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豪掷七百万打东瀛,咱老朱有钱!!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58章 豪掷七百万打东瀛,咱老朱有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8章 豪掷七百万打东瀛,咱老朱有钱!!

  第158章豪掷七百万打东瀛,咱老朱有钱!!(求订阅!!)

  “东南沿海倭寇匪患困扰我大明多年,倭寇嚣张如斯,朕早有解决此事的想法,只可惜之前财力不足,不过如今我大明国库稍稍充裕一些,北伐连连大捷,也是时候解决此事了!”

  “诸位爱卿可有什么好的建议,尽管说来!”

  朱元璋笑着道。

  别看朱元璋笑盈盈的,但是一双眼睛不停在百万脸上扫视着,几乎每个官员此刻的神色都被他看在眼里。

  那些皱起眉头/面露不满之色的官员,自然是被朱元璋默默记在心里,到时候让锦衣卫好好查查。

  李善长神色了然,似乎已经猜到了朱元璋会这样的打算。

  “陛下,当真决定要对付东瀛么?”

  李善长大声开口问道。

  朱元璋点点头,“君无戏言,再说了朕都砍了这东瀛使臣,就当是提前祭旗,渡海东征东瀛,这事没得商量!”

  “你们要做的就是帮朕想一个完全之策!”

  听到朱元璋如此坚定,百官们也明白这事是非做不可了。

  “陛下,若只是在海上清剿倭寇/海贼,这个好说,直接将咱们的各路水师调动出海即可,可若是想要征服东瀛本岛,这难度丝毫不亚于北伐!”

  “没错,一旦对东瀛动手,我大明便是两线作战,北方近万里的路上防线以及东南沿海近万里海防,都将承担巨大压力,好不容易稳定的局面也将变得动荡起来。”

  “想到拿下东瀛,可以参考北元王朝忽必烈东征以及大唐和东瀛的海战,这里面天气将是最为重要的因素。”

  “综合实力,我大明自然远强于东瀛,但论水师实力却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听说东瀛现在并不是大统一,而是分成了南朝北朝,或许这点我们应该利用一下。”

  宫殿百官们,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此刻都热烈讨论起来,不少武将更是兴奋不已,只要打仗就有军工,以蓝玉为代表的武将此刻最为积极。

  朱元璋听着百官们的讨论,也很是满意,当即开口道:“这次东征东瀛,务必一战定乾坤,所以准备充分很重要。”

  “郭资。”

  “臣在。”

  “国库现在还有多少银子?”

  郭资朗声道:“回陛下,如今户部账上一共有七百八十九万零十两银子,这主要是来自永安府交易所上缴的印花税/永安府捐款/永安府派出徭役费用等等,另外今年秋税很快入国库,除去花销,最终大概能有一千五百万两银子。”

  “哈哈,难道国库有这么多的结余!”朱元璋乐开怀,虽说大部分都靠永安府,但总归是有钱了不是,这可是难得的富裕仗啊!

  而且朱元璋的内帑现在也有数百万,一句话他现在有的是钱!

  “这样.户部调五百万两,再从朕的内帑拿出两百万两,一共七百万两作为这次东征的军费!”

  “传令东南沿海诸省,以各地水师为核心,练兵备战,各地造船厂都给朕运转起来,打造船舶器械!”

  “户部/兵部/工部都给朕行动起来!”

  “是!”

  郭资以及兵部/户部的官员连忙应下。

  接下来朝堂上又讨论了关于这次东征的细节,这些东西最后都会汇中为细则,整个东征计划就成了。

  由于讨论东征的事情,早朝的时间比以往还晚了一个时辰,而在早朝之后,朱元璋更是叫住李善长/郭资/吕昶/蓝玉等文武大臣又到太和殿商议一番,这里面讨论的就更为仔细,涉及到出兵日期/军队调拨等等。

  丞相府。

  虽然身边有两名美妇按肩捏腿,但是胡惟庸脸色却相当难看。

  经历昨天那事之后,胡惟庸越发感觉到不安全,生怕哪天朱元璋也会像杀东瀛使臣那样,把他也给杀了。

  之所以告病请假,就是为了像朱元璋表达服软的意思,当然了这只不过是表面,胡惟庸这样做也是为了稳住朱元璋,好在这段时间内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可如今东瀛使臣已经被朱元璋杀了,而足利直义也落在了欧阳伦手里,他和东瀛的联系几乎断绝,京城内倒是还有一些东瀛人的暗探,只是这些人这会都躲着他,毕竟如瑶曾可是跟着他进入皇宫然后被朱元璋杀的。

  一边是朱元璋的血腥警告,另一边又和重要盟友东瀛失去联系。

  难道要派人亲自去一趟东瀛,可这一来一回局势怕是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根本来不及啊!

