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你也配和欧阳驸马相提并论!?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84章 你也配和欧阳驸马相提并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4章 你也配和欧阳驸马相提并论!?

  第184章你也配和欧阳驸马相提并论!?(求订阅!!)

  ‘胡惟庸案’才杀了上万人,‘广东空印案’又来了!

  朱元璋彻底失去了耐心,本来是让李善长、朱标负责调查审理,但处理的结果并不是让朱元璋太满意,直接让锦衣卫全面接手,而锦衣卫出手立马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李善长、朱标调查审理,好歹也是有了证据再抓人,审问手段也比较温和,到了锦衣卫这里,闻风而动,但凡有疑点,直接拿下,京城以及各地锦衣卫牢狱内惨叫声昼夜不停,宛如人间地狱般。

  街道上,但凡看到锦衣卫骑着快马现身,百姓便知道又有官员要遭殃了。

  这场风暴不光是在广东行省内进行,大明其他行省也没有逃过,当然根本就不适用空印空白文书的北直隶自然不在其中,在这场血雨腥风当中独自安好。

  五品以下的官员,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直接是就地抄家斩首。

  而五品以上的官员则是由锦衣卫押送回京城,统一行刑。

  京城刑场。

  数百名‘空印案’罪犯正正齐齐跪着,别看这些人此刻身穿囚衣,狼狈不行,但这些在一个月之前可都是大明五品以上官员,风光无限,出门更是有车马仆从鸣锣开道的存在!

  跪在最前面的是广东行省都指挥使、永嘉侯朱亮祖、广东行省按察使赵节,在他们之后还有湖广按察使佥事郑士元、济宁知府方克勤等等官员。

  时间一点点靠近中午,意味着行刑的时间即将到来。

  朱亮祖扯着嗓子喊道:“我不服!我朱亮祖是跟着皇帝陛下打天下的开国功臣,我还有免死铁卷,不能杀我!”

  啪!

  监斩官员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声喝斥道:“罪犯朱亮祖,你所犯之罪杀你百次千次都不为过,免死铁卷只能免你三次不死,死到临头,你还不知悔改!”

  朱亮祖眼睛瞪得滚圆,“同样是贪污,驸马欧阳伦次次能从天牢中走出来,陛下为何却不放过我!难道就因为欧阳伦是驸马么!”

  监斩官员闻言,眼中露出讥讽之色,沉声道:“就你也配和欧阳驸马相提并论?!这次若不是欧阳驸马挽狂澜于既倒,你朱亮祖以及广东行省的不法官员早就脑袋搬家,陛下绝对不会容忍你们到现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们还应该感谢欧阳驸马,是他让你们多活了半年!”

  “朱亮祖你别垂死挣扎了,你所犯下的罪孽,若不杀你,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你,不足以正纲纪!”

  说完,监斩官员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午时已到,行刑!”

  随即抽出一块令箭丢下。

  噗——

  早已准备好的侩子手将嘴里的烈酒吐在刀刃上,接着高高举起大刀。

  这一刻,就连朱亮祖也已经绝望了。

  就在这时候,一名传旨太监跑了过来,“刀下留人!”

  “传陛下旨意,湖广按察使佥事郑士元、济宁知府方克勤两人免死,贬至北直隶,其他人正常行刑!”

  此话一出,湖广按察使佥事郑士元、济宁知府方克勤二人露出劫后余生的疑惑。

  “凭什么就饶了他们两个!”

  “我们呢?”

  “我不想死啊!”

  原本都已经绝望认命的朱亮祖,疯狂咆哮起来,“陛下为何不饶了我!”

  “行刑!”监斩官也不啰嗦,直接再次下令。

  喀喀喀——

  刀光闪烁,数百颗脑袋齐齐落地,一时间行刑场上血流成河,脑袋四处滚落,场面极其血腥。

  传旨太监来到湖广按察使佥事郑士元、济宁知府方克勤二人面前,“两位大人运气不错,欧阳驸马亲自为你二人求情,保你们一命。”

  欧阳驸马?!

