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贪官误国要向北直隶学习? (求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83章 贪官误国要向北直隶学习? (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3章 贪官误国要向北直隶学习? (求

  第183章贪官误国要向北直隶学习?(求订阅!!)

  广东行省疫灾基本得到解决。

  朱元璋当即腾出手来对付广东省那些不法官员。

  很快朱元璋的旨意下达。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广东布政使罗荣、都指挥使永嘉侯朱亮祖、按察使赵节等官员上瞒朝廷,下欺百姓,贪脏枉法,沆瀣一气,即刻关押受审。”

  “虽然广东布政使罗荣已经伏法,但该昭告广东百姓的,一点也不能少。”

  “着左都御史、八府巡案李善长办理!”

  “李老相国.陛下可是说了,一定要严查,宁可错过,不可放过!”

  “请公公回禀陛下,老臣一定严查,绝不让陛下再失望了!”

  李善长缓缓起身,从传旨太监手中接过圣旨。

  “来人啊!先把朱亮祖、赵节两人给本官收押!其余官员不可擅离,等本官询问!”

  “若是有人主动自首,本官到时候还可以酌情处理。”

  刷刷——

  大厅外,冲进来官兵,直接将朱亮祖、赵节二人拿下。

  “李相国,下官冤枉!你替我等给陛下解释一下啊!我等必然会记你恩情!”赵节连忙开口求道。

  “李相,你我皆是开国功臣,这种时候你务必要帮我一把啊!”朱亮祖也开口道。

  “哼,陛下和老夫已经给你们一次机会了,若不是老夫,你们两个恐怕已经和罗荣一样,被砍了将脑袋挂在广州府城门!”李善长沉声道:“老夫本以为你们在处理疫灾上会全力而为,结果呢?大难临头,你们想的还是搜刮民脂民膏,若不是欧阳驸马及时出手,老夫这次都要被你们拖下水!”

  “还想让老夫帮你们,你们觉得可能么?”

  “如果老夫是你们,那就老老实实交代,或许还能给你们的妻儿老小求得一条生路!”

  这段时间李善长过得也是忐忑,他作为朱元璋任命的八府巡按,本应该是处理广东疫灾的第一负责人,当然一开始他是这样认为,他也相信自己有能力将这件事情处理好。

  可是来到广东之后,他才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广东行省的官场已经烂到骨子里面,关键是他带来的人手并不足够替代原本广东行省的官员,所以在第一要务的赈灾灭灾上,李善长还需要依靠广东行省本地官员。

  可即便是朱元璋下令斩了广东行省布政使罗荣,却依旧没有让这些本地官员动起来,反而更加懈怠,之后李善长也严厉惩治了一些怠慢的官员,可那个时候广东行省已经有一半的州府成为了疫区,一百多万百姓从疫区涌出。

  就在李善长都快要绝望的时候,朱元璋把欧阳伦叫了过来。

  李善长和欧阳伦接触不少,特别是一起洗过几次脚后,两者虽然年纪相差比较大,但也是成为了忘年交,因此对于欧阳伦来广东行省主持赈灾灭灾工作,非但没有一点抵触,反而是看到了救星。

  毕竟除了汤和外,就属于他清楚欧阳伦的能力了。

  欧阳伦来了之后,李善长直接充当起副手的角色,几乎是欧阳论说干嘛,他就干嘛,不折不扣的完成。

  事实证明,他李善长的选择是正确的。

  “老夫现在才明白,汤和那家伙为何死活要赖在永安府啊!是我我也赖!”

