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大臣逼宫,陛下这是与民争利(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09章 大臣逼宫,陛下这是与民争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9章 大臣逼宫,陛下这是与民争利(

  第209章大臣逼宫,陛下这是与民争利(求订阅!!)

  唰——

  朱元璋猛的站起身,沉声问道:“李善长他们这要是干嘛?”

  “逼宫么?”

  转念一想,面色疑惑。

  “不对啊!咱最近没做什么事情啊!”

  很快就有另外一名宦官进来,“陛下,李善长、吕昶、宋廉等十多位大人在殿外求见!”

  “不见,搞这么大的阵势,不知道还以为朕做了什么错事,让他们在殿外候着。”朱元璋也来了脾气。

  “是!”

  宦官下去传朱元璋命令。

  过了一会儿。

  宦官又跑了进来,“陛下,李善长大人说,他们有事关大明存亡的重大事情要跟陛下禀报,还请陛下召见。”

  “呵——”朱元璋冷哼一声,“还事关大明存亡?他们这些个文官,最喜欢的就是把屁大点事情说得很严重,然后再给你提出一个极其离谱的解决办法,显得他们很能一样,你要是做到了,那是他们谏言有功,你要是没做到,那是咱们能力不行,还和他们一点关系没有!”

  “朕最讨厌他们这种了!”

  “不见!今天朕心情很不好,让他们从那里来就回那里去,有什么事情等明天早朝再说。”

  “是!”

  宦官刚出去传话没多久,又跑了回来。

  “陛下,李善长大人说,若是陛下不见他们,那他们就一直跪在外面,直到陛下召见!”

  “来劲了是吧,既然想跪那就跪着,咱可不是唐太宗,受你们这些大臣的胁迫!”朱元璋丝毫没有改变想法。

  时间又过了一会,天渐渐暗下来。

  朱标见状,赶紧开口道:“父皇,要不还是见见吧,李善长、吕昶还有我的老师宋濂都上了年龄,要是一直这样跪下去,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朱标的话,让朱元璋楞了一下。

  “标儿,你说的这话有点道理,李善长他们几个真要是跪出事了,那些史官又得胡乱记录,那些野史作者又有记录了。”朱元璋想了想,随后摆摆手,“算了,让他们都给朕进来吧。”

  “朕也好看看,李善长他们又有什么想要说的。”

  有了朱元璋的同意,李善长等人很快在宦官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臣等叩见陛下!”

  “平身吧。”朱元璋看了众臣一眼,没好气道:“朕不是跟你们说了么?有什么事情等明天上早朝的时候再说,你们就这么急不可耐么?”

  吕昶抬起头,“陛下,此事事关大明存亡,臣等一刻也等不了。”

  “呵呵,事关大明存亡?你是想说东赢反叛了,还是北元打进来了?还是说陈友谅、张士诚的残余势力又重新造反了?”朱元璋沉声道:“都没有吧!”

  啪!

  朱元璋重重拍在龙案上,“看来是朕这段时间对你们太仁慈了,以至于让你们如此胡来!”

  朱元璋一怒,让众臣内心一惊,不过并没有因此吓倒。

  宋濂开口道:“陛下,臣想要问问陛下,倘若在我大明王朝境内以权谋私、官商勾结,该如何处理?”

  闻言,朱元璋双目怒意升腾,沉声道:“以权谋私?还敢官商勾结?大明官员当中若是有如此恶行,其罪当诛!”

  “到底是谁敢做如此混账之事?你们把这个人的名字给朕说出来,朕非得活剥了他!”

  朱元璋语气无比的坚定,刚刚说的话,完全是出自内心,以权谋私、官商勾结,坑害的不仅是百姓,还有朝廷,坏的是大明的根基,这一点朱元璋绝对不能接受。

  不过朱元璋在把这句话下意思说出来之后,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朱元璋察觉到,自从他说了这句话之后,李善长等大臣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变了,莫非这里面有套路?

  果然,下一秒,吕昶站了出来,朗声道:“陛下,臣听说最近在我大明的各地都在售卖一种名为菜籽油的食用油,受到了百姓的追捧,几乎已经成为了百姓们日常生活当中的必须品!”

