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刚刚只是驱赶,说着说着就成斩首了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57章 刚刚只是驱赶,说着说着就成斩首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7章 刚刚只是驱赶,说着说着就成斩首了

  第157章刚刚只是驱赶,说着说着就成斩首了?!(求订阅!!)

  又是你这家伙!!

  朱元璋见胡惟庸再次站出来为东瀛人说话,眼神一下冷了下来。

  感觉到朱元璋冷冷的目光,胡惟庸也是内心一颤,不过他可是答应过这东瀛使臣如瑶曾,若是这个时候不开口,那后面东瀛人也不会再帮他。

  所以即便是冒着有可能触怒朱元璋的风险,胡惟庸还是站了出来。

  “胡丞相,你说说朕为何要三思啊!”

  朱元璋眼神盯着胡惟庸,透着一丝杀意,语气深沉,“丞相”二字更是重音。

  呼——

  胡惟庸此刻已经打算豁出去了,反倒是镇定下来,开口道:“陛下,正如臣之前所说,袭扰我大明海岸的倭寇并非全部都是东瀛人,我们不应该如此敌视东瀛。”

  “菊花岛海战臣也有听闻,不得不说欧阳驸马的确有几分本领,居然能够创造出一支强大的舰队,不过目前我大明也就只有欧阳驸马这一支战队能与东瀛舰队一战,真要是进攻东瀛本土,力量还是薄弱了些,毕竟就连元朝巅峰时期,就连过去强大的元朝,两征东瀛都以失败告终,我大明如今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这时候,被侍卫压着的东瀛使臣如瑶曾大声呼喊起来,“我大东瀛乃是神风国度,有天神庇护。你们大明若是敢进攻东瀛,必定遭受神风的摧毁!”

  朱元璋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脸色也是越发难看。

  胡惟庸则是继续道:“陛下,如今东瀛主动派使臣来我大明,这也是表达了他们的诚意,若是我们双方能够结成友邦,甚至是盟国,臣有信心在最短时间呢,解决掉东南沿海倭寇猖獗的问题。”

  “您不是同意让永安府开海了么?只要大明和大东瀛同修和好,双方便可以加强贸易,到时候贸易发达了,上交的税收也就变多了。”

  “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闻言,朱元璋内心冷笑得不行,这胡惟庸到底收了东瀛人多少好处,居然如此为其说话。

  东瀛乃是大明海防大患,从刚刚的交谈看来,对方根本没有任何诚意想要和大明交好,之所以嘴上说要交好,不过是为了大明放了抓他们的人!

  与东瀛交好,不亚于与豺狼同行,迟早要被咬上几口。

  胡惟庸避重就轻,只谈好处,坏处那一点不说,屁股早就从大明歪到东瀛去了。

  朱元璋此刻并没有太过生气,反而是很失望,毕竟胡惟庸这个丞相算是他朱元璋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对胡惟庸也是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现在看来之前花的心思以及数次给的机会,终究是错付了。

  猛然间,朱元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山匪围攻抚宁’!

  那些山匪表面上是围攻抚宁县,但实际上却是奔着他朱元璋来的,当时各种证据表明,这山匪身后有幕后黑手,最终确定幕后黑手是东瀛倭寇,可倭寇又是从那里获得他的信息和行踪?

  这个人一直没有查出来,而今天胡惟庸的表现却是不得不让朱元璋起疑。

  另外菊花岛距离永安府不远,那么或许就是那伙倭寇组织了‘山匪围攻抚宁’,这一切就说得很通了,东瀛倭寇的计划还是很好的,先是搅乱永安府,企图解决他和欧阳伦,接着在拿下辽东。

  但很可惜,他们遇到了欧阳伦,想不到永安府的百姓如此凶猛,想不到会突然冒出一支几乎无敌的远洋舰队!

  不得不说,真要是让这个计划成功了,那么正在发展壮大的大明将会一下子进入到混乱时代。

  想到这里,朱元璋对东瀛更加厌恶了,对胡惟庸的感官也是跌落谷底。

  胡惟庸啊胡惟庸,伱其他事情朕都可以给你机会,但若是这内奸是你,那就别怪朕不客气。

  不过这些都只是朱元璋的推测,并没有实质证据,这个时候将这些猜想说出来,得到的只可能是胡惟庸/东瀛使臣如瑶曾的矢口否认!

  不着急。

  朕有的是时间跟你们玩!

