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坐铁马,夜访新城(求订阅!!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75章 坐铁马,夜访新城(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5章 坐铁马,夜访新城(求订阅!!

  第175章坐铁马,夜访新城(求订阅!!)

  “妹子,陪咱出去走走吧。”

  郁闷的朱元璋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突然开口道。

  “好啊!正好我也想出去转转。”马皇后点点头,“对了,咱们要不要去永安新城看看,听说那里有着这边老城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之前蒋瓛/毛骧都给咱汇报过,欧阳伦搞了个新城区,里面的房子修得格外好看,很多人排着对去买。”朱元璋继续道:“那咱们今天就来个夜探永安新城!”

  两人做好决定,就出门了,这一次为不引人注意,甚至连护卫都没有带。

  走出大酒店,准备坐上二轮车.不对是三轮车了!

  原本人拉的二轮车已经变成了人骑行的三轮车,看到这一幕,朱元璋/马皇后都惊住。

  车夫扭过头,正好看到朱元璋/马皇后两人惊讶的样子,笑着道:“两位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吧!”

  朱元璋沉声道:“你怎么知道?”

  马皇后也是警惕起来。

  “两位别担心,我可不是坏人,像咱们这些车夫都是在衙门备过案的,你们做了我的车,我就得对你们负责,你们要是出事了,我还得负责,所以我现在才是最不希望你们出事的人。”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两位是外地来的,愿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们看到我这三轮车吃惊的神色,要是咱们永安的本地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三轮车夫的一番话,让朱元璋/马皇后二人在放下戒备的同时,也有些尴尬。

  虽然他们二人来永安府也有几次,但现在依旧有种农村人进城的感觉。

  “原来如此,多谢师傅的解释。”马皇后恍然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给你解释清楚也是我的义务。”三轮车夫笑着点点头,“现在三轮车逐渐替代过去的二轮车,也是城内百姓出行的必备工具。”

  “两位要不要尝试一下?”

  朱元璋和马皇后对视一眼。

  “这三轮车看着更先进一些,要不咱们就坐坐?”

  “嗯。”

  随后两人便坐了上去。

  朱元璋感受一番,“嗯,这三轮车比后轮车宽敞一些,坐着也更舒服。”

  “似乎也更为平稳。”马皇后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三轮车夫笑了笑,“两位,这三轮车可是咱们欧阳老爷特意为我们这苦力改进的,以前我也是拉二轮车,但是时间一久,这膝盖/小腿都疼得不行,每天都得用热水泡泡才能缓和一些。”

  “三轮车就不一样了,我可以坐在这上面瞪,用的力比之前少很多,速度还更快,人也没有那么累。”

  朱元璋够着脖子看着三轮车夫坐着的那一部分,只见左右两边有两个踏板,中间还连接着一个铁质圆盘,圆盘边缘是尖锐的突刺,突刺和铁链契合,铁链子的另外一头延伸到了他们座位下面

  好精密的仪器!

  环环相扣,简直就是鲁班神术啊!

  就在朱元璋观摩的时候,三轮车夫也跟他们演示起来,双脚放在左右踏板之上,然后一前一后蹬了起来。

  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整个三轮车开始转动起来。

  “两位客官,这其中运用了什么原理我也不清楚,但只要我用力去瞪,咱们的三轮车就可以向前行进,另外我还可以通过这个把手来控制前进方向!”

  “对了我们给这个装置取了个名字,叫做铁马,不吃草的铁马!”

  三轮车夫兴奋道。

  “铁马.不用吃草”朱元璋无比震惊,“简直是天工造物!”

  “小伦这孩子还真是有一双巧手,若是不当官的话,必定是大明的活鲁班!”马皇后笑着道。

  “他可不仅是活鲁班,还是霍去病.沈万三.这小子.真是人么!”朱元璋内心不禁犯嘀咕起来,很多人因为善长一方面就可以青史留名,而欧阳伦这家伙.仿佛就没有他不会的.也不是全会,起码钓鱼这小子就不是太行!