  “不过据臣所知这菜籽油并未得到朝廷的认证,就拿到市面上去售卖,若是这菜籽油有什么问题,该如何是好?”

  宋濂紧跟着说道:“不仅如此,这菜籽油的出现,严重影响了猪油以及其他油的销售,一家独大,若是有包藏祸心之人在这菜籽油中下毒,那我大明岂不是要亡国?”

  “将国家命脉交给商人手中,实在是危险之举!”

  等吕昶、宋濂说完,李善长又立马接过话茬。

  “陛下,臣听闻这售卖菜籽油的马家商社与锦衣卫关系匪浅,锦衣卫北直隶镇抚使纪纲专门为马家油铺站台,各地锦衣卫也都对马家商社暗中保护,臣怀疑.”

  李善长并没有把话说死,而是抬起头目光看向朱元璋,意思也很明显了。

  恩!?

  朱元璋狠狠一愣,他这下完全明白过来了。

  这群家伙今天就是来找麻烦的!

  想到这里,朱元璋赶紧和太子朱标对视一样,后者和朱元璋一样,也很懵逼。

  简单思索一番,朱元璋知道李善长这些人已经查清楚这售卖菜籽油的幕后老板就是他朱元璋。

  而李善长这些人敢集体进宫来面见他,说明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

  既然如此那他也就没必要隐瞒了。

  好吧!摊牌,朕不装了

  “咳咳,不瞒诸位爱卿,这马家商社其实就是皇家在运作,锦衣卫那边也是朕亲自安排的。”在朱元璋看来,只要他亲口承认了,这事应该就过去了,毕竟刚刚大臣们担心的是如此重要的菜籽油掌握在外人手里,对于大明不利,现在确定是掌握在皇族手中,那就不会再说什么了吧。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是让朱元璋明白他此刻的想法是多么的单纯。

  “马家商社当真是陛下的产业?”

  吕昶连忙确定问道。

  朱元璋点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马家商社就是朕的产业,像辣椒、香皂以及菜籽油这些东西,朕如何能让他人染指!诸位爱卿请放心,这些东西今后朕都会让皇族经营的,绝对不会被外人掌控!”

  话音刚落。

  噗通——

  李善长等大臣齐刷刷跪下。

  恩!!?

  朱元璋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李善长,你们这是干什么?”

  以李善长、吕昶、宋濂为首的大臣直接哀嚎起来。

  “陛下!您可是皇帝啊!怎么能经商呢?”

  “陛下啊!您不是最讨厌商人么?为何如今却是做起了商贾之事?”

  “这事要是传出去,天下人该如何看待陛下?”

  “皇帝亲自经商,这.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陛下,整个大明天下都是您的,你为何却要舍大而取小利呢?”

  “儒家言皇帝者,乃社稷之主,万不可与民争利,争之则必招祸患!”

  听着满殿的哀嚎声,朱元璋脸上是满脸黑线。

  你们这些家伙!!

  今天分明是争对朕而来啊!

  朱元璋也不惯着,直接选择硬刚,“都给朕闭嘴!”

  别看朱元璋这个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身体硬朗,中气十足,一声呵斥,震耳欲聋,更是透着帝王的赫赫威势!

  李善长等人渐渐熄声。

  他们虽然自问有理,但还不足以让他们胆敢不听朱元璋的话,当然若是朱元璋让他们别管这事那又是另外的事情了。

  太和殿内渐渐安静下来。

  朱元璋沉声道:“朕去做生意,还不是因为你们无能,当初大明国库空虚,朕的内帑更是比脸还干净!你们除了让朕节约、减免税赋外,还给过什么好的主意?”

  “这些年若非朕辛辛苦苦赚钱,你们能过上好日子?”

  “你们自己问问,这两年.朕逢年过节赏赐给你们的东西是不是多了?实话跟你们说,这些钱都是靠着马家商社经商挣的!”

  听到朱元璋这话,李善长等人点点头。

  “陛下,您这话说得没错,这两年你赏赐给我们的东西的确多了不少,臣等深受皇恩,自然是要报效朝廷!不过皇帝经商.实际上就是与民争利,您这和那些贪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又有什么区别?”

