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不是说好当好官的么,咋就集体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95章 不是说好当好官的么,咋就集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5章 不是说好当好官的么,咋就集体

  第195章不是说好当好官的么,咋就集体分赃了呢!(求订阅!!)

  姓胡的中年商人苦笑道:“全天下商人共修长城,立碑刻字,如此大的盛事,我怎么能不来!”

  “全天下商人共修长城?!!”徐凉一惊,“胡兄,我们北直隶可从未这样说过,招募的基本都是本土商人。”

  姓胡商人摇摇头,“徐兄,你们北直隶的确没有说过这话,但是外面都是这样传的,再说了你们也没有说不允许外省商人来参加修长城吧?”

  “这个还真没有。”徐凉摇摇头。

  “徐兄,不瞒你说,在得到消息后,我是连夜赶路,终于是赶来北平城,不过却听说承包商名额已经满了。”

  胡姓中年商人一脸可惜,“这种盛世若不能参与,必将是我毕生遗憾。”

  “好在徐兄你是北平知府,这事你肯定能帮我对吧!”

  徐凉无奈道:“胡兄,这事我可真帮不了你,承包商选拔已经结束了,长城都开始修缮.真的无能为力。”

  闻言,胡姓商人拍了拍手,立马有两名家丁抬着一箱子走了进来。

  “打开!”

  随着箱子打开,里面装着一锭锭白花花的银子。

  “胡兄,你这是?”

  “徐兄,这里是两万两银子,你若是帮我成为长城修缮的承包商,之后我还有三万两银子奉上!”

  胡姓商人笑着道。

  嘶——

  花五万两银子买一个承包商名额,好大的手笔!

  徐凉吞咽口水,虽说他作为北平知府,官居四品,但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拿这么多钱来贿赂他。

  不过这钱他是万万不能要的。

  自从欧阳伦来了北平城,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时常安排官员开什么民主生活座谈会,这个会不谈政事,而是讲故事,讲什么故事呢,‘胡惟庸谋逆案’‘空印贪腐案’等等,把这些案件中官员是如何被腐蚀堕落,最后在监狱里面如何被审讯,描述得绘声绘色,甚至欧阳伦还请来了一些被流放的贪腐官员现身说法

  徐凉现在的案桌上就有一本由‘永安日报’编撰、画图的《贪腐实记》一书,里面除了描述官员贪腐后下场外,还将贪腐官员被审讯、受刑、斩首、抄家灭族的画面非常写实的画下来。

  所以即便是徐凉即便对眼前白花花的银子很心动,但却不敢伸手。

  “胡兄,你这是在干什么!”

  “赶紧拿走,否则我定你个收买朝廷官员之罪,你小命不保!”

  听到徐凉的话,胡姓商人颇为吃惊,在他印象当中,徐凉虽然不是巨贪,但也并非两袖清风的存在,怎么来了北平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徐兄,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人,咱们虽然有数年未见,但却是至交好友,这事我不会乱说的,你安心收下就是。”胡姓商人赶紧道。

  “胡德仁,我再说一遍,赶紧把你这钱拿走!”

  “你的忙,我真的帮不了,你若还把我当朋友,那便不要害我!”

  见徐凉态度如此坚决,胡德仁也明白这并非试探,而是对方真的不要。

  “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

  就在胡德仁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外面有人在喊。

  “大家赶紧去布政司衙门啊!布政使大人公开收钱卖名额了!!”

  “真的?”

  “骗你干嘛,布政使大人就在现场呢。”

  嗯嗯!??

  听到这个消息,胡德仁傻眼了,徐凉也傻眼了。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又默契的错开。

  “你俩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箱子抬着,咱们去布政司衙门啊!”

  “徐兄再见!”

  说完,胡德仁便匆忙离开。

  额

  徐凉看着胡德仁离开,越发懵逼。

  什么情况?

  合着让我们当清官,而欧阳大人疯狂敛财?!

  “来人!”

  “知府老爷。”

  “刚刚外面再说,布政使大人公开卖承包商名额,这是真的么?”

  “好像是真的,很多商人都赶了过去。”

  “走,我们也去看看!”

