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这天下到底是姓朱还是姓欧阳?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06章 这天下到底是姓朱还是姓欧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6章 这天下到底是姓朱还是姓欧阳?

  第206章这天下到底是姓朱还是姓欧阳?(求订阅!!)

  “启禀陛下,臣这段时间在北直隶,除了盯着长城工地外,还注意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情况!”

  纪纲一脸严肃说道:“长城工地刚刚开始动工的时候,欧阳驸马还是会经常去工地上看看,臣混迹在工人当中也能看到欧阳驸马的身影,不过随着长城工地步入正轨,臣发现欧阳驸马几乎消失了一样!即便是后来商人闹事,也没有见到欧阳驸马现身。”

  朱元璋有些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的,欧阳伦这小子懒散得很,当初在开平县当县令的时候就是每天睡到大中午才会起床,他当知府之后也没见好转,现在他都当布政使了,在北直隶那个地方都没有人敢管他,他肯定更加放肆!”

  “依朕看来,欧阳伦估计是躲在自己府上,不是睡觉就是钓鱼。”

  “不过欧阳伦能够连续好几天都去视察长城工地,还是颇让朕意外的,只要长城不出事情,这种事情就由他去吧。”

  额

  听完朱元璋这话,王忠、蒋瓛、纪纲三人都是一脸懵,同时内心也是感叹陛下对欧阳驸马是真的很包容啊!

  “陛下神机妙算,欧阳驸马真如陛下猜测的那样,一直呆在府上,不过臣为了弄清楚欧阳驸马府上的情况,曾经乔装打扮混入欧阳驸马府中,听到一个惊人消息!”

  “什么消息?”朱元璋急忙问道。

  “有其他下人跟我说,欧阳驸马、魏国公、信国公三人在后花园围着一个铁炉蹲着,而且笑得一个比一个笑得很开心,似乎是在研究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纪纲如实回答道。

  徐达居然和欧阳伦、汤和混到一起去了!!

  朱元璋内心大为震撼,他万万没有想到最看重的徐达居然也去了欧阳伦那里,还和欧阳伦处得很美好得样子。

  “你可有弄清楚,他们三人是想要做什么!”朱元璋好不容易顺下来的气,再一次被气得发疯,急忙追问道。

  纪纲瑶瑶头,“请陛下恕罪,此事臣也不清楚,不过臣在打探这件事情的时候,还听说欧阳驸马似乎有一个秘密研究基地,很多秘密就在后花园,臣怕打草惊蛇,所以并没有继续深挖,而是连忙赶回来给陛下禀报。”

  秘密研究基地!!?

  朱元璋眼神瞬间变得深邃起来,一人一旦有秘密或者秘密基地,那就既有可能再弄一些不能让外人所知道的事情!

  欧阳伦到底在秘密基地当中干什么?

  密谋造反?还是贪污受贿.做什么肮脏事情!

  对于欧阳伦,朱元璋已经有相当深刻的认识,这小子做什么事情,即便是再不符合逻辑,也必然有其想法。

  所以这秘密研究基地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这小子真在做什么事情!!

  朱元璋越想脸色越阴沉,连带着整个大殿内的氛围也变得沉重起来。

  皇帝不开口,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如何敢开口?

  王忠还好,他作为朱元璋身边的宦官,对于朱元璋生气的事情看得太多,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胡乱说话,把自己完全当成一个透明人就行了!

  蒋瓛、纪纲压力可就大了。

  他们两人还以为是刚刚那句话说错了,惹怒了朱元璋。

  朱元璋并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自顾自的思考起来,甚至到最后开始在大殿内来回踱步!嘴里还一直碎碎念,只不过听不清楚碎念的话。

  就在其他人被晃得眼睛都要花了的时候,朱元璋终于是停了下来。

  蒋瓛小心翼翼道:“陛下,纪纲再跟臣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臣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毕竟好端端的为何要弄一个秘密基地呢?”

  “不过臣有个大胆的猜想,或许这个秘密基地根本就不是最近才有的,而是早就有了,只不过我们一直没有发现罢了!”

  “而且之前欧阳驸马拿出来的,诸如辣椒、油甚至红衣大炮、055大驱都出自其中!”