  “就是!皇帝经商,享受各种特权,区区一个马家商社居然有锦衣卫保驾护航,这岂不是公器私用?!!此乃取乱之策!”

  “臣还听说,由于菜籽油的横空出世,很多卖猪油的肉铺生意惨淡,他们这些人难道不是陛下的百姓?”

  “陛下莫要狡辩,还是将市场还之于民吧!”

  “臣等忠心朝廷,不忍看到陛下误入歧途,陛下若是同意,臣等愿意将陛下这两年赏赐之物系数奉还!”

  听着李善长等人的话,朱元璋气得牙痒痒。

  朕说一句,你们能怼朕十句是吧!

  朕除了让锦衣卫看着点外,也没有用过什么特权啊!马家商社做得好,全靠东西好!

  其实最开始朱元璋对于经商的确是嗤之以鼻,创建马家商社也不过是为了应付欧阳伦,避免被欧阳伦发现而已,但是当倒卖辣椒就能赚几十上百万的时候,再到香皂、菜籽油赚得更多,朱元璋的观点开始发生改变!

  原来做生意能够赚这么多钱!

  更为准确点来说,是跟着欧阳伦做生意能够赚这么多钱!

  这两年靠着做生意,直接把内帑填的满满的,这人有了钱就有了底气,这当皇帝也是一样!

  过去朱元璋想要办个什么事,几万两银子那都得抠抠搜搜的,深怕用超了,到时候再要用钱的更加窘迫,但是现在.几百万两银子也能拿的出来!

  感受到有钱的快感后,朱元璋自然不会放弃。

  整个天下都是朕的,做点生意怎么啦?

  不过看到李善长等人态度似乎有些坚决,朱元璋也不愿意过于激化矛盾,于是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问道:“既然你们聚众而来,想必是已经有了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不管怎么样,先弄清楚这些大臣的想法。

  闻言,李善长、吕昶、宋濂三人对视一眼,接着李善长便开口道:“陛下,臣等已经讨论过了,对于菜籽油这种民生之物,应该提升到和食盐一样的地位来,首先需要朝廷专门管控,其次选择身家清白、忠于大明的商人发放油引,由他们售卖,朝廷则是从中抽取油税!”

  “臣等已经拟定了一批油商名单,这些人都是对大明忠心耿耿的商人,日后大明就能同时收取盐税和油税了!此乃天大的德政!”

  说完,李善长从衣袖当中掏出一份折子,递了上去。

  朱元璋接过折子一看,这名单上的商人不都是眼前跪着人的亲朋好友、同族兄弟么!

  很显然,这群人那里是来为民请命、为江山社稷的,分明是看到这菜籽油火热,都想要分一杯羹的,这种操作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们可真是想得好啊!

  像盐一样管控菜籽油,你们的人瓜分菜籽油买卖,赚得盆满钵满,收上来的油税又进入国库,然后每年象征性的给朕分一点

  这算盘的声音,打得未免太响了点。

  绝对不能接受!

  朱元璋死死捏住折子,沉声道:“此事朕还需要考虑考虑,你们先退下,明天早朝再议!!”

  “臣等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今后油税收上来了,我们还是可以多给陛下的内帑多分一些的,如此一来,陛下什么都不用管,就会有钱入帐,而且也不用担心被人诟病与民争利这事!”

  “还请陛下早做决定,臣等告退!”

  随着李善长等人退下,朱元璋彻底忍不住爆发了。

  朱元璋先是将手中的折子狠狠丢在地上,“混蛋!他们这分明是想要从菜籽油中分上一杯羹!”

  “朕还真是小瞧他们了!”

  朱标站在身边,眉头也是微微皱起,“父皇,儿臣觉得李善长、吕昶以及老师他们说的也并无道理,这马家商社是我们为了向四妹夫隐藏身份而设立的,当初也万万没有想到,马家商社会经营得如此之好,随着菜籽油的火爆出售,都有可能在股票交易所上市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父皇,要不我们就听李善长的,把这菜籽油按照食盐那样管控,反正也没啥区别。”

  “没区别?区别可大了!”朱元璋怒吼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