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和安庆开完小会再回朱元璋(求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10章 和安庆开完小会再回朱元璋(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0章 和安庆开完小会再回朱元璋(求

  第210章和安庆开完小会再回朱元璋(求订阅!!)

  “一旦把菜籽油像食盐那样管控,那钱就进入国库,而不是进入咱的内帑,就算后面国库会拨给内帑一些,但那个能和咱们自己做一样么?本来给欧阳伦打工分的就少,现在还要被这群大臣剥削一波,最后落到咱们父子手里的钱可就真没多少了!”

  朱元璋愤怒道:“咱到今天算是看清楚了,这些个大臣比欧阳伦还要可恶,欧阳伦虽然气人,但他能带咱们赚钱,这些个大臣却像是吸血虫一样,趴在咱们身上吸血,关键是你找不到理由拍死他们!”

  “菜籽油、马家商社都是咱的,咱绝对不分出去,咱还得让马家商社上市,再狠狠赚他一笔!”

  听着朱元璋愤怒的话,朱标也是一脸无赖,“父皇,您说的有道理,不过李善长他们说的也并不全部是错的,以百姓们对菜籽油的喜爱,这菜籽油成为和食盐一样重要的民生物资不过是时间问题,若是疏于管理的话,今后肯定会出大乱子!”

  “乱子?能出什么乱子?在咱看来就是李善长那群人危言耸听!就算要把菜籽油像食盐那样管控,那也得等油菜籽种遍全国再说,现在油菜籽只有北直隶在种,菜籽油也只有北直隶有能力榨出来,朝廷插手?呵呵能插手咱还会等到现在?”朱元璋没好气道。

  闻言,朱标眼睛一亮,连忙道:“父皇既然咱们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不如问问四妹夫,说起来这事和他也有关系,他脑子比较好使,说不定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朱元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对啊!

  咱这脑子咋就没有转过弯来呢!

  整个菜籽油生意,欧阳伦这家伙一个人就拿走了差不多八成利润,他朱元璋才分到两成,这种伤脑经的事情自然是谁拿的钱多谁来想办法。

  咱也是被李善长那群大臣给气糊涂了。

  朱元璋越想越觉得应该这样,猛的拍了下大腿,“标儿,你说得没错,这事还真得让欧阳伦来解决,光收钱不干活,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

  朱标点点头,“父皇,那儿臣这就写信给四妹夫,跟他说明现在的情况,然后问问他该怎么办?”

  “不过父皇,真要是都说出来的话,咱们的身份怕是瞒不住了。”

  朱元璋瞪了朱标一眼,“标儿你傻啊!咱们自然不能跟欧阳伦这小子摆明身份,他要是知道咱们一起欺骗他,今后再有赚钱好事还会想着咱们?”

  “父皇,那儿臣该怎么说?”朱标连忙问道。

  朱元璋低头想了想,然后开口道:“你就这样写,就说由于菜籽油在大明各大行省买得太过火爆,引起了朝廷的注意,就连大明皇帝都极为关注,在咱们父子多番打听下,得知朝廷打算将油菜籽生意按照食盐那般控制起来,一旦被朝廷接管,马家商社恐将不复存在,届时怕是北直隶的油菜种植、榨油也会受到影响,请他出出主意!”

  朱标听完后点点头,“请父皇放心,儿臣这就按照你的意思写信给四妹夫。”

  等朱标走后,朱元璋独自坐在龙椅上思索起来。

  原本已经平静的事情又掀起波澜,而且原因也都是因为欧阳伦。

  神秘基地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菜籽油的事情欧阳伦这个家伙又该如何处理?

  “欧阳伦啊欧阳伦,朕倒是要看看你接下来该如何应对这些!”

  几天后。

  一封书信秘密送进了布政司衙门欧阳伦的府邸。

  欧阳伦这个时候正在房间里面跟安庆公主你侬我侬,周保也很懂事,将信送到就立刻退下。

  “夫君,这是谁的来信啊?”

