯你还是亲自带队去北直隶,搜集欧阳伦走私、勾结外邦的罪证,一旦证据充足,立刻将其拿下,押解回京城受审!”

  “臣遵命!”周祯更倾向于直接将欧阳伦拿下,但是皇帝的话,他不得不听。

  不过周祯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是认定了欧阳伦有罪,等去了北直隶定能够找到欧阳伦犯罪铁证,然后将欧阳伦极其朋党一网打尽,这将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功绩。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都先下去吧!”朱元璋摆摆手,示意李善长、周祯二人离开。

  “臣等告退!”

  在对着朱元璋重重行礼之后,李善长、周祯二人便走出了太和殿。

  刚走出太和殿没多久,李善长、周祯两人便争吵起来。

  “李大人,我记得你对欧阳伦并没有太多好感,为何今日却是要为他说话。”周祯很是不解问道:“莫非你收了欧阳伦的好处,我可是听说欧阳伦最是善长用金钱腐蚀他人!”

  李善长摇摇头,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周大人,你当真觉得陛下是真的想要处理欧阳伦么?”

  “当然。”周祯重重点头,“我好歹也是跟着陛下这么多年了,从未见过陛下生这么大的气,欧阳伦所写内容处处违规、条条大罪,将其拿下,绳之以法,没有任何问题!”

  “当初陛下对付胡惟庸、杨宪一流,也是如此,只有让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才能警醒世人!”

  李善长微微一笑:“周大人还真是自信啊!把欧阳伦当成胡惟庸你也太看得起胡惟庸。”

  “莫要忘了,欧阳伦可是陛下的女婿,岂是胡惟庸等人能比拟的?”

  “女婿又如何?”周祯不以为意道:“只要我将欧阳伦的罪证呈到陛下面前,该他的罪一个少不了!”

  见周祯是油盐不进,李善长也是懒得再与之多说,“既然如此,呐老夫便在京城恭候佳音!不过作为曾经去过北直隶的我,给你一些建议,千万不要被北直隶的繁华迷了眼,希望你回来的时候还能如现在一样!”

  说完,李善长便扬长而去,唯独留下周祯,目光深层的思索起来。

  “本官志不在金钱、女人,欧阳伦那些手段可对我没用!!”

  不过刚刚李善长的话,倒是让周祯有些触动,内心不禁嘀咕起来,“难不成陛下当真不是真正的想要杀欧阳伦?”

  “单单是说的气话?若真是这样”

  周祯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猛的一变,一番变幻之后,沉声道:“不管如何,此次去北直隶,真要是让我拿到欧阳伦的罪证,定要秉公办理,如此就算是陛下也挑不出毛病来!”

  北直隶。

  北平。

  布政司衙门。

  欧阳伦正悠闲的垂钓,一双眼睛紧张的盯着湖中,只见湖水中一群鱼儿游荡,欢快的吃着欧阳伦丢下去的鱼食,而鱼钩就在其中,只要鱼儿多咬上那么一口,就能上钩!

  “果然.想要钓到鱼,就得打好窝啊!”

  “再多吃一点,咬大口点,马上就咬钩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是响起一个声音。

  “欧阳大人?”

  霍!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湖里的鱼儿立马受到惊吓四下散开。

  原本马上就能钓到鱼,现在却是连鱼影子都看不到,欧阳伦心里那个气啊!

  “谁啊!大白天的鬼叫!”

  欧阳伦转过头去,正好看到毛骧、小虎两人脸凑着上来,满脸笑意。

  但是欧阳伦的脸却是黑了下来,“你俩怎么回事?不知道我在钓鱼么?三天连着三天我都没钓上来鱼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结束空军,结果接却是被你俩给破坏了!”

  咳咳。

  闻言,毛骧、小虎都是一脸尴尬。

  “欧阳大人,您若是喜欢鱼,我会游泳,我去湖里给你抓个十条八条上来!”说着,小虎就开始脱衣服,打算跳入湖中给欧阳伦抓鱼。

  “停停,你叫小虎,你还真虎啊!你看我像是缺那几条鱼的人么?”欧阳伦翻了个白眼,继续道:“一看你就不会钓鱼,钓鱼钓钓的是心境,古来多少能人都喜欢钓鱼,因为钓鱼能让你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可以更好的思考问题,而不是为了那几条鱼,算了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

  “请欧阳大人恕罪,我和小虎这次来,就是想跟欧阳大人您请教一番!”毛骧连忙道歉。

  “有屁快放,我可是和我家夫人说了,今天肯定让她喝上我亲手钓上来鱼的鱼汤。”欧阳伦不耐烦道。

  “是是。”毛骧搓搓手,然后小心翼翼道:“欧阳大人,这些天关于‘发展示范州府’的事情传得是沸沸扬扬,听说要全面建设宣府,这事是真的吧?”

  虽说毛骧在其他商人面前,那都是做出一副很了解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心里也很没底,所以特意找了个欧阳伦在府上的时机跑过来再询问确定一番,顺便再打听更多的细节。

  欧阳伦看了一眼毛骧,“你们这些消息倒是灵通得很呐,官府的通告都还没出,你们就知道了!”

  “小虎你过来。”

  “欧阳大人有何吩咐?”小虎老实走过来。

  “拿着。”欧阳伦将手中的鱼竿递给小虎,“我和毛大聊事情,你帮我把这鱼竿看着,要是有鱼上钩,你就收杆。”

  “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