  “是。”

  等徐凉坐着轿子来到布政司衙门的时候,现场已经被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围得水泄不通。

  欧阳伦正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笑盈盈收着一箱接着一箱的钱财。

  “山东商人何奎献白银五千两!”

  “河南商人王德发献白银一万两!”

  “广东商人刘溜流献白银两万五千两!”

  徐凉挤了半天终于是挤到欧阳伦面前。

  “欧阳大人!”

  “哦!徐知府来了啊!”欧阳伦看到徐凉,笑了笑,“你来得正好,帮我收下钱,我进去休息一会!”

  “额”

  不等徐凉开口,欧阳伦已经离开。

  不得已,徐凉只能是硬着头皮开始收钱。

  “嘿嘿,徐兄,你看.这钱还得是收啊!”

  胡德仁笑嘻嘻来到徐凉面前。

  徐凉一脸无奈,“福建商人胡德仁献银五万两!”

  收了两三个时辰的钱,总算是收完了,看了一下账簿,少说也有得几百万两。

  “欧阳大人,咱们这样贪.收钱,是不是做得过于明目张胆了?”

  徐凉来到欧阳伦面前,一脸疑惑。

  “收钱自然得明目张胆的收啊!难不成你还要偷偷摸摸的收,要是被皇帝陛下发现了,小心灭你九族!”欧阳伦笑着道。

  咳咳,你这明着收,怕是更快被皇帝知道吧,难不成这两种下场不同?

  看着徐凉一脸困惑,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模样,欧阳伦笑了笑,“徐知府,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想把这些钱都给贪了吧?”

  难道不是么?

  徐凉依旧是疑惑的看向欧阳伦,“下官不敢,只是下官担心这么多人交了钱,到时候却给不了他们承包商名额,会不会出问题。”

  “呵呵,我答应他们的是承包商名头而不是承包商名额。”

  “这有什么不同么?”徐凉好奇问道。

  欧阳伦笑着问道:“咱们设计的纪念碑有多高?”

  “大约十米。”徐凉如实道。

  “能刻多少个名字上去?已经定下来的承包商有多少个?”欧阳伦继续问。

  “单刻名字的话,最少上千个名字,已经定下来的承包商只有十多个.”正回答着,徐凉忽然意识到什么,“欧阳大人,原来你是”

  欧阳伦点点头,“没错,既然能刻上千个名字,如果只刻十多个是不是很浪费?”

  “十多个真正的承包商名字刻在最显然的位置,其他的名字按照献金多少进行排序,他们只有承包商的名头准确点来说,他们叫捐款商人更为合适。”

  “至于捐款来的钱,咱们拿来购买材料、支付工钱不就都够了么?总不能真让承包商全部承担吧,真要是这样,今后根本不会有人再跟你做事了。”

  “而且新城计划还有第二期、第三期,都需要启动资金啊!”

  闻言,徐凉彻底明白过来,无比崇拜的对着欧阳伦行礼,“欧阳大人英明!”

  “今天才收了几百个商人的钱,我回去继续收!!”

  欧阳伦满意点点头,“不错,领悟得很快,很有前途,那这收钱一事就全部交给你了,务必要把这些捐钱商人的名字籍贯记录清楚,刻字的时候千万别给人家弄错了,人家毕竟是花钱的,不能坏了咱们的口碑。”

  “是。”徐凉重重点头。

  内心则是高呼学到了。

  “对了,你等会走的时候,去库房里面抬几箱银子走,发给这次做事的官员,九品官员发一百两,八品官员发两百两.依次翻倍.像你四品知府拿三千二百两。”

  啊!

  徐凉刚刚还在心里觉得误会欧阳伦了,赞叹欧阳伦并非传言中的贪官,而是一心为国为民的好官,结果听到这话.整个人都猛了!

  欧阳大人,咱们不是说好要当好官的么!?!?

  “欧阳大人,咱们要是拿了这银子不就是成贪官了么?”徐凉连忙问道。

  “这那里叫什么贪官,这叫项目奖金!”欧阳伦当即义正言辞道:“在我们北直隶绝对不允许贪官的存在,要不然咱们民主生活会是白开的么!”

