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恒大恒大恒久永大!(求订阅!!)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56章 恒大恒大恒久永大!(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6章 恒大恒大恒久永大!(求订阅!!)

  第156章恒大恒大恒久永大!(求订阅!!)

  刚刚站起来的赵四,‘噗通’一声直接跪下。

  “欧阳大人,这钱我算您投资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赵氏建筑”的大老板,作为大老板,还请您给重新起名字!”

  赵四无比虔诚的说道。

  闻言,欧阳伦楞了一下,随机笑着道:“难怪你这家伙能发展起来,还真是灵活,在永安府能让我投资的商社,基本上到最后都能够上市,你是打算借着我的名号,打造出第二个建筑商社股啊!”

  赵四被欧阳伦戳穿想法,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的确有这个想法,随着永安府的发展,现在想要在股票交易所上市,最少也得有五百万两银子的资产才能生气上市。

  若是能够让欧阳大人入股,那今后商社的发展就根本不用担心了。

  “虽然伱这想法心机了些,不过我倒是挺看好你,这钱我投了。”

  “至于新商社的名字.就叫恒大吧。”欧阳伦也懒得去想,随口说了一个前世比较出名建筑商的名字,‘开平建筑’是官方商社的代表,‘恒大建筑’就是民营建筑的代表,相互竞争合作,才能让建筑业蓬勃发展。

  “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恒大恒大.恒久永大好名字!!”赵四欣喜点头,“多谢欧阳大人赐名,今后商社就叫‘恒大建筑’!”

  “请欧阳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将‘恒大建筑’经营好!”

  “嗯。”

  就在这个时候,周保慌忙跑了进来。

  “老爷老爷!”

  “又有什么事情啊!”欧阳伦有些不耐烦道。

  “欧阳大人,那小的就不打搅您了,先告退!”赵四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让欧阳大人暴捶一顿出气,他心里也好受了很多,而且看到欧阳大人如此淡定的样子,多半也没事,毕竟传言欧阳大人那可是两次被关进天牢却能全身而退的男人!

  甚至还有意外之喜,他的商社被欧阳大人投资,即将起飞!!

  很快,‘恒大建筑’将会成为‘开平建筑’外最厉害的建筑商社!

  这下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自己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想到这些,赵四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周保看着赵四肿成猪头的脑袋,也是一阵侧目咂舌,目送赵四离开后,连忙道:“老爷,这人是不是有毛病,被打成猪头了,还笑得这么开心。”

  欧阳伦白了周保一眼,“我给你一百万,你开不开心?”

  “一百万!那当然开心了!”周保毫不犹豫点头。

  “那要是我打你一顿,再给你一百万呢?”欧阳伦继续问道。

  “给我一百万,别说打一顿了,打十顿都没有,只要留一口气就好”说着,周保立马反应过来,“老爷,你真的给那人一百万??!”

  “嗯。”

  “老爷,你想打人,为何不叫我啊!我跟着你鞍前马后,任劳任怨,不该便宜外人,要打也打我啊!”周保顿时有种痛失百万的感觉。

  “滚,你也是个贱皮子!”欧阳伦骂道:“赶紧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哦!”周保反应过来,连忙道:“老爷,就在你出海的这段时间,有两拨东瀛人来找您,说是想和你谈谈大明和东瀛关系问题,我知道你不喜欢东瀛人,所以我把他们安排在猪圈旁了。”

  “今天他们向我强烈抗议,我这才想起来,你看看要不要见见他们?”

  “东瀛人?带钱来了么?”

  “没有,一个个等着一双木屐,没看到有什么值钱的。”

  “没带钱那就不是来赎人的,讨论和大明的关系?找我干嘛?让他们去京城找老朱!老子没空见他们。”欧阳伦不耐烦道。

  “好的。”

  京城。

  太和殿。

  在得知北边四省已经就百姓迁移一事达成一致后,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了下来。

  “陛下,有外国使臣来访!”