  安庆公主依偎在欧阳伦肩膀上,好奇问道。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一直跟我有合作的马大叔么?这是他儿子马大给我写来的书信,估计是生意上的探讨。”

  欧阳伦笑着回道。

  “哦,那夫君你看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安庆公主就准备起身离开。

  却是被欧阳伦一把拉住,“夫人,这信我很快就看完了,等看完咱们继续开小会。”

  闻言,安庆公主脸色一红,“讨厌,这大白天,你也不害臊!”

  不过嘴上这样说,但安庆公主的身体还很诚实,重新靠在了欧阳伦的肩膀上。

  欧阳伦随即打开书信,看起来。

  不过等看到信中的内容后,欧阳伦和安庆公主都皱起了眉头。

  欧阳伦见状有些好奇道:“夫人,我皱眉是因为我那皇帝岳父眼红盯上了咱们的菜籽油生意,你为何皱眉?”

  “夫君,这字我看着好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只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安庆公主皱眉思索道。

  欧阳伦微微一笑,“我和马大时常有书信联系,每次看完他给我的书信都是随手往书房桌案上丢,你经常来我书房翻找话本,可能是那个时候看到的吧。”

  安庆公主点点头,“还真是有可能。”

  “对了,既然是父皇盯上了咱们的菜籽油生意,要不要我动身去一趟京都,去跟父皇说清楚,这菜籽油可是夫君你费了好力气才搜寻回来,又花费了好大力气将其栽种培育出来,父皇不能一声不吭就拿走,要是父皇不同意,我就去找母后!”

  欧阳伦摆摆手,“不用那么麻烦,我其实巴不得跟我岳父大人合作呢!”

  恩!?

  安庆公主愣了一下,“夫君,我父皇可不是个吃亏的主,菜籽油要是被他盯上,咱们估计连口汤都没得喝。”

  “哈哈,夫人,要是我那皇帝岳父听到自己女儿这样说他,该不会气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吧!”欧阳伦笑着道。

  “我又没乱说,我父皇就是这样的人啊!在他眼里大明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朱家的,咱们菜籽油这么赚钱,肯定眼红,而且他还会担心咱们钱多了,会干出什么对大明不利的事情来。”

  “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去一趟京城,跟我父皇解释一番。”安庆公主郑重道。

  欧阳伦摇摇头,“不行,我还是不同意,从北直隶到京城高速路还没有全线贯通,你去京城还得花好几天时间,这一路上舟车劳顿,我可舍不得!”

  “至于菜籽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为夫自然有解决的办法。”

  “咱们先去开个小会,说不定等会我在进入贤者状态后,就相当解决办法了。”

  说完,欧阳伦直接抱起安庆公主朝着卧室的方向而去。

  “夫君,这.这样真的不好吧!”安庆公主有些慌乱道:“快放我下来。”

  “我不.”

  很快卧室房间内响起了欢娱之声。

  (此处再次省去一万字)

  一个时辰后。

  安庆公主被累得昏睡过去,而欧阳伦则是起身,来到桌案前面,开始给马大写回信

  数天后。

  京城,皇宫,太和殿内。

  这段时间朱元璋因为‘菜籽油’的事情和朝中大臣各种拉扯,以李善长、吕昶、宋濂为首的文官几乎每天都要围着朱元璋讨要个说法,很多时候朱元璋都想要把李善长这些个人全部抓起来,免得他们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烦人。

  不过朱元璋确是一直没有同意李善长等人的意见,反正就是拖着,等拖到欧阳伦的回信到了再说。

  “王忠,太子给欧阳伦寄的信,这是第几天了?”

  闻言,王忠连忙思索片刻,回答道:“回陛下的话,算上今天的话,太子殿下写给欧阳驸马的信已经去了十一天。”

  “都已经十一天了么?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朱元璋有些感叹道:“信应该早就到欧阳伦手中了,怎么还没有回应呢。”

  “或许欧阳驸马也觉得这件事情比较棘手,也再思考解决办法吧,所以就耽搁了时间!”王忠开口道。

  “哼,欧阳伦这小子若真是被这件事情给拦住,那朕倒是高看他了。”朱元璋嘀咕一句,“不管了,若是明日欧阳伦的信再不来,菜籽油之事就按照朕的办法来。”

  通过这几天的思考,朱元璋已经想到个办法,但他还是想看看欧阳伦的办法后再做决定。

  就在这个时候,朱标兴奋跑了进来。

  见到朱标,朱元璋连忙问道:“标儿,可是欧阳伦的回信到?”