  “胡丞相,那依你之见,我大明该如何?”

  朱元璋沉声问道。

  听到朱元璋这话,胡惟庸内心一喜,还以为朱元璋被他说动了,当即道:“陛下,臣以为,咱们首先应把关押在我大明的东瀛人全部释放,交给如瑶曾带回东瀛,以彰显我大明宽厚仁德。”

  “继续。”朱元璋淡淡道。

  “臣还以为,上次菊花岛之战,东瀛人死伤近万,这意味着东瀛有近万家庭失去家中的顶梁柱,妻子失去丈夫/父母失去儿子/孩子失去父母,这是何等的人家惨剧,因此我大明应该出一笔钱,用于抚恤这些死亡东瀛人的家人!”胡惟庸言辞恳切,无比真诚。

  如瑶曾等东瀛使者听到这话,看向胡惟庸的眼神充满了感动,要不是朱元璋在这里,估计要抱住胡惟庸痛哭起来。

  朱元璋龙袍下的双手早已紧紧握紧,但脸上依旧平静,淡淡道:“按照胡丞相所说,我大明该赔东瀛一笔战争款项?”

  “不不,陛下,不是赔钱,而是赏赐是您对东瀛人的赏赐!”胡惟庸虽然铁了心的要帮助东瀛,但是还没有糊涂到让朱元璋赔钱给东瀛,毕竟他很清楚,朱元璋好面子,赔钱那不是战败者才该做的事情么,所以用赏赐是最恰当的,既照顾了朱元璋的颜面和虚荣心,也给东瀛人弄到了实惠,谁都得夸他会办事!

  很显然,这一次胡惟庸猜错了,而且朱元璋掩饰得很好,胡惟庸也并未发现朱元璋有什么异常。

  “如此一来,大明和东瀛的关系得到缓和,之前如瑶曾使臣也说了,东瀛愿意帮助大明对付倭寇/海贼,我们只需要花费一些钱财而已,一旦东南沿海的倭患解决,那我们完全可以将修建海岸防线的钱省下来,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胡惟庸早就得到了消息,信国公汤和被朱元璋派去了东南沿海修建海岸边防,据说筹集了不少钱,这件事情他这个丞相也是事后才知道,这让他很不爽,还有就是眼热这笔钱,只要海防线不修了,这笔钱也就空出来,他作为丞相有很多办法,重新决定这笔钱的用处,无论是用来拉拢人,还是用来做政绩,受益人都是他。

  除了钱外,东瀛那边对于这道海防线也很忌惮,委托他想办法破坏掉。

  胡惟庸趁机提出来,只要朱元璋答应,那便是妥妥的一石二鸟!不.是多鸟!

  “还有么?”朱元璋压住胸中怒火,继续问道。

  “臣暂时就想到这么多,若是后面想到,再禀报陛下。”胡惟庸笑着道。

  砰!

  朱元璋猛得一拍龙案,沉声道:“既然你没有话说了,那朕可就有话说了。”

  “你让朕将关押在大明的东瀛人放掉,呵呵,这根本没有可能,入侵我大明,杀我大明子民,朕绝不会可能放过!”

  其实这些人都在欧阳伦手里,就算朱元璋想要放,也得去找欧阳伦,据欧阳伦的奏章描述,这些被抓的东瀛人都被安排去挖煤矿了,经常发生矿难,东瀛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欧阳伦写的奏章里还说想去东瀛岛再抓些东瀛人奴仆来呢。

  之前朱元璋一直没有同意,但是现在看来可以同意了。

  额

  听到朱元璋的话,胡惟庸直接傻眼了。

  不过朱元璋的话还没有完,继续道:“至于你说给东瀛人一笔钱,用来抚恤在菊花岛海战上被杀死的东瀛人,哼哼,朕把这些钱给到兴城/菊花岛牺牲的士兵以及当地被杀害百姓亲人手中,不比这个好?”

  “倘若朕真给了东瀛前,后世百姓不知道该如何骂我朱元璋呢!”

  “你想让朕当千古罪人,真是好心思!”

  “你提到菊花岛海战,倒是让朕想起那一战朕损失了数万士兵和百姓,而这些都是因为东瀛的入侵导致。”越说越气,朱元璋看了如瑶曾一眼,“朕当初派了好几次使臣,都被你们东瀛人给斩了,今日朕也斩杀一下东瀛使臣。”

  “来人纳,把这些个东瀛使臣给朕拉出去斩首!”