  “这次陛下都已经下了旨意,还点名让我处理,若是处理不好,陛下估计就要连老夫一起算账了。”

  李善长跟随朱元璋这么多年,对朱元璋也是颇为了解的。

  广东疫灾一事闹得可是沸沸扬扬,几乎整个大明的百姓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不少百姓都盯着呢!现在就等朱元璋、朝廷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若是对广东的那些不法官员不做处理,或者说是处理结果不让天下百姓满意,百姓或许不会立即叛乱,但是内心对朝廷的信任、信心都会下降,今后一旦再发生点什么事情,百姓会如何选择那可就说不准了。

  李善长很清楚,官员和百姓之间要选一个的话,朱元璋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百姓,虽说朱元璋坐了皇帝,帝王手段也玩得很流畅,但是思维上更偏向百姓,不光是因为朱元璋本身是普通百姓出生,更关键的是朱元璋清楚百姓是王朝基石,百姓一旦乱了,大明王朝就会跟着乱,但是官员杀了,而且杀的还是不法官员,不仅不会有坏处,还能净化官场。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很明了。

  “谁说你们当中有不少都是昔日同僚,可若你们不死,就要死更多的人,甚至牵连老夫,别怪老夫心狠了。”

  李善长和善、儒雅的脸上露出凶狠之色。

  太和殿内。

  朱元璋这边也是很快受到了李善长从广东发来的奏章。

  看完奏章上的内容,朱元璋气得将手中的奏章直接丢了出去,怒吼道:“胆大包天,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简直让人发指!”

  “父皇请息怒,别气坏了身子。”

  太子朱标连忙将地上的奏章捡起来,劝慰道。

  朱元璋指着朱标手里的奏章,“标儿,你自己看看这奏章上的内容,原本朕以为罗荣、朱亮祖、赵节等人只是单纯的瞒上欺下,就算是贪了些钱,数额应该也没多少,可实际上他们利用空白文书簿册,盖上空印,数年时间就敛财六千八百余两白银,这可只是在广东一省内,而不是整个大明或者说是在北直隶。”

  “广东行省一共三百万百姓,除了老幼妇孺,真正赚钱养家的也就一百万人,相当于从每个人身上剥削了六十八两银子,在广东这个地方一个普通成年人一个月赚不到一两银子,六十八两足以让他们三四年白干!”

  “不光如此,这些不法贪官还纵容乡绅富豪兼并百姓土地,百姓收成收入年年降低,连饭都吃不起,居然还能忍受这么多年,足见广东百姓受了多大的哭,那些不法贪官多可恶!”

  “贪官误国啊!贪官误国啊!”

  朱元璋越说越气,气得面目狰狞,心肝颤抖,胸口剧烈起伏。

  全本劝慰朱元璋的朱标,再看完奏章上的内容后,也是心惊胆寒,脸阴沉得可怕,手死死捏住奏章,“这些人真该死啊!”

  李善长的调查结果揭露了广东行省内部最为腐烂的一面,让人难以置信。

  “父皇,李善长的调查,广东行省官场可以说是烂到了骨子里,按照上面记录的名单和牵扯范围来看,一旦清理,广东行省的官员怕是没几个能活着,到时候广东行省的政务怕是要瞬间进入瘫痪。”

  “好在如今广东疫灾已经解决,儿臣以为只需要将几个为首的官员严惩,给百姓一个交代,其他官员可以通过降级、训斥等办法进行惩罚。”

  太子朱标思索片刻,便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朱元璋却没有立即回应,而是目光深邃的思索起来。

  之所以会出现广东这档子事情,这里面主要还是制度的不够完善,地方官员利用空白文书簿册加盖空印,内容自然是随意填写,只要有加盖空印的空白文书在手,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能拥有权柄。

  若不是因为一场疫灾,这广东之事怕是不知道要隐藏多久才会暴露出来,到时候百姓怕是真的要反了。

  所以那些不法官员.他朱元璋是一定要杀的,而且绝不放过一个,不杀不足以震慑其他官员,不杀不足以让百姓知道朝廷的决心。

  朱元璋抬头看向太子朱标,“标儿,你说得不错,朝廷和你都应该仁慈一些。”

  闻言,朱标立马一喜,但是朱元璋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傻了眼。

  “大明的江山迟早是你的,把那些不法官员留给你,父皇不忍心,你现在都下不去手,今后肯定也下不去手,这些坏东西就让父皇来帮你清理掉,你放心.父皇一定给你留下一个干净兴盛的大明!”