  王忠走进来说道。

  “哦,这还没到朝贡的时候,是哪国使臣来了?”朱元璋好奇问道。

  “是东瀛。”

  “倭寇?”朱元璋眉头一皱,“他们这个时候来干嘛?”

  “算了,让他们进来吧。”

  在朱元璋看来,这东瀛使臣多半是为了渤海菊花岛海战而来,毕竟根据欧阳伦/刘益的奏章描述,在菊花岛消灭的倭寇中最少有一半是真的东瀛人。

  吃了这么大的亏,派个使臣过来探探情况,这再正常不过,只是不知道这东瀛使臣的态度如何?是兴师问罪还是苟且求和,要是这东瀛使臣敢在他面前嚣张,就让欧阳伦再去收拾东瀛一顿!

  这样一想,朱元璋心情好了不少。

  咱老朱女婿当中还是有可堪一用的啊!

  很快,数名身材矮小/穿着东瀛服侍的男人走了进来,另外和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胡惟庸。

  隐隐间,还闻到一股猪屎味道。

  “胡惟庸,你进来干什么?”

  朱元璋看到胡惟庸,眉头当即皱起,沉声问道。

  “回陛下的话,这东瀛使臣正好是由臣接待的,所以便陪着他们一起过来,这事王公公知道。”胡惟庸赶紧解释道。

  “陛下,丞相大人的确是一直陪同东瀛使臣。”王忠连忙道。

  朱元璋点点头,眼神玩味,传言胡惟庸和东瀛人关系不错,如此看来此言不虚。

  “大明皇帝阁下,我乃后醍醐天皇派出的使者如瑶曾,此次前来为的就是向贵国讨要两个人!”

  听着这东瀛使臣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是打了败仗的样子,反而有种他来找你,那是给你面子的感觉,这让朱元璋很不爽,都懒得看这东瀛使臣的样子。

  “贵国纵容倭寇在我大明海岸边境肆虐,其他事情不谈,先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不然一切免谈。”

  朱元璋淡淡道。

  “陛下,臣以为沿海倭寇之事也不能全怪罪在东瀛身上,毕竟海上那些倭寇其中不少是北元/张士诚/陈友谅残存势力,他们假借倭寇之名骚扰我大明边境。”

  胡惟庸缓缓开口。

  嗯!?

  听到这话,气得朱元璋双目瞪向胡惟庸,仿佛在质问你这家伙到底是大明的丞相,还是东瀛的丞相?

  或许是心里发虚,说完胡惟庸就把脑袋低了下去。

  东瀛使臣如瑶曾见状,嘴角微微上扬,“大明皇帝阁下,贵国丞相都说了你们海岸问题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大东瀛无关,所以此事还得是你们自己去解决,当然了,如果贵国需要我大东赢帮助,那就得拿出求人的态度,首先把我们的人给放了,同时给予我们最大的补偿!”

  听到这话,朱元璋那是气得肺都要炸了,要不是有外人在场,他恨不得把胡惟庸拉出去剥皮塞草,但冷静下来,又觉得好笑,这东瀛人以为有胡惟庸帮助就能拿捏大明?拿捏他朱元璋?

  这未免也太可笑了。

  还是欧阳伦那小子说的对,这东瀛就是生有反骨的贱骨头,说他们是狗那都是对狗的侮辱!

  “呵呵,朕根本不记得你们有人落在我大明手中,或许是朕记性不怎么好,能不能麻烦东瀛使臣告诉朕一下,你们的人是怎么落在大明的?”

  朱元璋笑盈盈问道。

  “这”

  东瀛使臣如瑶曾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菊花岛海战那是他们最不想提及的事情,近一万东瀛水师精锐全军覆没,虽然那是足利家族的军队,但他们也是感觉到无比的丢脸。

  当然了东瀛人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而是会换一种逻辑说法。

  “大明皇帝阁下,前些日子,我东瀛一支船队在海上自由航行,却是被一支舰队无故攻击,手段卑劣,残忍血腥,近万名东瀛人葬身大海,这是赤裸裸的屠杀!对此我大东瀛表示强烈谴责!”

