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从海外带回来的宝贝,到底是谁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99章 从海外带回来的宝贝,到底是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9章 从海外带回来的宝贝,到底是谁

  第199章从海外带回来的宝贝,到底是谁带坏谁?(求订阅!!)

  “怎么让驸马爷您出去看,属下让人搬进来就是!”马和连忙道。

  欧阳伦想想也是,现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见他,要是他出去估计分分钟被围住,还是呆在府里安全一点。

  “既然如此,那你赶紧让人把东西抬进来吧!”

  “是!”

  马和转身朝着府外而去。

  “周保,你也带几个人去帮马和,一定要轻点,里面的东西可都宝贝着呢!”

  “是,老爷!”

  周保点点,立马跟了上去。

  有马和、周保带着人搬运,很快好几大箱东西就摆在了欧阳伦的面前。

  周保搓着手、双眼冒着光芒,“老爷,这里面装的肯定是了不得的宝贝啊!”

  “要不我帮您打开?”

  欧阳伦点点头,“打开吧!”

  “好勒!”周保重重点头,然后迫不及待就打开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箱子,结果看到木箱子里面的东西后,整个人都傻了!

  “这丑不拉几的东西是何物?既不是金子又不是银子的”

  周保看向马和,“马队长,你该不会从海上带回来的都是这些东西吧?这简直是在敷衍我家老爷!”

  马和赶紧解释道:“驸马爷,这东西是我在一个岛国上寻找到的,种植简单,据岛上的人说,这东西产量很高,属下觉得咱们大明没有,你又嘱咐过我,要把这些东西带回来,所以.”

  欧阳伦看到这箱子里面东西的时候也楞住了,但很快反应过来,脸上露出笑容,“马和,你别管周保说的话,在他的认知里面宝贝就得是金是银,根本不会懂你带回来这些东西的意义!”

  “周保,去.从库房里面拿出千两黄金,这是我赏给马和的!”

  啊!

  啊!

  周保、马和都是齐齐惊叹。

  “老爷,这丑东西根本不是什么宝贝,怎么可能值千金啊!”周保连忙道:“老爷,你可得擦亮眼睛,别被人给骗了!”

  “驸马爷,这东西在海外岛上也不值钱,他们哪里的人也不吃这个,用来喂猪、牲畜这些的,千金.属下万万担不起啊!”马和也是连连摇头。

  “我说你担得起,你就担得起!”欧阳伦无比坚定的说道:“周保,还不快去,难道要老爷我请你么?”

  “是,老爷!”周保虽然觉得这些丑不拉几的东西根本不值千金,但这是老爷的命令,他必须服从。

  欧阳伦自所以如此重视,其实是因为这箱子里面装的不是其他,而是红薯!

  红薯是明朝万历年间才从菲律宾,现在应该叫做吕宋岛,传入华夏,看来这次马和率领的舰队抵达了南海吕宋岛。

  下一次,得让马和直接拿下吕宋岛,立一块大大的石碑,上面写着——南海吕宋岛自古属于中国,免得后面这吕宋岛的后人不认祖宗,去当别人的一条狗,估计连狗都不如。

  红薯的作用可就太多了。

  除作主粮外,也是食品加工、淀粉和酒精制造工业的重要原料;根、茎、叶可作优良的饲料。

  红薯又叫番薯,是一种高产而适应性强的粮食作物,在中国南方,有“一造番薯半年粮”的说法。番薯是一种营养齐全而丰富的天然滋补食品,含有蛋白质、脂肪、多糖等等,促进人的脑细胞和分泌激素的活性,增强人体抗病能力,提高免疫功能,延缓智力衰退和机体衰老起着重要作用。

  优质饲料:番薯浑身皆为肥育生猪的优质饲料,既能单独食之,又能与其它粮食,诸如玉米、青颗,或青草、树叶混食。叶、蔓既能鲜食,又能晒干粉碎与五谷糠皮烫、煮食之。单独食用熟薯块或与玉米混食,催肥壮膘效果尤佳,犹如使用“催肥剂”。

  除此之外用途广泛:薯块适宜加工多种产品,既能制作酱油、蜜饯、饴糖、葡萄糖酸钙,又能酿造白酒,提取酒精。提取淀粉后的薯渣,再能生产柠檬酸钙。

  还能提取淀粉,淀粉食用更是范围广,既能与各种肉类混做食丸,又能与面粉混蒸凉皮,或单独烙饼、搅凉粉等。

  有了红薯,北直隶的粮食产量肯定会得到提升,另外生猪养殖业将会迎来质的飞跃,还能开发很多新的食物、小吃,很多美食欧阳伦早就崔延三尺了!