  就在胡惟庸焦急不已的时候,下人匆匆来报。

  “相爷,陈宁大人和涂节大人来了。”

  “快请进!”听到是陈宁/涂节二人,胡惟庸很是高兴,毕竟他现在明显被朱元璋敲打,不少大臣都对他避之不及,这个时候还能来的人,绝对是铁杆盟友。

  很快,陈宁/涂节二人便走了进来。

  见两人脸色十分凝重,胡惟庸连忙问道:“陈大人/涂大人,你们二位为何是这翻神情,莫非是今天早朝出了什么事情?”

  陈宁/涂节对视一眼。

  “胡相,陛下今天早朝决定要东征东瀛!现在户部/兵部/工部都已经动起来,估计等准备工作做好,舰船造起,大明就要对东瀛动手了。”

  “一旦大明和东瀛打起来,咱们可就不好做事了。”

  陈宁/涂节二人作为胡惟庸的铁杆盟友,也知道胡惟庸和东瀛关系匪浅,两边打起来,便是你死我活,他们再想借助东瀛的力量就难了。

  “这么大的事情,伱们怎么不开口阻拦?”胡惟庸沉声道:“你们都是御史,一旦和东瀛开战,大明便是两线作战甚至是多线作战,相当危险,百官应该都清楚啊!”

  陈宁/涂节苦笑不已。

  “胡相,这些我和涂大人都有讲,甚至就连李善长大人也都开口了,不过陛下这次好像是真的下定决心,你应该清楚,陛下要是做了决定,咱们反对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胡相,东征之事已经没有回旋的可能,若是还想得到东瀛人的帮助,我们或许该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东瀛!”

  闻言,胡惟庸也觉得很有道理,但现在他去那里通知东瀛人?

  实在不行,就真的只能是派人去一趟东瀛了。

  “此事本相已经知道了,你们二人最近盯死朝堂上的事情,一有重要情况就立即跟本相汇报。”

  “明白!”

  “请胡相放心。”

  “此刻锦衣卫估计正盯着本相府上,你们来的时候可是通过密道进来的?”胡惟庸沉声问道。

  “这点我们二人早就猜到了,所以是通过易容换装再从密道来这里,锦衣卫的人此刻还以为我们二人在茶楼呢!”涂节笑着道。

  “锦衣卫是厉害,但是咱们早就有准备,哈哈。”陈宁也是颇为得意道。

  “虽然我们准备比较充分,但是千万不要大意,接下来只会越来越危险。”胡惟庸严肃道。

  “是。”

  “那胡相,我们就先退下了。”

  随着陈宁/涂节的离开,胡惟庸脸色沉闷的坐在椅子上,这二人带来的消息,让胡惟庸越发担忧,作为丞相东征东瀛这样的消息还要通过别人的告知,这样的信号已经很明显了。

  废相!

  这个词语第一次出现在胡惟庸的脑海里。

  之前在胡惟庸看来,就算他做错了事情,顶多会被朱元璋罢免,但是以他在朝堂上的地位以及威望,外加上不少官员都以他马首是瞻,用不了多久他就有可能重新回到相位上。

  就算真回不去,也能学李善长一样隐退,推荐淮西党另外的人成为丞相,做个对朝堂政事有很大影响力的富家公。

  可在经历朱元璋当着他的面斩杀东瀛使臣,以及“东征东瀛”这样大决策都已经不通知他这两件事情后,他越来越意识到朱元璋的真正目的。

  “朱元璋不仅仅是要罢免我,而且还要废除丞相!!”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成功!丞相制度已有数千年历史,岂是他想废就废!!”

  “他这是要站在所有文官的对立面!”

