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血漫京城,咬碎后槽牙的朱元璋(求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67章 血漫京城,咬碎后槽牙的朱元璋(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7章 血漫京城,咬碎后槽牙的朱元璋(求

  第167章血漫京城,咬碎后槽牙的朱元璋!(求订阅!!)

  “关于胡惟庸贪赃枉法之事,任何官员都可以上奏!”

  此话一出。

  整个太极殿内一片哗然。

  众臣全都明白过来,这是要变天的节奏了!

  “臣要弹劾丞相胡惟庸!”一名站在靠后的官员大喊一声。

  众人纷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你是?”

  由于对方的官职不高,而且面生,朱元璋一下子都没有想起对方的名字来。

  “臣乃新进户部郎中周斌。”这名官员朗声道。

  周斌?没印象。

  朱元璋心里摇摇头,但还是很高兴有人站出来,周斌这人不错,当即开口问道:“周斌,你想要弹劾胡惟庸什么?”

  周斌看了胡惟庸一眼,沉声道:“臣弹劾胡惟庸结党营私,滥用职权,打压排挤不顺从他的官员!”

  “臣连续六年政绩被评为上等,却迟迟不得到晋升,若不是郭尚书看重臣的能力全力举荐,臣怕是这辈子都只能在地方上!”

  “来到京城,臣多方打听才得知,只因为我曾说过胡惟庸专权,又没有去相府拜码头,所以晋升一再比搁置!”

  听到这话,朱元璋脸色一沉。

  这官员选拔任命那都是有规矩的,胡惟庸居然如此插手,还要选拔规矩干嘛,官员直接让胡惟庸定就是了!

  以前就听说过胡惟庸肆意插手官员任命,但没想到如此严重。

  “郭资,此事可是真的?”

  朱元璋转头看向户部尚书郭资。

  “回陛下,周斌所言句句属实,随着国库逐渐充盈,户部要做的事情越发多了起来,臣便想将一直空缺的户部郎中补上,查询历年官员政绩,发现周斌在地方上做的有声有色、有口皆碑,提拔合情合理,却六年都得不到提升,所以前些日子臣就给陛下上了推荐的奏章,得到了您的同意。”

  “唉,臣当时也很好奇,为何发生如此情况,只不过官员任免,并非臣的职责不敢过多询问。”

  郭资原本就和胡惟庸不对付,现在有机会踩上一脚,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过和周斌的硬怼不同,郭资的话更加有学问,看样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胡惟庸一句,但却处处都在说胡惟庸。

  果然在听了郭资的话,朱元璋脸色就更加阴沉了。

  这边胡惟庸还想解释。

  但是吏部尚书就已经站了出来,“陛下,此事臣都是听了胡惟庸的命令,是他让臣不得提拔周斌,臣不敢不做啊!”

  “你……”胡惟庸瞪大眼睛。

  这还不算完,不光是周斌、郭资以及吏部尚书弹劾胡惟庸,太极殿上百官看到有人开头,并且皇帝朱元璋似乎也支持这样的做法。

  所有人自然也明白了现在的政治方向。

  “陛下,臣要弹劾胡惟庸,任人唯亲……”

  “陛下,臣也要弹劾胡惟庸,纵容亲眷掠夺他人田产!”

  ……

  一时间,之前默不作声的官员纷纷站出来弹劾胡惟庸,甚至有些官员直接从左边袖口里掏出提前写好的弹劾奏章,为啥是左边,不是右边?因为右边写的是赞颂胡惟庸的奏章!

  对于百官对胡惟庸的弹劾,朱元璋内心显得比较平静,毕竟在这之前他就已经通过锦衣卫掌握了不少关于胡惟庸的罪证,他现在只是点一把火而已。

  但同时怒火也是他的心中熊熊燃烧,这个胡惟庸真是胆大包天!

  如果只是一个大臣弹劾,他胡惟庸还能开口反驳,但是几十名官员一起弹劾,光是那气势声浪就彻底压过了胡惟庸。

  胡惟庸只觉得双脚一软直接瘫痪在地。

  不过很快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两名锦衣卫架了起来。

  朱元璋脸上挂着怒意,沉声问道:“胡惟庸,伱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胡惟庸抬头想要张口喊冤枉,但是双目对上朱元璋一双威严怒目,心虚的他又缓缓低下脑袋。

  见胡惟庸不发一言,朱元璋也懒得再过多言语,沉声道:“将这吃里扒外、结党营私、祸害国家的混账东西拖下去,关押天牢,任何人不得探视。”

  “锦衣卫查抄胡惟庸府邸,相关人等一律拿下。”

  “刑部审理胡惟庸案件,凡涉及胡惟庸案件的官员一律严办!”