  想想就很美好啊!

  这一波必须值千金。

  当然了,欧阳伦并不会将这些全部说出来,否则这事要传出去,估计就有人传他是神仙了,当然也有可能说他是妖孽,祸国殃民的那种。

  “谢驸马爷!”

  听到欧阳伦无比坚定的语言,马和内心无比感激,原本他还担心他将这种东西拿回来不好交差,甚至会导致今后再也无法出海,内心无比忐忑,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欧阳驸马绝对是明主!

  等等,驸马爷看到此物之后,眼神顿时像是在放光的样子,而且还给了自己千金奖赏,莫非驸马爷早就知晓此物。

  “驸马爷难不成您知晓此物?还知道此物的作用?”马和连忙问道。

  果然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啊!

  不过也和马和机灵有关,换成其他人,在获得千金奖励之后,估计早就跑去天上人间或者鸿运赌场潇洒了,谁还管这些丑不拉几的红薯啊!

  当然了即便是马和看出了些东西,欧阳伦也不会承认。

  “海外之物,我怎么可能认识,不过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一些描述,似乎能够和你弄回来东西对应得上,若真是那东西的话,或将真正造福我大明百姓!”

  “不过这些需要我仔细研究一番才能决定,这些箱子就留在我这里吧!”

  欧阳伦无比认真道。

  闻言,马和露出恍然之色,不再有丝毫怀疑,毕竟驸马爷博古通今、学识渊博,还曾经是状元,比别人多知道一些东西,这很正常!!

  “原来如此,属下也希望是驸马爷所期待之物,如此属下海外探索方能体现意义所在!”马和对着欧阳伦深深一鞠躬,无比真诚,“感激驸马爷支持属下出海!”

  “大海实在是太过于了阔,属下怀疑自己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所以想休整一番后,再次带领第三小分队出海探索,希望能为驸马爷带回更多有用的东西!”

  说完,马和并没有起身,而是继续弓着,就这样等待着欧阳伦的决定,内心无比紧张。

  “哈哈,即便你马和不说,我也会继续安排你出海的,仅仅是第三小分队可不够,你先好好休整,到时候我会给你个惊喜!”

  “多谢驸马爷!”

  就在这个时候,周保捧着千两黄金走了过来,有些不舍的递给马和,“这是老爷赏赐给你的.千两黄金!”

  “驸马爷这.我.”尽管知道了他带回来的东西很有用,但是马和依旧觉得这千两黄金有些多了。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得为那些跟着你一起出海的船员想想,你若是自己不想要,也可以分给他们,当然了对于第三小分队的船员,我还会安排其他的奖励的。”欧阳伦笑着道。

  听到这话,马和这才接过黄金,不过从周保手里接过来的时候,差点没有拿稳,毕竟一千两黄金可是相当于一百多斤啊!

  要不是马和练习武艺,还真不一定拿得住。

  见马和接稳黄金,周保颇为遗憾的撅撅嘴,也不再说什么。

  “驸马爷,属下告退!”

  说完,马和捧着黄金离开。

  很快,湖边亭子处就只剩下了欧阳伦、周保。

  “除了这一箱子留下外,其余的箱子全部给我挖一个深坑,然后将里面的东西放在其中,深坑内务必保持干燥!”欧阳伦指着眼前的几大箱子红薯道。

  “是,老爷。”

  “另外周保,今后给我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小手段,否者再让我发现,你就自己离开吧。”欧阳伦淡淡道。

  闻言,周保连忙跪在地上,“老爷,我知道错了,今后再也不敢了。”

  欧阳伦微微颔首,“下不为例,下去做事吧。”

  “是。”周保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慢慢从地上起来,内心不禁感叹起来,自家老爷如今越发有威严了,简单一句话就差点吓得他尿裤子,看来今后得更加小心谨慎。

  等周保走后,欧阳伦立马又让人抬着一箱子红酥去他专门留出来的菜园子,里面可是种了不少宝贝。

  接下来他要进行各种实验呢!

