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朱元璋:欧阳伦说话像放屁一样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08章 朱元璋:欧阳伦说话像放屁一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8章 朱元璋:欧阳伦说话像放屁一样

  第208章朱元璋:欧阳伦说话像放屁一样(求订阅!!)

  锦衣卫!!

  而还是锦衣卫镇抚使!

  天呐,我怎么会招惹如此可怕的存在!

  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要是我能认出令牌上锦衣卫三个字,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带走!”

  两名捕快压着面如死灰的张屠夫准备离开。

  周围的百姓也都是纷纷拍手叫好。

  张何氏看着自己男人被抓住,终于是从懵逼中反应过来,哀嚎道:“你们不许抓我男人,当家的.当家的!”

  张屠夫听到张何氏的哭声,眼神里面这才有了点神采,连忙道:“夫人,我这次应该是出不来了,你别管我,更不要想办法救我,等我死后你把张记肉铺卖掉,遣散所有人,带着孩子回乡下,记得一定要让孩子读书!!”

  “一定要让孩子读书啊!”

  张屠夫很清楚,有锦衣卫插手,他这些年犯下的事情都被翻出来,死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像郑捕头、刘典吏这些人也不会让他活着的,如今当街这样喊,便是让人注意到张何氏,只要关注度足够多,就没人感对他的家人下手!

  另外他也是真心叮嘱,让他自己的孩子读书识字,要不然总有一天是要吃大亏了。

  “别墨迹,赶紧走!”

  “阻拦官府缉拿犯人,罪同一等,还不赶紧让开!”

  刘典吏阴沉沉的对着张何氏说道。

  后者闻言,眼里满是恐惧,连连后退。

  就这样,一场商战风波,跌宕起伏,来回反转,最后被盯上的马家油铺非但没有垮,反而是幕后下手之人统统被拿下。

  当天夜里,在北平城内横行无忌数年的张屠夫在监狱里面暴毙,第二天盘踞在北平城内的流氓帮派黑蛇帮上到帮主下到打手共计数百人全部被缉拿归案,郑捕头、刘典吏等和一众差役、吏员主动到北直隶锦衣卫镇抚司衙门讲述自己的罪责,罪责严重的被解职重罚,罪责轻的则是罚了俸禄以及打板子,这些人都是竖着走进去,出来的时候却是被人抬了出来。

  没死也是脱了一层皮!

  也从这件事情开始,马家商社是被锦衣卫罩着的事情不胫而走

  京城。

  李善长、吕昶、宋濂三名老臣正聚在一起喝茶。

  自从胡惟庸被杀,中书省被裁撤,他们三人便成为了文官当中最有威望、权柄之人。

  李善长自然不必多说,原来的丞相,现在的都察院左都御史,吕昶原本是中书省左丞,中书省没了之后,当了一段时间的四辅官,现在又被朱元璋任命为内阁大学士,越是怼朱元璋越是受重用。

  宋濂则是礼部尚书,还是太子朱标的老师太子太傅。

  “欸,你们听说了么?最近大明新崛起了一个叫马家商社的商队,生意做得很大!”李善长笑着问道。

  “马家商社这名字还真熟悉,我家的辣椒、香皂以及最近很火的菜籽油都是从它家店铺里面买的!”宋濂点点头,“李老相国,为何对这家商队感兴趣呢?”

  吕昶也开口道:“这马家商社的确是做得够大的,一开始是卖辣椒,后来卖香皂,卖一个火一个,但无论是辣椒还是香皂都还比较小众,也就是达官贵人、王公贵族、富户们争相购买,这马家商社也比较低调,不过最近这马甲商社开始卖菜籽油,可以说火力全开,名声一下子就打出来了,菜籽油价格便宜,味道醇厚,烧的菜那叫一个香,即便是普通百姓家也买得起。”

  “听说这马家商社并非出自北直隶,这点更为难得,这些年北直隶发展得太快,也诞生了很多大商人,现在都有个传言,说若天下年财富分为十斗,北直隶商人占一斗,其他行省共分一斗!”

  闻言,宋濂有些困惑,“吕大人,不对吧,你不是说天下财富分为十斗么?这才只有两斗啊!剩下八斗去那里了?”