  郑士元、方克勤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眼中依旧困惑。

  他们自然是知道这位大明最强驸马的名号,但关键是他们和欧阳驸马没啥交情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总算是逃过一劫。

  “广东空印案”牵扯极广,涉事人数应该超过万人,比‘胡惟庸案’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被杀的多数是地方官员,涉及大明一千多县府,连坐被杀更是达三四万人!

  在这场浩劫中,官员们人人自危,度日如年。

  最让人恐惧的是,锦衣卫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继续调查,时不时又会传出有那个官员牵涉“空印案”被拿。

  一时间,官员们对锦衣卫的畏惧到达顶峰。

  太和殿内。

  锦衣卫的调查奏报不断的送到朱元璋的龙案之上,大明两直隶十三行省,除了北直隶像没事人一样外,其余一个也没有漏掉。

  看着奏报上所描述的官员罪状,朱元璋脸色无比阴沉,双目甚至有些发红,完全是一幅杀红眼的状态。

  吕昶、郭资对视一眼,连忙开口。

  “陛下,广东空印案调查至今,已经有超过上千名官员被拿下,连坐者更多达数万人,已经远超预期,首犯罗荣、朱亮祖、赵节等人也都已经绳之以法,不如就此结案?!”郭资小心翼翼开口。

  “陛下,之前因‘胡惟庸案’,我大明朝就已经少了数千官员,再加上这次的‘空印案’,已经超过三成官员被拿下,很多地方的县令、知府都还处于空缺状态。”吕昶也跟着说道:“若是再查下去,整个大明政务体系怕是要瘫痪。”

  朱标也跟着说道:“父皇,儿臣觉得吕大人、郭大人说得对,就拿最严重的广东行省来说,现在官府处于半停摆状态,不法官员已经被斩首,剩下的官员也处于担惊受怕的状态当中,生怕下一个就是他们,那里还有心思处理政务,当地官府无法正常运转,广东行省何谈恢复?”

  “儿臣还请父皇三思!”

  “臣等请陛下三思!”

  在经历“胡惟庸案”的清洗后,大明官员本来就紧张,现在又来一次“空印案”清晰,“紧张感”就更足了,作为朝中大臣能够明显察觉得到,每天都有无数道书信从各地送到他们手里,无非各地官员向他们表达对未来的担心,希望他们能够帮忙劝说朱元璋。

  朱标这位太子更是官员们重点游说的目标,当然了即便没有官员们的诉苦游说,朱标也觉得朱元璋这样无期限的调查有些过了。

  所以今日才有了朱标连同吕昶、郭资等大臣一同劝说朱元璋的场面。

  对于朱标等人的劝说,朱元璋并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缓缓抬起头,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儿子和大臣。

  神视凝视质疑释然坚定

  眼神复杂。

  这也给了朱标等人莫大的压力。

  终于朱元璋开口了,“朕会让锦衣卫暂停对空印案的调查,另外凡是主动交代问题的官员,交出违法所得,一切可以既往不咎,而对于那些并未参与空印案的官员,酌情提拔,以弥补官员空缺!”

  “就这样办吧。”

  依照朱元璋的脾气,自然是要彻底才好,不过朱标等人劝说,以及欧阳伦那小子也写了一份奏章,内容相当委婉,但总结起来的意思也很简单,就是提醒他不要杀红眼,同时招他要两个人。

  “陛下(父皇)英明!”

  朱标等人连忙道。

  他们脸上也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实在太不容易了,自从开启“空印案”之后,大明官场如同发生大地震一般,官员们战战兢兢,现在终于可以结束这种后怕的日子了。

  随着朱元璋表态暂停‘空印案’调查,大殿内的氛围明显缓和了很多。

  “标儿、诸位爱卿,你们还有其他事情要议么?”朱元璋开口问道。

  “陛下,臣听户部官员说,如今各地官员空缺比较严重,特别是广东行省,各县城、州府官员空缺不说,就连三司主官也是缺位,广东行省又是此次疫灾的源头,灾后重建工作需要人主持,还请陛下早日决定广东行省三司主管人选!”