  日落西山。

  长城工地上点燃了火把、篝火,灯火通明,为了赶进度,现在工地是两班倒,白班下班和夜班继续上,人停工地不停。

  或许是修长城更有成就感,汤和把修海防的事情交给副手,自己则是跑到长城和徐达一样在工地当了个副管事,赵天明为正管事。

  管事营帐里面。

  徐达、汤和伸着懒腰走了进来。

  “太累了!”

  “可不是么!虽然不用催促工人干活,但是却得盯着工人过度干活,不断把那些疯狂做工的工人拉下来休息,我感觉比工人还累!”

  “天天这样干,工人们没垮掉,我们先顶不住了。”

  “赵主管,我欧阳贤侄呢?怎么今天又没有看到他!?”汤和来到赵天明面前,开口问道。

  赵天明正在伏案认真研究图纸,直到汤和叫他,他才回过神来,连忙对着二人行礼,“下官见过信国公、魏国公!”

  徐达摆摆手,“赵主管,你现在是整个工地的主管,我和汤二哥只是副主管,是你的帮手,你不必每次都这般客气。”

  “就是,欧阳贤侄信任你,把这么大的工程交给你,这几天你的表现我们也是看在眼里的,不错!”汤和笑着道。

  “多谢两位国公大人夸奖,欧阳大人信任下官,下官若不尽心尽力,如何能对得起欧阳大人的提携重用之恩。”说完,赵天明便又伏案去研究起图纸来。

  见状,汤和、徐达只能是转身离开。

  “欧阳伦这小子魅力可真大,能让赵天明如此忠心,实在是难得啊!”汤和不经感叹道。

  徐达点点头,“士为知己者死,陛下当初不也是如此对待我们的么?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汤和撅撅嘴,“陛下对你的确没话说,不过对我.”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都有好几天没看到欧阳伦那小子,这小子刚开始的时候还每天都要来工地看看,现在已经连续好几天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咱们去布政司衙门瞧瞧吧。”

  “也好,咱们也有好几天没去天上人间按按,叫上欧阳贤侄一起。”徐达扭动一下肩膀,一脸疲惫。

  “老三,我记得你以前很反感去青楼那些地方的,还有你就不怕你女儿妙云抓你现行?”汤和一脸坏笑道。

  徐达白了一眼汤和,“这还不得怪你,当初要不是你和欧阳贤侄带我去天上人间,我怎么会直到世间还有如此好玩、舒服、放松的地方,现在你倒是来嘲讽我了!”

  “妙云在京城的,她如何管得了我!”

  “反倒是你,带着女儿出来公干,结果把女儿丢在了北平城,嫂子要是知道了,以她的脾气,你的下场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额

  听到徐达这一番话,汤和脸色一僵。

  “你一个女管严,我一个妻管严,咱们谁也不要笑话谁,在北平城的事情咱们相互为对方保密如何?”汤和思索一番道。

  “我没问题。”徐达点点头。

  “行,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去布政司衙门找欧阳伦,叫他一起去天上人间。”

  “若是真要去天上人间,咱们两个直接去就是,又叫欧阳贤侄,岂不是把他带坏了,安庆丫头、淼淼丫头不会放过我们两个的。”徐达有些犹豫道。

  “你懂个啥啊!叫上欧阳伦,咱们去天上人间不用排队,消费也是他买单,天上人间要想玩的好,一晚上不得花上万两,就咱们两个那点俸禄够折腾几次?”

  “有道理。”徐达点点头。

  “再说了,什么叫我们带坏欧阳伦,分明是他带坏的我们好吧,他玩得比我花多了,到时候真要是东窗事发,咱们得找个背锅得。”汤和继续道。

  “好有道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