  吕昶笑了笑,继续道:“驸马欧阳伦独占八斗!!”

  嘶——

  宋濂倒吸一口凉气,颇为震惊道:“老夫虽然不太懂商场上的事情,但是吕大人你说驸马欧阳伦独占天下财富八斗,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了?”

  李善长笑着道:“宋大人,我倒是很认同吕大人的说法。”

  “这驸马欧阳伦我见几面,光是他手里的股票交易所以及开平银柜就足以占据天下财富大多半,若是再加上远洋舰队以及其他一些产业,不是我吹嘘欧阳伦,他占八斗财富可能还低估了。”

  “曾今的江南首富沈万三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

  宋濂又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点头,极为震撼道:“原来如此啊!”

  吕昶笑着道:“两位,咱们不是聊着马家商社么?怎么又聊到驸马欧阳伦了,真要是讨论他,咱们讨论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

  “李老相国,你今天把我和宋大人叫过来,怕不是只为了讨论马家商社以及驸马欧阳伦的事情吧?”

  李善长捋须一笑,“吕大人、宋大人,我之所以提到马家商社,实际上是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

  “有人曾在北直隶看到锦衣卫镇抚使纪纲亲自为马家商社下属的马家油铺撑腰!为此还特意严办了一批恶棍流氓以及贪官污吏,二位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锦衣卫和马家商社?这两者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关系吧?李老相国.这里面会不会是巧合?”宋濂颇为疑惑道。

  吕昶眉头一皱,“我也觉得但靠这件事情并不能足以说明这马家商社和锦衣卫有关系,再说了锦衣卫从来就只听陛下一人的,就连太子朱标的话都指挥不了,难不成这马家商社还是陛下开的.”

  此话一出。

  现场氛围顿时凝重起来。

  李善长面带笑容,并没有着急开口。

  吕昶猛的抬头,看向李善长,“李老相国,说着这么多,你该不会就是想告诉我和宋大人,这马家商社的背后就是皇帝陛下吧?”

  宋濂也是瞪大了眼睛,“陛下最是讨厌商人,他又怎么可能会插手商业之事,这多半是巧合。”

  李善长淡淡道:“若仅有这些,我自然也觉得不可能,不过两位怕是忘了,这马家商社的这个马,和咱们皇后娘娘的这个马,是不是相同的呢?”

  “还有,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当初辣椒才出现在京城的时候,太子殿下曾经邀请在京城内的王公贵族赴宴,而宴席上就着重推荐了辣椒,从此辣椒便成为了咱们的心头好,这两样难道是巧合?”

  “我曾调阅过很多地方官员弹劾马家商社的奏章,主要是说马家商社的生意做得太大,影响到了当地商人的经营,为了避免这家商社尾大不掉,建议打压处理,但这些奏章都被陛下批了不同意。”

  “还有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陛下内帑的钱变多了么?内帑是陛下的私人钱库,咱们做外臣的都看不到内帑的账目,不过正常来说国库每天会拨款十分之一入内帑,前些年一直是一百万,这两年稍稍好了许多,但也绝对不会超过五百万,你可还记得上次给北直隶修长城拨款,陛下一出手就是五百万两,这可是五百万两啊!不是五十两!”

  “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毫无疑问,这些钱恐怕就是马家商社给陛下赚的!”

  “再加上最近锦衣卫插手马家卖菜籽油的事情,猜测是真是假已经很明显。”

  李善长一番话说完。

  吕昶、宋濂现场沉默起来,再也不像刚刚那样坚定了。

  过了一会儿,宋濂沉重开口道:“若马家商铺真是陛下的话,那这就是陛下再与民争利啊!”

  吕昶摇摇头,“皇帝之尊却是行商贾之事,这要是被传出去,恐怕是要被天下百姓耻笑的。”

  “两位大人总算是明白过来了,我刚推测出这件事情真相的时候,也是极为震撼,所以才邀请两位大人商议,一定要想办法劝阻陛下,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李善长感叹道。

  “没错,作为君王除了不应该行商贾之事外,更不能与百姓争夺利益,皇帝陛下经商这让天下百姓、官员如何能接受?”宋濂面沉。

  “皇帝经商.简直是笑话!身为臣子务必要尽到劝谏之责!”吕昶沉声道:“李老相国、宋大人,遇到此事我们若是不管不问的话,有失做臣子的本分,所以我建议咱们立刻上书劝谏陛下!”