  就在朱元璋/马皇后震惊于三轮车的时候,车夫开口问道:“两位,还不知道你们要去那里呢?”

  “我们去永安新城。”

  “好嘞,两位请坐好,咱们这就出发了!”三轮车夫说完,便开始瞪起三轮车来。

  很快三轮车便在车夫的驾驶下慢慢移动起来,而且速度也是逐渐加快,虽说速度没有马车那样快,但却比用人拉的时候快上不少。

  “师傅,这.三轮车.贵不贵?”马皇后见朱元璋不好意思询问,便代为开口。

  “这车倒是不是很贵,也就十两银子,不过想要用三轮车在城里拉客,还得买牌照,有了牌照才能拉客,一个牌照就得花一百两银子。”车夫笑着道。

  一百两!

  这对普通百姓来说可不低啊!

  压榨百姓!

  朱元璋脑海里立马浮现这四个字,继续问道:“一个拉人的活居然要收你们一百两,真是黑心,你们难道就没有意见么?”

  “黑心?意见?”

  车夫笑了,“这位客官,我想你误会了,一百两一点也不黑心,要不是有牌照在,很多人都涌进咱们拉车这一行,到时候竞争一大,我们还怎么赚钱?”

  “而且官府发放的牌照是有限制的,其他人要想入行就得买牌照,我们当中要是不干了,也可以将牌照卖出去,一般会收一笔转让费,最后我们不仅买牌照的钱回来了,而且还能赚一笔。”

  “欧阳老爷如此为我们考虑,我们又怎么会有意见呢。”

  额

  朱元璋有些尴尬,本以为这会是欧阳伦压榨百姓的证据,结果被啪啪打脸。

  马皇后看到朱元璋吃瘪的样子,抿嘴一笑。

  “两位去新城,多半也是要购买房产的吧!”车夫再次主动开口。

  “为何这么说?”朱元璋开口问道。

  “这很正常,外地来的商人十个里面有九个会住在大酒店内,而这九个里面又有八个会选择去新城买房落户!”车夫笑着道:“不瞒两位,我也在新城中买了一套房子。”

  “也真是多亏了欧阳老爷,要不是他,我这辈子也住不上那样的好房子!”

  马皇后好奇问道:“师傅,你难道不是本地人?”

  车夫摇摇头,“不是,我是和家人逃荒来的,差点饿死在路上,不过我们一家运气不错,饿晕在永安府边境上,被官府救了,官府的人给我们吃食,然后安排我到工地上打工,就这样我一个月就有四两银子的收入,完全可以养活一家五口人。”

  听到这话,朱元璋顿时有些侧目。

  车夫继续说着,“在工地上做了一段时间,我就攒够了一百多两银子,刚好听到官府招募三轮车夫,我便把钱拿来买牌照和三轮车,一个月现在能够挣七两银子,这已经是我第三个月拉车,早在上个月,我就在新区买了房子,彻底成为了永安府的一员!”

  “欧阳老爷简直就是圣人,如果不是他,不光是我,还有好多人都过不上这种梦幻般的生活。”

  “朝廷那些官员和欧阳老爷一比,都是狗屎!”

  听着车夫的话,朱元璋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马皇后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还听出了一些问题,“师傅,你的钱都花在买牌照和三轮车上了,你又只拉车三个月,就算没有其他花销,你手里的钱应该不会超过五十两吧?”

  “夫人真是聪明,没错,当时我们全家一共只能拿得出四十八两银子。”车夫如实道。

  “四十八两银子倒也能够买一间房子,不过你们全家五口人如何够住?”马皇后关心道。

  “夫人这你就错了,四十八两银子在新城可买不到一间房子,只能买个茅厕。”车夫。

  “啊!”马皇后楞了,“你们全家五口人全部挤在茅厕里面?”

  “不不,我们一家住的是一共四间房子的套房内。”车夫赶紧道。

  马皇后:???

  朱元璋没好气道:“你这个车夫,说话前后对不上,一下说四十八两银子只能买个茅厕,结果又住在四间套房内,难不成你的钱和别人的不一样?”