  “额”听到这话,朱标明白,自己父皇这次又要大开杀戒了。

  “标儿,你说滥用加盖空印空白文书期满朝廷的,除了广东行省之外,还有其他行省?”朱元璋沉声道:“之前朕不是太清楚这里面的套路,现在看来其他行省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

  “父皇,儿臣觉得其他行省情况肯定比广东行省要好。”朱标连忙道,广东行省的那些官员基本上是没救了,但是他还是不想朱元璋扩大范围,让更多的官员遭殃。

  “标儿,去让户部的人把最近几年各行省的账目都拿到朕这里来!”

  朱元璋挥手道。

  “是。”朱标无奈应下。

  很快,朱标就从户部取来账册,朱元璋看完之后,脸色再次阴沉下来,“和朕猜得差不多,其他行省的账目也有猫腻,只是没有广东行省那样严重!不过既然朕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那么便不可放过一个!”

  “标儿。”

  “儿臣在。”

  “李善长负责广东行省,你便负责除了广东行省之外的行省,你不用亲自去做,父皇会让都察院、刑部、大理寺去做,你只管好好看着就行!切记不可心慈手软!”朱元璋郑重道。

  “是,父皇。”朱标点点头。

  “对了,你这拿来的账目上为何没有去年和今年北直隶的账目?难不成他们到现在还没有交上来?”朱元璋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问道。

  朱标立即回答道:“回父皇的话,这事儿臣在调取账目的时候也发现了,询问户部官员后,他们告诉儿臣,从去年开始,之北直隶的账目就直接走‘开平银柜’了,在‘开平银柜’的账目当中一切记录得奇尼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户部只需要固定一段时间去开平银柜查阅账目,就能够清楚明白!”

  “更关键的是,北直隶根本不需要派人千里迢迢赶到京城来,因为这些税赋全部都通过‘开平银贵’直接打在了户部的账目上,所以关于北直隶的账目户部并没有封存,不过他们已经去京城的‘开平银柜’去调取北直隶的账目明细了,相信很快就会送过来。”

  通过“开平银柜”直接转账?直接折算为银子?根本不需要派人运输?

  得到这些信息,朱元璋也是一惊,听着这个方式好像挺不错的样子啊!

  就在这个时候,户部尚书郭资走了进来,“陛下,此乃户部、开平银柜以及北直隶布政司三方的账务明细,请过目!”

  朱元璋接过账本,细细看了起来。

  户部、北直隶布政司的账目都没有啥浩看的,朱元璋看起了开平银柜调出来的账目表格。

  这本上写得清清楚楚,每一笔钱是怎么来的,而且每个月都上报一次,打款一次,还很方便、快捷。

  朱元璋看完,根本找不出来半点纰漏,可以说有开平银柜在,北直隶的官员根本不屑于使用什么空白文书!

  本来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在看完北直隶的账目后,朱元璋彻底怒了。

  “看看北直隶的账目,其他行省的人都不羞愧的么!”

  “为什么北直隶就能杜绝什么空印!”

  “郭资!北直隶又如此好的办法,你为何不早点拿出来,在全国各行省推广?!!莫非是你也收了好处?”

  听到朱元璋这样的质问,郭资赶紧道:“陛下冤枉啊!其实关于开平银柜的事情,臣和您提过多次,不过您每次都以开平银柜是欧阳伦所有,所以拒绝使用,臣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额

  朱元璋顿时有些尴尬,因为郭资说的是事实,之前他对欧阳伦的戒心很重,不想让欧阳伦的开平银柜过多参与到朝廷政务当中来,所以每次郭资一开口,就被朱元璋怼了回去,这一波属实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朕只是拒绝,但你可以说出来啊!”

  “下次,无论什么问题、建议,也不管朕是否答应,你都给朕说清楚!”

  “臣遵旨!”

  郭资赶紧应下。

  “你们户部下去研究一下,看看北直隶的方式能不能全国推广,若是可以,拿出个详细的方案来,如此空印滥用之事不就解决了么!”

  之前朱元璋就头疼如此杜绝空印滥用,现在办法算是送到面前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