  “善!”

  “好!一同上书!”

  太和殿内。

  朱元璋正在批阅奏章。

  朱标兴冲冲的走了进来,“父皇,好事好事啊!”

  “标儿,发生了何事?”

  朱元璋连忙问道。

  “菜籽油刚一上市,就受到百姓们的喜爱,现在全国各地都卖爆了!”

  朱标兴奋道。

  哦!

  朱元璋脸色一喜,笑道:“看来咱当初的眼光很正确啊!”

  但很快朱元璋脸色又垮塌下来。

  “父皇,您怎么了?这菜籽油火爆,咱们能赚更多的钱,你怎么反而不开心了呢?”朱标好奇问道。

  哼!

  朱元璋重重冷哼一声,“当初咱亲自去永安府找欧阳伦这小子谈,明明都商量好了,给朕三成的利润,还签了契约,结果现在又变成了两成,菜籽油卖得越火爆,这一成利润那得是多少钱啊!”

  “咱这是心痛!!”

  “欧阳伦说话像放屁一样,不认账!!”

  朱标笑着安慰道:“父皇,儿臣倒是觉得两成就两成,现在这菜籽油生意利润比辣椒、香皂加起来还要多,百姓每天都要吃,这可不仅是门生意,而且还关乎民生!”

  “再说了四妹夫现在管着北直隶,修路要钱、修长城要钱,还得拉扯大明其他行省,也不容易。”

  朱元璋没好气道:“你对你这个四妹夫还挺好,这小子心眼子比咱都多,要是那天咱先走了,你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朱标摇摇头,“父皇你放心,四妹夫不是那种人,虽然我跟他见面没有父皇您多,但我和四妹夫一直有书信沟通,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而且我发现他对您还是很敬重的,对四妹也好,老四、老十二在他手下也是得到锻炼,儿臣觉得四妹夫是个很单纯的人。”

  恩!?

  听完朱标的话,朱元璋连忙起身用手背靠在朱标的额头上。

  “标儿,你这也没发烧啊!”

  “他欧阳伦敬重咱?他欧阳伦是单纯的人?你没搞错吧?”

  朱元璋无语道。

  “他要是敬重咱,能像躲瘟疫一样,从京城跑到开平县去,他欧阳伦要是个单纯的人,那这个世界的人全没心机了!”

  “标儿,你可千万别被欧阳伦那小子给忽悠了,这家伙外表看上人畜无害,心里算计人法子多去了!”

  “你是要做皇帝的人,一定要地方,即便这欧阳伦是你妹夫!明白么?”

  “明白了,父皇。”朱标虽然不是太认同朱元璋的话,但他也清楚朱元璋的性格,这个时候要是不点头答应的话,那肯定会没完没了的教育。

  “明白就好!”朱元璋眼珠子转上一圈,“不行,咱越想越觉得亏,你安排下去,让马家商社的人给咱狠狠的从北直隶进菜籽油,务必保证有足够的货,之后再做两个账本,一个是真正的账本,一个是分账账本,把利润做低,按照实际五五分!”

  闻言,朱标眉头一皱,“父皇,做生意得诚信,咱们这样做怕是不好吧!”

  朱元璋瞪了朱标一眼,“诚信做生意,那是商人要做的事情,咱不是商人,是皇帝,他欧阳伦可以随意更改分成比例,那咱也可以做假账本糊弄他,就看谁玩得过谁!”

  “标儿,你放心吧,如今这菜籽油销售,全靠咱们马家商社的铺子,别人没那个本事,再说了咱不是还给他分了一半的利润了么,算对得起欧阳伦了。”

  “这事你不说咱不说,谁知道?”

  “你只管放心去做,真要是被欧阳伦发现了,朕会去处理的。”

  朱标见朱元璋如此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无奈点头,“儿臣试一试吧。”

  就在这个时候,王忠匆忙跑进来,“陛下,不好了,李善长、吕昶、宋廉三位大人带着十多名官员朝着太和殿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