  就在胡惟庸面目狰狞低吼着的时候。

  管家小心翼翼走进来,“相爷,外面有个自称是东瀛使臣的人求见。”

  “东瀛使臣?他们不是都被朱.陛下给杀了么?那里来的冒牌货,不见!”胡惟庸怒吼道。

  “是!小的这就赶他们走!”管家连忙道。

  “等等。”胡惟庸突然又将其给叫住。

  “相爷?”管家疑惑问道。

  胡惟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考虑片刻,开口道:“只有他一人么?”

  “只有一人,穿着打扮都和大明人无异,能同时说流利的汉语和东瀛语。”管家如实道。

  “让他进来。”

  “是。”管家点点头。

  没过多久,一名中年男子被管家带了进来。

  “你先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胡惟庸沉声道。

  “是,相爷。”管家赶紧退下。

  等管家走后,胡惟庸目光落在中年男人身上,“东瀛使臣已经被我大明皇帝杀死,说吧,你是何人?”

  中年男人浅浅一笑,“胡丞相,大明皇帝杀死的不过是假的东瀛使臣,而我才是真正的东瀛使臣。”

  “就你?”胡惟庸冷声道:“东瀛使臣有东瀛天皇的国书/策宝/通关文牒等等,你有什么?你不会以为单凭你一句话,本相就会相信你吧!”

  “胡丞相所说的这些,我也有。”中年男子说完,便从后背包裹里面掏出一叠文书。

  胡惟庸接过这些文书一看,脸色猛的一变,“这是国书.这是策宝还有通关文牒/使臣名录你真是东瀛使臣?!”

  “当然!如假包换!”中年男子傲然道。

  “既然你是东瀛使臣,那如瑶曾又是什么人!!?”胡惟庸疑惑道。

  “他自然也是东瀛使臣,只不过他比较笨,就和他主子一样!”中年男子笑着道:“胡丞相,你看清楚了,我是光明天皇派来的使臣。”

  “光明天皇?不是后醍醐天皇么?你们东瀛天皇换人了?”胡惟庸恍然,“你是足利家族的人!足利尊氏扶持了个傀儡天皇!”

  “不愧是大明丞相,我都还没有说,便被你猜到了。”中年男人有些意外道。

  胡惟庸反而是淡定下来,“这有什么的,我泱泱华夏历史悠久,你们东瀛岛上发生的那点事情不知在我华夏大地上演多少遍了,本相虽然没有见过足利尊氏,但也通过几封书信,一看他就是个权臣,绝对不会甘心当后醍醐天皇的手下,扶持自己的傀儡天皇不过是时间问题。”

  “之前一直是后醍醐天皇派人来大明,你们东瀛在对外上也颇为一致,现在看来是真的撕破脸皮了。”

  “罢了,这些都跟本相没有什么关系,足利尊氏比后醍醐天皇要强,你来找我,可是相找本相合作?”

  中年男人点点头,“的确如此,放眼整个大明,胡丞相绝对是我们东瀛的最信赖的盟友,这次来就是想要请胡丞相帮忙的。”

  胡惟庸白了中年男人一眼,“本相凭什么帮你?帮了你们,本相又能获得什么好处?”

  中年男人似乎早就考虑到这一点,直接开口道:“我足利家很快就可以将后醍醐天皇所在的南朝消灭掉,到时候东瀛将会再次统一,没有内战的东瀛,将可以直接派兵帮助丞相阁下颠覆朱元璋的政权,到时候丞相阁下是自己当皇帝还是扶持一个傀儡,都将由你自己决定!”

  不得不说,听到这样的话,胡惟庸心动了。

  若真是有东瀛人的帮助,到时候大明北部边境以及东南沿海大战一起,若是战斗不利,他再趁机出手,就有极大可能将朱元璋从皇帝位置上赶下来。

  朱元璋一个乞丐都能够当皇帝,他胡惟庸又为何不能当皇帝!

  想到这里,胡惟庸沉声道:“你来得正好,我这里刚好有个重要消息,那就是大明皇帝朱元璋要对你们东瀛下手,这一次不是说说而已,你们要尽快做准备。”

  “至于大明军队这边得的部署细节,本相后续会逐步通知你们。”

  “你先要做的就是把消息传递回东瀛,同时联络上东瀛在京城的暗探,若是做不到这一点,你也不配跟本相合作。”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足利义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