  “这次新城计划第一阶段进行得很顺利,本使作为布政使给下属分些奖励,这再正常不过!”

  “你也记得跟下面人说,钱咱们光明正大的收,也堂堂正正的花!”

  “本使不跟你们谈什么为国为民的远大理想,一句话得让百姓过好同时,也得让自己过好。”

  “懂?”

  徐凉重重点头,甚至眼睛里喊着泪花,内心无比感动,欧阳大人懂我们啊!

  “下官明白了!”

  “明白就下去吧!”

  “是。”

  这一天,注定是北直隶官员最为兴奋的一天。

  项目奖金到手了!

  即便是九品官也有一百两!!

  这可是相当于两三年的俸禄,明朝官员福利极少,不贪不腐,也就勉强足够糊口,若是家里人多点,过得比普通人还不如。

  一百两绝对是一笔大收入!

  而且这钱来路干净,可以放放心心花。

  这一百两比贪来的一千两更香。

  九品官员都这样,其他品级的官员就更兴奋了。

  徐凉拿到三千六百两,直接全款提了一辆红旗马车!每天都要亲自驾着红旗马车在北平城里转上一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买了新车。

  京城。

  御花园。

  朱元璋心情不错,邀请诸如李善长、吕昶、郭资、吴敬之等大臣一起游园。

  氛围还是很轻松的。

  从国家施政方针聊到军队建设,君臣和谐,笑声不断。

  不过聊着聊着,就避免不了聊到北直隶、聊到欧阳伦。

  “郭资,上次商议给北直隶帮助以及商人的嘉奖执行的如何了?”朱元璋笑着问道。

  然而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现场一众官员脸色皆是一变。

  嗯!?

  朱元璋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立马问道:“是不是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现在对于欧阳伦,朱元璋真是神经紧绷,每次他好不容易通过自我安慰、攻略,把飙升怒气压下来,结果欧阳伦就会做出让他怒气飙升的事情,有些时候他都在想,要是他死了,或许就不会如此焦虑,也不对,就欧阳伦做的那些事情,他就算死了,估计也会气的棺材板都盖不住,然后诈尸!

  “赶紧给朕说!”

  “是,陛下。”郭资拱手,然后道:“回陛下,朝廷给北直隶的帮助,主要是对官员的嘉奖,比如几匹布、粮食什么的,而给商人则是牌匾、嘉奖文书等等,这些都已经完成了。”

  “既然都已经完成了,你们干嘛是这副表情?”朱元璋颇为疑惑。

  “这”郭资连忙看向吕昶、李善长。

  李善长捋着胡须,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吕昶叹息一声,开口道:“陛下,下面人传来消息,说北直隶的官员根本看不上这些嘉奖,商人对于朝廷给的牌匾、嘉奖文书什么的也不是太感冒,反响平平。”

  嗯!?

  朱元璋又是一愣,“这又是为何?据朕所知,北直隶的官员收入普遍不高,朕赏赐的布,应该够他们全家做几身衣服,粮食也够吃很久,按道理他们应该会很高兴,这些可都是真金白银啊!”

  “还有那些商人.他们居然如此看淡朝廷下发的东西,心里还有没有朝廷,还有没有大明!”

  朱元璋越说越气愤,现场氛围变得越来越压抑。

  “陛下请息怒。”吕昶解释道:“据臣所知,北直隶官员最近才发了一笔钱,即便是九品官员,也有一百两银子,随着品阶上升,这钱也不断增多,一个四品的知府则是分到了三千六百两,而且还买了豪车红旗!”

  “有了这笔钱,他们自然看不上朝廷奖赏的布料、粮食。”

  额

  闻言,朱元璋有些尴尬,他算是听懂了吕昶话里的意思,那就是说他朱元璋太小气,虽然给的都是真金白银,但几匹布外加粮食,也就是十多两银子,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寒碜啊!

  等等!

  北直隶不是没有钱么?钱也都拿去修长城了啊!

  若这钱是欧阳伦自掏腰包,那就是贿赂同僚、下属,虽说上级贿赂下级比较少见,但这也是贪污受贿罪。

  若这钱是官府衙门的,那就是分赃,集体分赃!这就更过分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