  “客观你别生气,是我没有解释清楚。”车夫连忙道:“其实在咱们永安府买房,根本不需要付全款,只需要交一笔首付剩下的钱.可以去找开平银柜借。”

  “你家的房子多少钱?”朱元璋皱眉问道。

  “买的时候是五百多两。”车夫继续道:“当时官府出了政策,在永安府有正经工作且没有房子的人可以一成首付,首付只需要五十多两,我自己有四十八两,找朋友凑凑就够了,现在一个月只需要还二两银子就好了。”

  “二两银子?怎么会这么低?”朱元璋越来越迷糊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开平银柜的人跟我说,每月二两银子,一共需要还三十年,当然要是有钱了,也可以选择提前还款。”车夫回答道。

  “三十年?他欧阳伦真的是艺高人胆大啊!”朱元璋不经感叹道:“为了一套房子背上三十年的债务,真的值得么?”

  车夫笑了笑,“客官,有了房子,我们全家就有了永安府的户籍,我儿子也可以就读新城小学,今后还可以上新城中学,欧阳老爷可是说了,只要顺利新城小学毕业,考个秀才没什么问题,若是能从新城中学毕业,考个举人十拿九稳!”

  “我儿子要是能成为秀才.花个几百两银子简直不要太值!”

  听到这话,朱元璋只觉得这是欧阳伦在忽悠人,秀才、举人那是说考就能考上的?

  朱元璋也想劝说车夫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看在车夫满脸狂热的样子,他知道无论他怎么说对方也不会听的。

  “两位客官,新城区到了,你们沿着这条迎宾大道往下走就是。”

  “前面会有一个关卡,你告诉守卫是去看房子的,他们就会让你们进去。”

  朱元璋、马皇后从三轮车上下来。

  “多少钱?”

  “一百文。”

  朱元璋摸了摸身上,尴尬发现没有带钱,马皇后早已预料到,拿出一块碎银递给车夫。

  “多的是给你的赏钱。”

  “多谢客官,祝你们选房愉快!”

  车夫收下钱,麻溜的骑车离开。

  “这新区居然只有象征性的一圈围墙,难道就不怕大军进犯么?”朱元璋淡淡道。

  “重八,这里的布局的确和我们看到过的建筑不一样,有些房子和大酒店一样,是四四方方的大房子,刚刚车夫所说的套房应该就在里面。”

  马皇后指着一片建筑道。

  “一个个像水泥棺材一样,咱可不住。”朱元璋摇摇头。

  马皇后接着又指着另外一片建筑,“那边的房子好像都是独门独户的院子。”

  “嗯,那些院子看着还不错,咱们就去那边看看吧。”

  朱元璋对“高层”一点兴趣都没有,在进入新城后,直奔“宅院区”。

  “汤府?”

  朱元璋和马皇后在‘宅院区’没逛多久,就看到了一家挂着“汤府”牌匾的院子。

  “这该不会是汤和在永安府的家吧!”

  这规模、这装潢比在京城的信国公府还要豪华啊!

  正巧这个时候,宅院大门打开,汤和与女儿汤淼淼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看到朱元璋、马皇后站在外面,整个人都楞住了,揉了揉眼睛,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陛下.皇后??!”

  “你还认得我们啊!”朱元璋阴阳怪气道。

  闻言,汤和当即准备跪下行礼。

  马皇后却是笑着道:“我和重八这次是以商人的身份来永安府的,碰巧路过,无需行礼。”

  汤和在重新站直身体,连忙低声问道:“陛下、娘娘,不知道您二位夜访新城,是有什么事情么?”

  “汤和啊汤和,虽说我和皇后是碰巧来你府邸外面,但你就不打算请我们进去喝杯茶?”朱元璋没好气道。

  “瞧臣糊涂的。”汤和恍然,连忙道:“陛下、娘娘请!”

  “这还差不多。”朱元璋嘀咕一句,然后背着双手,迈步走进宅院内,里面的装饰再一次震撼了他,光是奢华不说,里面的花草树木、假山湖泊的布局也是经过精心安排,让人耳目一新

  “大胆汤和,你可知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