  朱标摇摇头,“回父皇,四妹夫并没有回信。”

  额

  那你高兴个啥?

  朱元璋脸色一僵。

  “不过父亲,四妹夫专门派了个人来!已经被儿臣带进宫来,现在就在大殿外面候着的。”朱标又说道。

  “恩!”朱元璋唰的一下从龙椅上站起身来,“终于来了么?快让这人进来啊!”

  “是!”

  朱标又转身出去,很快带来一个人,是个沧桑老人。

  朱元璋认真注视这个老人许久,开口问道:“咱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

  “草民水犹秀,是欧阳老爷的管家,之前马老爷去我家老爷府上的时候,草民曾经见到过马老爷!”

  “原来是你!”朱元璋点点头,但还是觉得这老头在其他地方见到过,“那你可认出我是谁了?”

  “你是马老爷,和我家老爷是多年的商业伙伴、好朋友。”水犹秀表现得相的淡定。

  这让朱元璋对于这个被欧阳伦派来的人充满了兴趣,“欧阳伦手下还真是有不少能人,有些时候把嘴管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种人往往能活得更久一些。”

  “请马老爷放心,我是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要不是欧阳老爷搭救,或许我已经死了,自然不会做出让欧阳老爷不利的事情。”水犹秀平静道。

  “知道就好。”朱元璋将眼中的杀意隐去,重新坐回龙椅上,开口问道:“说说吧,欧阳伦为何派你来。”

  “是用我家欧阳老爷的原话说么?”

  “原话?”朱元璋愣了一下,随即道:“当然得用他的原话,你还得模仿他当时说话的语气!”

  “好的。”水犹秀清清嗓子,整个人气质一变,朗声道:“我家欧阳老爷在收到马大公子的书信,看完之后先是很不屑的说道.”

  “朱元璋那个王八蛋,不好好当他的皇帝,见咱的菜籽油卖得火爆,就想要巧取豪夺!真不要脸!”

  砰!

  朱元璋听到这话,愤怒的直接猛的拍在龙案上。

  “混账!”

  “父皇息怒啊!”朱标连忙道:“四妹夫心直口快,况且他并不知道您的真实身份。”

  “马老爷,请问还要我继续说么?”水犹秀面不改色问道。

  “还说什么,你不要命了!”朱标瞪了水犹秀一眼,没好气道。

  他不明白四妹夫欧阳伦虽然言语思维都远超常人,且时常会说出一些惊为天人的话语来,但做事却极为靠谱,怎么这次却会派来这么一个如此大胆的手下来京城!

  不止是大胆,更是狂徒一个!

  刚刚他还暗赞这个人懂事,看破不说破,转头就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父皇明显已经是生气了,他还敢开口,真是在找死啊!

  王总见状也是傻眼,但很快反应过来,尖着嗓子喊道:“来人啊!将这个胡说八道的狂徒压下去!!”

  很快,殿外的侍卫冲了进来,就要将水犹秀拖走。

  “等等!”

  朱元璋开口阻止道。

  “父皇,他一个乡野村夫,不懂规矩,又是四妹夫派来的,轰出皇宫就可以了,饶他一命吧!”朱标虽然不喜欢这个水犹秀,但其毕竟是他四妹夫欧阳伦的人,若是就这样被杀了,让他如何给欧阳伦交代。

  “咱什么时候说要杀他了。”朱元璋沉声道。

  啊!

  朱标呆住,急忙问道:“那父皇打算如何处理他?”

  王总朗声道:“陛下放心,臣把他带下去,好好教训一顿,让他知道什么是规矩!”

  “他和标儿留下,王总你们推下去!”

  朱元璋沉声道。

  “是!”王忠点头,但很快傻眼了,“啊!陛下是我们出去么?”

  朱元璋看了王忠一眼,“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有!”王忠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过现在确定,赶紧带着侍卫以及其他宦官、宫女退下。

  朱元璋深深望了水犹秀一眼,沉声道:“你继续说,不许放过一丝细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