  闻言,朱元璋眼一亮,“蒋瓛,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朕,之前朕一直让你们锦衣卫调查欧阳伦手中的兵工厂在那里,你们锦衣卫查了这么久,也没有个消息,或许纪纲发现的这个秘密基地就是欧阳伦的兵工厂!”

  “纪纲,你确定这个秘密基地就在欧阳伦现在府邸后花园中?”

  纪纲点点头,“陛下,臣为此还特意悄悄潜入了后花园中,在后花园中看到了一个大铁炉,除此之外还有挖的大洞以及被覆盖起来的大棚!光是从表面上看就不简单了,而那大洞多半就是通往低下秘密基地的入口,臣还亲眼看到有人将一箱箱东西抬入大洞当中!”

  “欧阳驸马府邸的后花园绝对不简单!!”

  朱元璋听完再次陷入思考。

  从纪纲的描述来看,这后花园显然就是欧阳伦的秘密基地!

  难怪欧阳伦没到一个地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宅院,之前朱元璋还有些不理解,欧阳伦修宅院也就算了,而且修得一次比一次坚固、严密,这分明就是想要掩盖其搭建秘密基地的行为啊!

  朱元璋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没有问题,要知道从当初朱元璋第一次在开平县见到欧阳伦开始,这小子就不断的能拿出各种各样新颖的东西出来,修建水泥路、大酒楼的水泥.让他欲罢不能的毛台.辣椒、香皂、菜籽油还有铠甲、红衣大炮、055大驱等等!

  曾经朱元璋无数次的思考,欧阳伦是如何将这些东西研究出来的?

  若真是出自这个后花园‘秘密基地’的话,或许真的能够揭开欧阳伦最为神秘的一面!

  蒋瓛咬咬牙,发狠道:“陛下,不如臣连夜带人前往北直隶,直接抄了欧阳驸马的府邸,自然一切就清楚了!”

  其实不光是朱元璋对这个好奇,蒋瓛也很好奇,锦衣卫盯了这么久,一直没有找到兵工厂,如今靠着纪纲带回来的消息,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后花园就是秘密基地或者说是兵工厂所在。

  拿下欧阳伦,揭露兵工厂,立下如此大功,绝对能够让陛下对锦衣卫刮目相看!!

  蒋瓛的话,让朱元璋再次陷入思考。

  朱元璋自然是想要弄清楚欧阳伦后花园秘密的,但朱元璋却有些担忧,毕竟现在欧阳伦对于大明来说颇为重要,征服东赢、广东救灾、修长城都是靠了欧阳伦,若是让锦衣卫对欧阳伦动手,毁掉了后花园的秘密,那损失的远比得到的要多得多!

  还是得先弄清楚再说。

  有了决定,朱元璋缓缓抬起头,“现在这些还只是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你们谁也不能动手!”

  “是陛下。”

  蒋瓛有些遗憾。

  陛下对欧阳伦越来越难下手了啊!想当初刚有点证据,直接抄家拿人!

  虽然后面都把人给放了,但总比这样纠结强啊,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可皇帝亲自开口了,他也只能是遵命。

  朱元璋又将目光看向纪纲,“纪纲你这次办事,朕很满意,从现在起,广东行省你就不要回去了,直接调北直隶担任锦衣卫镇抚使,负责监视北直隶所有官员,包括欧阳伦、徐达、汤和!!”

  “是!”纪纲拱手领命。

  “陛下,让纪纲去北直隶,那毛骧.该怎么办?”蒋瓛轻声问道。

  “毛骧!”朱元璋没好气道:“你要是不提他,朕都把他给忘了,北直隶锦衣卫镇抚司在他的管理下,每年上供的钱是越来越多,情报却是越来越少,既然他那么喜欢经商,那就将他降为千户,专门赚钱吧,其他事情他就不要管了!”

  “是。”蒋瓛拱手。

  “纪纲,毛骧就是你的前车之鉴,朕希望你别辜负朕的期望!”朱元璋有些不放心,特意叮嘱道。

  “请陛下放心,纪纲对钱不敢兴趣,只想着为陛下分忧!”纪纲眼神坚定道。

  “好!等你把欧阳伦秘密基地事情查清楚,朕升你做锦衣卫同知,给蒋瓛当副手!”朱元璋颇为满意道。

  “多谢陛下!”纪纲。

  “蒋瓛,北直隶的事情交给蒋瓛,你现在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给朕弄清楚北元的情报,如今我大明国力日渐充盈,待时机成熟,朕迟早要灭了北元,彻底解决北疆边患!”朱元璋沉声道。

  “是。”蒋瓛连忙拱手应下。

  等蒋瓛、纪纲退下,太子朱标端着东西走了进来。

  看到朱标进来,朱元璋有些意外,“标儿,都这么晚了,你怎么没睡?”