  吕昶开口道。

  “广东行省三司人选的确需要尽早确定,你们都说说吧,对于人选有什么建议,谁去最合适?”朱元璋开口问道。

  “臣以为广东行省三司主管不可在广东行省内部提拔,而是从京都官员中挑选得力能臣担任,臣推荐户部侍郎郭桓担任广东行省布政使,永昌侯蓝玉任广东行省都指挥使,出镇广东行省,至于按察使臣推荐督察院右都御史赵全德担任。”

  “臣觉得不妥,京城官员虽然威望足够,但是去广东行省任职,毕竟是处理地方政务,臣觉得应该从其他发展不错且在这次空印案涉及较少的行省官员中调任!”

  “臣倒是觉得应该从刑部、兵部派人去,如此才能震慑那些还未查出来的贪官污吏!”

  殿内大臣们纷纷争论起来。

  朱元璋听着这些大臣的推荐,自己也是内心思索起来。

  广东行省属于岭南地区,经济极为不发达,说到底就是穷,又经过罗荣、朱亮祖折腾,现在更是穷得不行,说是穷山恶水都不为过,但广东行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广东行省北连福建、江西、湖广三省,西接广西,东边是大海,南边挨着的可就是外邦,和云南、广西作为大明王朝南边的屏障,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必须发展起来才行。

  而且还得避免广东行省不再重蹈覆辙,三司主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朱元璋正思索着,却看到太子朱标有些急迫想要开口的样子,便开口问道:“标儿,你是不是心里也有想要举荐的人啊!”

  皇帝开口,大臣们自然是安静下来,将目光纷纷投向朱标身上。

  朱标连忙开口道:“父皇,儿臣心里的确已有广东行省布政使人选,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北直隶右布政使、驸马都尉欧阳伦!”

  此话一出,殿内大臣们再次议论起来。

  “欧阳驸马本身就是布政使,北直隶在他的治理下,是唯一没有受到空印案印象的行省,以欧阳驸马的能力,担任广东行省布政使的确很合适!”

  “不止.如今欧阳驸马就在广东行省,若是任命其为广东行省布政使,立马就可以走马上任,都不用等待了。”

  “还有还有,广东行省的疫灾是欧阳驸马解决的,如今他在广东百姓心中那就是青天大老爷啊!”

  “这样看来,欧阳驸马还真是当广东布政使的不二人选!”

  如今欧阳伦在朝堂当中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欧阳伦及时处理了广东疫灾一事,让朝堂内官员压力小了不少,而且由于欧阳伦在广东行省的所作所为,让朱元璋对带官员都亲和很多,这点在京官员感受颇深,算是欠欧阳伦一个小人情。

  看着刚刚还在因为人选问题激烈争论的众大臣,而在提到欧阳伦的时候,众大臣却是奇迹般的统一。

  朱元璋脸色有些僵硬,内心也有些不悦。

  实话实说,他朱元璋吃欧阳伦醋了。

  什么时候,欧阳伦人员这么好了?

  “让欧阳伦担任广东行省的布政使,这怕是不合适吧?”

  朱元璋沉声道。

  朱元璋的这句话声音并不大,但足以让整个大殿安静下来。

  包括朱标在内,一众大臣都有些吃惊的看向朱元璋。

  欧阳伦.居然都不合适?

  那里不合适了?

  别的不说,欧阳伦可是将永安府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州府,打造成为大明北方最为繁荣的重镇之一,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成为广东行省的布政使吧。

  朱元璋此刻的内心是复杂的。

  欧阳伦的能力的确没得说,但正是因为欧阳伦能力太强了,朱元璋才有估计,之前他就已经领教过欧阳伦的影响力,北直隶以及周边四省,欧阳伦说话比他这个皇帝开口还要好使。

  若是再让欧阳伦担任广东布政使,那后面这南方数省估计也要听欧阳伦的,南北一契合,今后大明是朱还是姓欧阳?

  这点就连朱元璋都有些拿捏不准。

  或许欧阳伦本身没有这个想法,但是真到了南北贯通的时候,站在欧阳伦身后的那群人不会想宋朝那样?

  所以从朱元璋的视野来看,让欧阳伦主政广东,是一步危险与利益并存的事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