  嗯嗯?!!

  听到朱元璋最后一句话,胡惟庸和东瀛使臣都懵逼了。

  胡惟庸:怎么说着说着要杀人了呢?

  如瑶曾:刚刚只是驱赶出京城,这会就成斩首了?

  “是!”

  侍卫收到朱元璋的命令,当即拖着包括如瑶曾在内数名东瀛使臣往外走。

  “陛下!不能”胡惟庸见状,连忙上前劝说。

  但朱元璋狠狠瞪了胡惟庸一眼,“胡丞相若是再劝,那便和东瀛使臣一起!”

  “这”感受到朱元璋浓浓的杀意,胡惟庸怕了,脑袋一缩,不敢再开口。

  “胡丞相,求我!”眼见朱元璋真的要杀自己,如瑶曾慌忙向胡惟庸求救,不过胡惟庸根本不理会。

  “胡惟庸你若不救我,东瀛不会放过你,还有.”如瑶曾大声叫喊着。

  啪——

  胡惟庸上前一步,猛的一巴掌抽在如瑶曾脸上,“无耻东瀛人,本相不过是念在你们飘洋过海来大明不容易,所以才愿意为你们说话,但你们太过目中无人,自寻死路,本相也救不了你们!”

  咔嚓——

  胡惟庸一边说着,一边还动手卸掉如瑶曾的下巴,后者只能支支吾吾,无法言语。

  很快,数名东瀛使臣就被拖了下去,没过多久,侍卫们端进来几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启禀陛下,都已经全部斩首!”

  “好!”朱元璋摆摆手,“尸体拿去喂狗吧。”

  “是。”

  随着侍卫们端着人头离开,太和殿内的氛围瞬间冷了下来。

  朱元璋看着低着头的胡惟庸,沉声道:“我大明一朝,不和亲不割地,这是规矩,若是你连这点都不明白,这丞相你也不用当了。”

  “滚下去给朕好好想清楚!”

  “臣知错,下去一定好好反省。”朱元璋当着他的面斩杀了东瀛使臣,给了胡惟庸极大的震撼,现在他只想回到府上好好冷静冷静。

  “臣告退!”

  胡惟庸躬身行礼,然后缓缓退出太和殿。

  看着胡惟庸慌张的背影,王忠不忍道:“陛下,这样做是不是对胡丞相太狠了些?”

  王忠很清楚,虽然这东瀛使臣太过作死,但朱元璋之所以杀他们,主要还是为了震慑胡惟庸。

  “狠么?”朱元璋冷声道:“朕还觉得轻了。”

  “还有你,胡惟庸跟着东瀛使臣一起过来,你为何不提前禀报?”

  噗通——

  王忠赶紧跪在地上,“陛下,臣一时糊涂,想着胡丞相不是外人,所以就没有多嘴!”

  “起来吧,再有下次,你就不用在皇宫里当差了。”朱元璋淡淡道。

  “多谢陛下。”王忠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缓缓起身。

  第二天早朝。

  丞相胡惟庸告病请假,这让不少大臣有些意外。

  朱元璋坐在太极殿龙椅上,见胡惟庸没来,也是心知肚明,明显是昨天被吓到了。

  做皇帝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得让下面的人畏惧你。

  “胡丞相昨天夜里染了风寒,身体不适,已经派人找朕请了几天假,朕已经允了。”

  “吕昶。”

  “老臣在。”头发花白的吕昶站出来。

  “胡惟庸不在的这几天,就由你主持中书省事务,不可懈怠!”朱元璋淡淡道。

  “是。”吕昶又惊又喜,他不过是中书右丞,正常来说胡惟庸告假,那中书省的事务要么是皇帝亲自处理,要么也是由中书右丞相代理,不会轮到他。

  看来陛下还是很看重自己啊!

  “请陛下放心,老臣一定尽心尽力完成,一直等胡丞相病好归来!”

  “嗯。”

  朱元璋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李善长站了出来,“陛下,老臣听闻昨天陛下下令斩杀了东瀛使臣数人,此事可是真的?”

  “李善长,你消息很灵通啊!朕正准备说这个事。”

  “没错,朕的确杀了东瀛使臣数人,另外朕不仅要杀他们,而且还要出兵攻打东瀛!一举荡平东瀛!”

  此话一出,整个太极殿一片哗然,百官脸上皆是满脸惊诧,朱元璋这一波属实是来得太突然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