  “是!”

  随着朱元璋下令,一场政治风暴顷刻间席卷整个朝堂。

  胡惟庸全族被抓,而胡惟庸的党羽也是全部被拿下,涉事官员多达数千人,天下震惊!

  原本大家以为这件事情,朱元璋只会将胡惟庸、陈宁、涂节这样的主犯斩杀,其他人顶多就是罢官流放。

  可朱元璋这一次似乎是起了大杀意,凡是涉及胡惟庸案的官员,全部处死刑,胡惟庸本人施以极刑,据说胡惟庸是被涂满蜂蜜引来蚊虫蚂蚁活活痒死的。

  京城市集口,只从开始处斩胡惟庸案死囚,地面的血水将没有干枯过,鲜血一度漫过脚背!

  上万颗脑袋在这这里被砍掉,据说行刑的刽子手斩首刀都看卷了好几把!

  胡惟庸一党覆灭,对于淮西一党来说,不亚于是一次巨大重创。

  胡惟庸当丞相的时候,他们有多嚣张,胡惟庸案发这段时间,他们就有多畏惧、惶恐!

  虽然胡惟庸一党并不等于淮西党,但却是高度重合,是胡惟庸党的,基本也是淮西子弟。

  面对朱元璋的铁血手段,无论是傲骨文臣,还是不羁悍将,他们能做的就是沉默,在他们眼里这个时候的朱元璋完全杀红了眼,但凡他们敢多说一句,那就得去下面陪胡惟庸。

  随着胡惟庸案渐渐进入尾声,已经两个月过去!

  朝堂内外依旧是一阵肃穆,官员们老老实实在衙门当差,一丝不苟做着事情,不交头接耳,不喝茶闲聊,散班之后也是径直回府,不聚餐、不宴请、不拜访。

  这日早朝。

  太极殿上,百官站得笔直,全都是眼观鼻鼻观心,除了非要的禀报,或者朱元璋点名,其他时候一律不开口,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另外文官最前面的位置依旧空着,那是属于大明丞相胡惟庸的位置,如今却是无人。

  朱元璋端坐在龙椅上,俯眼望去,看着百官神情肃穆的样子,内心颇为满意。

  这才是朕想要的效果啊!丞相作为百官之首,可以轻易的借用百官的力量来和皇帝抗衡,嚷皇帝处处受到掣肘,这怎么能行,皇帝就应该乾坤独断!

  朱元璋如今已经是五十多岁,最为关心的是大明发展,接着就是王朝延续,对于王朝延续他考虑得更对更远!

  甚至可以这样说,朱元璋之所以关心大明的发展,也是为老朱家王朝延续。

  细心培养朱标作为大明的太子储君,将儿子都放出去镇守边疆,为各个儿子编写足够传二十代的字辈……这些都书在为大明延续做准备。

  而在朱元璋看来,这丞相将是大明君主未来掌控大明权柄的障碍。

  他朱元璋在,无论是李善长还是胡惟庸亦或是其他人当丞相,都没有人敢以相权挑战黄泉,这是因为他是开国皇帝,自带无上威严,可若是今后朱标即位,那可就不好说了。

  自古多少贱相当权,最后江山社稷毁于一旦的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

  所以朱元璋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要把胡惟庸干掉,他要干掉的是依旧延续千年的丞相制度!

  胡惟庸作为丞相却是犯下了通敌叛国、结党营私的罪名,涉及人员高达上万人,经过两个月的血腥清理。

  朱元璋已经看到了废掉丞相制度的好时机。

  今天,他便是要达成这个最终目标。

  “诸位爱卿,胡惟庸一案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这两个月来朕觉得没有了胡惟庸一党毒瘤,整个朝堂也是一片清明,就连办事的效率都比以前高了不少!”

  朱元璋微笑着道。

  能不清明么?光是京都的官员就少了差不多四分之一。

  至于办事效率,现在大家当班只敢做事,没事也得找事做,之前的娱乐活动全部都取消,不提高才怪。

  但是大家心里压力大啊!

