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朱元璋:感情今天这顿是鸿门宴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85章 朱元璋:感情今天这顿是鸿门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5章 朱元璋:感情今天这顿是鸿门宴

  第185章朱元璋:感情今天这顿是鸿门宴啊!(求订阅!!)

  “陛下,在臣看来再也没有人比欧阳驸马跟适合担任广东行省布政使的人选了!”

  “对呀陛下,若是欧阳驸马就任广东行省的布政使,说不定也像北直隶那样发展起来。”

  “如今北直隶上交的税赋是其他行省的数倍还多,这还不包括北直隶间接给大明带来的利益,若是广东行省也得到像北直隶一样的发展,我大明何愁不兴盛!”

  现场官员们都很疑惑,毫无疑问欧阳伦是广东行省布政使的不二人选,也是唯一能够让现场一众大臣们都能够保持一致,毫无分歧的存在。

  但却是被朱元璋给否定了。

  “父皇,若是四妹夫都不适合的话,儿臣真想不到谁能够胜任了。”

  朱标眉头微微皱起,对着朱元璋拱手道。

  “臣等也想不出比欧阳驸马更适合的人选了,请陛下示下!”

  一众官员紧跟着道。

  面对儿子朱标和百官的质问,朱元璋有些郁闷。

  自己不过是否决了欧阳伦担任广东行省布政使的意见,你们如此一致的反对么?难不成你们都被欧阳伦那家伙给收买了?那小子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如此帮他说话!

  朱元璋的倔劲也上来了。

  “朕是皇帝,朕说了不行就不行!”

  “欧阳伦这次赈灾灭灾有大功,对于他接下来的去处,朕有其他安排!”

  面对朱元璋无比坚定的态度,大殿内的官员都沉默了。

  对于大臣们此刻的状态,朱元璋那是相当的满意,这才对嘛,朕是皇帝,朕想让谁当布政使,谁就当布政使,岂能让你们替朕做了决定?真要是让你们得呈,朕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正当朱元璋终于舒心的时候。

  太子朱标陷入沉思,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接着一脸欣喜道:“四妹夫这次的确是立下了大功,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奖励,父皇如此坚持不让四妹夫留在广东行省当布政使,显然区区一个行省的布政使完全无法体现对四妹夫功劳的奖励!”

  “所以.父皇您是想要将四妹夫调入京城,给他更高的职位!!”

  此话一出,原本都沉默的大臣们,眼睛顿时一亮。

  对啊!

  他们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欧阳驸马可是陛下的女婿,是大明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更是朝堂新势力的核心人物,如今立下如此大的功劳,一个行省的布政使真的不够赏的,要知道欧阳驸马本身就是右布政使,到了广东行省任左布政使,说白了就是副转正,或许对别人来说这是迈出一大步,但是对于欧阳驸马来说,真不够!

  通过陛下刚刚坚决的态度来看,显然是有更好的安排。

  太子殿下猜测得一点没错!!

  还是太子殿下的脑子好使啊!

  “陛下英明!臣等不及万分!!”

  殿内大臣们纷纷朗声道。

  嗯!!??

  听到大臣们高呼“英明”,朱元璋这才反应过来,当即有些傻眼。

  什么鬼!

  朕何时说过要将欧阳伦调到京城来,真把欧阳伦弄到京城来,朕岂不是要少活几年??

  地方布政使已经是从二品,把这小子调入京城,即便是平调,那最少也得安排个六部尚书之职,这怎么能行?!

  朱元璋内心摇头。

  就在他思考应对之策的时候,朱标则是继续开口。

  “父皇,儿臣以为,以四妹夫的能力调入京城,对于我大明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儿臣建议让四妹夫当户部尚书,定能让我大明变得更加富有!”

  郭资作为户部尚书听到这话,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相当期待道:“若是陛下让欧阳驸马当户部尚书,臣愿意为欧阳驸马当副手!”

  “臣无异议!”

  “臣赞同!”

  朱元璋脸色相当难看,不过因为微微低着头,所以大臣和朱标还以为这是朱元璋在思索,并没有意识到朱元璋是在郁闷生气。

  把欧阳伦调入京城?还给他户部尚书之职?