  “父皇这不是也还没睡嘛,儿臣让人给您熬了参汤,父皇喝了对身体好些!”朱标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端着的参汤送到朱元璋面前。

  “标儿有心了。”朱元璋接过参汤,接着对着王忠吩咐道:“搬把椅子过来给太子坐。”

  “是。”王忠应下,很快就将椅子搬到朱标身后。

  “标儿,既然你来了,就坐着和父皇一起批阅奏章,咱们爷两一起参谋参谋。”朱元璋笑着道。

  “多谢父皇。”朱标点点头,坐了下来,“儿臣知道父皇在为粮食的事情发愁,此事可有跟四妹夫商议过?”

  “跟他商议什么?再说了这小子忙着修长城呢,就是因为北直隶粮食不够吃,所以才不往卖粮食,导致大明其他地方缺粮食。”朱元璋摇摇头,“这小子也不是神人,估计也没办法。”

  “那父皇打算怎么办?”朱标问道。

  “怎么办?”朱元璋拿出一本奏章递给朱标,“你看看吧,这是你老师礼部尚书宋濂给朕出的主意,让朕在京城外设一座大祭坛,然后亲自祭祀上苍,祈求风调雨顺,让我大明粮食增产!”

  闻言,朱标眉头一皱,“父皇,若祭祀真有用的话,我们早就用了何必等到现在,老师也真是糊涂了。”

  “咱能不知道这祭祀祭就是忽悠人的?可若是没有其他办法,这祭祀却是最好的办法了,百姓们都认这个。”朱元璋无奈道。

  “儿臣下去之后,也召集了东宫官员们商讨对策,不过讨论许久,也没有讨论出好的办法。”朱标颇为无奈道。

  “哦,对了父皇,儿臣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要禀报,那就是和四妹夫合作的第一批油已经运抵京城,找个时间就可以开卖了,父皇可有什么要嘱咐的么?”

  “和欧阳伦做生意的事情,咱已经全权交给你来做,就不必过问了,咱就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只能赚不能赔,另外该归咱们的利益绝对不能松手。”朱元璋叮嘱道。

  “儿臣明白,不过父皇这次和四妹夫合作的方式和之前的不太一样,我们不用提前支付货款,不过.菜籽油售出后,四妹夫那边要收走八成,我们得两成。”

  朱标说完,便连忙观察朱元璋的反应。

  “凭什么!”朱元璋当即瞪大了眼睛,“卖是我们卖的,他拿八成利,我们累死累活就只得两成利?如此严苛的要求你怎么能答应?”

  朱标摊摊手,“父皇,若是我不答应的话,四妹夫就打算换其他的经销商,而且只需要分一成利就可以,儿臣可是听说,每天排队想要见四妹夫的人都排成长廊了,只要四妹夫将我们踢出局,咱们一分钱挣不到。”

  咯咯——

  朱元璋气得咬牙切齿,双全紧握,“混账,这天下到底是姓朱还是姓欧阳,敢让老子给他打工,他欧阳伦活腻歪了!”

  “父皇请息怒,菜籽油儿臣品尝过,味道纯正,比猪油其他油还要便宜,若是能够在大明各行省大量出售的话,必然是一件惠及百姓的事情,儿臣还算过,即便只有两成利润,只要规模足够大,到时候赚的钱比辣椒、香皂加起来都要多!”

  朱标继续道:“关键是菜籽油目前只有北直隶才种植生产,我们能拿两成,这完全是四妹夫看在咱们两家合作多年的份上,儿臣觉得四妹夫做得很到位了!”

  “标儿,他把咱们爷俩当苦力,你还为他说话?!”朱元璋气得不行。

  朱标无奈摊手,“谁让这菜籽油是四妹夫弄出来的呢?父皇你要是掌握了菜籽油,你会分给帮你卖的人多少利润?”

  “分?都是咱的!”

  朱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