  这些都是官员们内心的吐槽,当然他们是不敢当着朱元璋的面说出来。

  “陛下圣明!”

  官员们齐声道。

  朱元璋点点头,“因此朕决定从今以后不再设丞相之位。”

  此话一出,原本比较安静的大殿,立马喧哗起来。

  百官们一脸错愕的看向朱元璋。

  本以为朱元璋废了胡惟庸就完了,没想到这是要连丞相之位都要废除,这是要斩草除根啊!

  朱元璋淡淡解释起来,“丞相之位在朕看来已经有些不适合大明今天的情况,将拿胡惟庸来说,他当丞相这段时间以来,靠着朕的信任、丞相的权柄,做了多少事情?”

  “一桩桩一件件你们都是看在眼里的,甚至有些人更是深受胡惟庸的打压。”

  “丞相身为百官之手权利过大,会让人起不臣之心,不利于大明的发展!”

  “一旦丞相与外人勾结,那祸患将是毁灭性的,这次东征若不是朕早有预料,提前做了其他安排,或许今日大明已经被东瀛侵占,你们也成为了阶下囚!”

  “所以朕取消丞相,合情合理。”

  朱元璋这些话,不知道思考了多久,甚至还悄悄在无人的时候练习过很多次,在他看来事情发展到现在,取消丞相制度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然而朱元璋还是小瞧了百官对于丞相制度的拥护。

  朱元璋说完之后,大殿上经历了短暂的寂静。

  接着中书左丞吕昶站了出来。

  “吕爱卿,你是支持朕的吧!”

  朱元璋笑着问道。

  毕竟吕昶前段时间被胡惟庸压得很惨,可以说是朝堂内反胡惟庸的头号人物,相信其对丞相制度也是深恶痛绝。

  然而就在朱元璋期待吕昶旗帜鲜明支持自己的时候,吕昶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朱元璋惊诧。

  “陛下,臣反对废除丞相!!”

  嗯!!?

  朱元璋愣一下,眉头皱起,“吕昶你刚刚没说错话吧,朕再给你次机会,你重新说一遍!”

  吕昶一个瘦弱老头,皮能见骨的那种,此刻却是有种无比坚定的气场,抬起头,朗声道:“臣吕昶反对废除丞相制度!”

  嘶——

  朱元璋目光一凝,倒抽一口凉气。

  这老家伙疯了吧!有毛病啊!

  就在朱元璋准备组织语言攻略吕昶,这个时候其他大臣也都纷纷站了出来。

  “陛下臣以为丞相制度传承千年不绝,自有其道理,万万不可废除啊!”

  “丞相乃是百官之首,辅佐君王处理政务,治国理政,若是没了丞相,短时间或许还可以,时间一旦长了,势必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请陛下三思啊!”

  “臣也反对废除丞相制度!”

  开玩笑!

  丞相仅仅是官职么?

  那是文臣最大政治目标啊!

  出将入相,这是皇帝给文官们画的一张大饼,虽然能吃到这张大饼的官员少之又少,但终归它一直在哪里挂着,大家都有个盼头。

  结果朱元璋现在连这张大饼都不想画了,而且还要他们继续努力卖命,这些大臣有几个能干?

  当然了,原因不止这些,还有像吕昶这种单纯就是为了维护传统的官僚体系,丞相制度可以说是官僚体系中最为核心的部分之一,一旦丞相制度被废除,在吕昶看来,这不是在毁掉他一直以来的信仰么!

  “反了反了!”朱元璋根本没有想到百官们的反应居然会这么大,这让他始料未及!

  朱元璋目光变得阴沉起来,很快再次看向吕昶,朱元璋不傻,他现在很清楚百官反对他废除丞相有很多理由,但只有吕昶这种才是最顽固的存在。

  若是能够让吕昶低头认可废除丞相制度,那么其他反对的大臣便不是问题。

  “吕昶,此事朕已经思考了很久,且心意已决,你当真还要反对?”

  朱元璋沉声问道。

  吕昶眼神中闪过一丝畏惧,但很快重新变得坚定起来,“陛下,臣死谏!”

  “臣还是那句话,丞相制度传承千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皆用之,不能在咱们这里断了!”

  咯咯——

  听到吕昶的话,朱元璋气得差点把后槽牙咬碎。

  “你就不怕朕杀了你!”

  “若是陛杀了臣,能改变主意,臣虽死无憾!”

  “好胆!来人把朕的弓箭拿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