  感情你们都替朕想好了啊!

  朱元璋很想再次开口否决,不过转念一想并没有急于开口,显然现在儿子朱标和百官都还不清楚他的真实意图,有人肯定会问朱元璋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简单,那就是白嫖欧阳伦,广东行省的事情既然已经处理好了,那欧阳伦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欧阳伦赈灾灭灾有大功,需要奖励?!

  有功当然要奖励,升官?欧阳伦才升任布政使没多久,升官干嘛,得多历练历练,赏钱?欧阳伦怕是全天下最有钱的官,赏钱干嘛?免了,所以口头表扬一下就行了。

  对,这才是朱元璋最开始的安排!

  “咳咳,标儿,诸位爱卿,你们说这么早就将欧阳伦调入京城来任职,是不是有些早了,毕竟欧阳伦年龄还不到三十岁,当上北直隶右布政使也没多久”

  朱元璋声音低沉开口,眼睛却是锐利的扫视大殿内众人。

  这要是放在其他时候,朱元璋这语气、这气势,肯定会把朱标、吕昶等人吓一跳,但是今天这种情况下,反倒是让朱标、吕昶他们认为朱元璋是真的想要提拔欧阳伦,只不过担心他们的看法。

  于是乎,朱标和吕昶等人又纷纷开口。

  “父皇,四妹夫立下大功,虽说四妹夫人是年轻,但您若是提拔他,儿臣觉得应当不会有谁会反对!”

  “太子殿下说得对,欧阳驸马这次可是救了广东行省数百万百姓,若不是他恐怕广东周边的几个行省,乃至整个大明王朝都会受到影响,此等功劳无人能及。”

  “欧阳驸马的功绩可不仅仅是在广东行省,北直隶更多!在臣看来,以欧阳驸马的能力早就该来京城做事了,造福的便是天下所有百姓!”

  “陛下请放心,关于对欧阳驸马的提拔,不过有任何人有异心,更不会有人反对。”

  朱标、吕昶等人越说越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朱元璋越来越难看的脸。

  朕都提示到这里了,你们居然还是油盐不进,非得跟朕掰扯是吧。

  朱元璋真想学诸葛亮来一个舌战群儒,但细细一想,以他的口才估计不是不行,而且朱标、吕昶等人说的也还是有些道理,这里面主要是体现了大臣们对欧阳伦能力的期待。

  不能硬怼。

  想到这里,朱元璋果断换了新的话题,“关于欧阳伦的安排,朕还需要再思考一二,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选出一位适合的广东行省的布政使,朕心里自有安排,现在还不到公布的时候!”

  “现在最首要的事情,便是尽快确定广东省的布政使,你们感觉说说各自的意见,当然欧阳伦就不用提了。”

  听完朱元璋的话,大臣们也不好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支持欧阳伦。

  过了一会,郭资站了出来,“陛下,若是广东行省不安排欧阳驸马的话,或许就只有一个人适合了!”

  “谁?”朱元璋连忙问道。

  “广东行省布政司左参政毛有富!”郭资继续解释道:“毛有富原本也是永安府的知府,后因功升任广东行省的左参政,这两年一直埋头做事,算是在‘广东行省’内为数不多的合格官员!也是级别最高的存在,若是将其提拔为广东行省的布政使,倒是名正言顺!”

  听完郭资的话,朱元璋那也暗自点头。

  锦衣卫曾经递上过来一份密报,当然这也是朱元璋要求排查的,明确广东境内有多少贪官污吏,有多少好官,虽说查出来结果让朱元璋愤怒,没有触犯大明律法的官员少之又少,而其中毛有富就使其中之一,想想也对,这毛有富也是从北直隶走出来的官员,和欧阳伦颇有渊源,毛家还一直做的是粮食生意,毛有富根本用不着因为贪污腐败。

  能够在广东行省那样的官场泥潭中保全自身,并且根据锦衣卫的调查得知,爆发疫病之前,毛有富虽然被罗荣、朱亮祖等那些人排挤,但还是坚持做实事,疫病爆发之后更是尽全力赈灾灭灾。

  对广东行省的情况比较了解,让毛有富担任广东行省的布政使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毛有富曾是欧阳伦的上司,这层关系.罢了,让毛有富当总比让欧阳伦去当会好些。

  思索片刻后,朱元璋点点头,“这毛有富朕也有些印象,年富力强,能力不错,对广东行省的情况也了解,就他了吧!”

  “至于广东行省的其他位置的人选,让吏部的人拟定个名单出来,朕看了要是没有问题,就立即安排下去,尽早让广东行省运转起来!”

  “陛下英明!”

  朱标、众大臣都没有意义。

  之后,朱元璋又和众人商议了诸多事情,这才让众大臣离开。

  “标儿,大臣们都走了,你怎么还留着,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跟父皇说的啊!”朱元璋笑着问道。

  朱标摇摇头,“父皇,儿臣这边倒是没什么事情了,不过母后让儿臣跟父皇说,今天中午去她那里用膳。”

  朱元璋点点头,“行,等咱批阅完剩下这些奏章就去,你也去忙吧。”

  “是,父皇!”朱标拱手行礼,然后缓缓推出太和殿。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朱元璋总算是将龙案上的奏章处理完,伸伸懒腰,“一天事情可真多,想偷懒都不成,得想想其他办法,要不然一天天都这样,咱得累死。”

  自从裁撤中书省,不设丞相后,六部事务直接向朱元璋禀报,虽然很多事情六部尚书已经处理掉,但还是有比原来多得多得事情汇聚到朱元璋这里来,之前设置四辅官,效果也没有他想象当中的那样好。

  “王忠,现在什么时候了?”

  “回陛下,快到午时,咱们该区皇后娘娘那了。”王忠连忙道。

  “行,那咱们还是先去坤宁宫,要不然妹子该说咱了!”朱元璋起身走出太和殿,王忠连忙带着人跟上。

  刚走到坤宁宫门口,朱元璋就嗅了嗅鼻子,“乖乖,妹子今天做了烧鹅还有”

  朱元璋又嗅了嗅鼻子,“还有凤阳酿豆腐烧腊肉.以及赤豆汤!!”

  “都是咱喜欢吃啊!”

  “走走!”

  朱元璋一路小跑进入坤宁宫。

  一进入宫殿内,朱元璋便看到桌子上摆满了饭菜,贪婪的闻了闻,接着直接上手将一块腊肉放入嘴中,“嗯嗯,好吃,还是我家妹子做的饭菜可口!”

  就在朱元璋准备再次下手的时候,马皇后端着烧鹅走了出来,看到朱元璋用手抓菜的样子,没好气道:“都是当皇帝的人了,还这样没个正形,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该笑话你了!”

  “妹子,你都说了,咱是皇帝,天底下最厉害的那个人,谁敢嚼咱的舌根,咱割了他舌头!”朱元璋不以为意道。

  “赶紧去洗手,洗了再吃饭。”

  “好勒。”朱元璋点点头,立马将手放入宫女端过来的水盆内,还用香皂涂抹清洗,很快将手上的油脂洗得干干净净。

  “妹子,还真别说,欧阳伦那小子倒腾出来的香皂真是不错,不仅能够将手上的脏东西清洗干净,而且洗完手上还香香的,难怪那些王公贵族争着抢着要买!”朱元璋笑着道。

  马皇后白了朱元璋一眼,“小伦研究出来的东西,你是一个没少用,对小伦本人你却是各种嫌弃、戒备,还好他是咱们的女婿,要是换成其他人,你看他会不会跟你急眼。”

  朱元璋讪讪一笑,倔强道:“妹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是辣椒、香皂咱是从欧阳伦手里拿的,但咱可是给了代理费的,每次进货那货款也是当面结清,从不拖延!”

  “那水泥路、粮食呢?”马皇后继续问道。

  “水泥路咱请的是欧阳伦手下建筑商社,也给钱的,至于粮食.算是欧阳伦为大明做出的贡献吧!”朱元璋语气稍弱道。

  马皇后点点头,“那渤海、黄海的倭寇?大明沿海防线资金?东征如何获得的胜利?”

  “广东疫灾又是谁灭的?”

  “额”朱元璋楞住。

  “重八,我还听说你们今天讨论如何奖励小伦了吧?”

  靠!感情今天这顿是鸿门宴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