  “而这支舰队悬挂的是你们大明的日月国旗,事后我们通过多方调查,最终确定行凶的就是隶属于大明永安府的一支舰队,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找大明皇帝阁下要个说法!”

  或许是这谎话连东瀛使臣自己都相信了,并彻底带入进去,越说越是气愤,直接要朱元璋给说法。

  不知廉耻/厚颜无耻/颠倒黑白.朱元璋脑海里蹦出不少词语,但都无法描述这东瀛人起码脑回路和不要脸程度。

  “海上自由航行?呵呵,朕问你,你们在那里自由航行?”

  “在渤海,海洋不属于你大明,我东瀛船队行驶没有任何问题!”东瀛使臣如瑶曾傲然道。

  “哼,你们是在渤海菊花岛入侵!残杀我大明百姓,还企图攻下我大明重镇兴城!居然还敢恬不知耻的说你们无辜!”朱元璋怒吼道:“你们才是入侵者,是豺狼,现在豺狼被干掉了,你来跟我讲你们是受害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别说灭你们一支舰队了,若是惹毛了朕,朕直接派水师天天去你们东瀛本岛转转,别担心,朕暂时不想打下东瀛岛,也就是学着倭寇的样子时常劫掠!”

  “这就叫做.寇可往,我亦可往!!”

  听着朱元璋的话,东瀛使臣如瑶曾楞住了,神色中透着慌张疑惑,他万万没有想到大明皇帝这一次的反应这么大,过去东瀛也曾派使臣来大明,虽然双方谈得不是太友好,但是都比较克制,要知道他大东瀛曾经可是击败过大元朝的进攻,现在的明朝和元朝相比,还差了些,这也是东瀛人的底气所在。

  而且朱元璋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即便是对东瀛很不满,但也没有想过真要派兵进攻东瀛岛。

  可今天的语气根本不像是恐吓,而是真有这样的打算。

  这让东瀛使臣有些怕了。

  如果大明皇帝派出的是其他水师还好,若是那支歼灭了他们近一万水师精锐的无敌舰队,那东瀛岛今后怕是不得安宁了。

  看着东瀛使臣被自己怼的不敢开口,朱元璋心里颇为痛快,继续道:“朕不止一次派遣使臣去东瀛与你们商议,可你们倒好,直接将朕的使臣杀害!”

  “仗着自己是岛国,就如此肆无忌惮,真当我大明好欺负么?”

  “明明自己是入侵者,不来赔罪道歉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恬不知耻的跑来找朕要人,不给就威胁?”

  “朕真想问问你们,是谁给了你们这样的勇气?”

  朱元璋态度坚决,言辞犀利,胡惟庸在一边听着,也是内心惊惧不已,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在对待东瀛问题上比较温和的朱元璋,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强硬起来,难道他就不怕因此导致和东瀛全面交战,大明从此两线做战,最后陷入绝境么!

  东瀛使臣如瑶曾也是无比懵逼,他很想回怼,但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要这么做,目前东瀛岛内部处于南北朝分裂阶段,一旦和大明交恶,真要是打起来,若是南北朝能够同仇敌忾还好,若是各怀异心,东瀛怕是有灭亡之祸!

  越是弱小自卑之人,越是色厉内荏!

  “大明皇帝阁下,我还是劝你冷静一些,大明这个时候和我大东瀛交恶并不是一件好事!”

  “还请你认真考虑我们的条件,交出我们的人,大明和大东赢方可以永结友好!”

  即便是说不赢,但东瀛使臣如瑶曾也不曾放下姿态。

  朱元璋早就看不惯这货了,直接开骂,“混账东夷,不过是区区弹丸之地,就敢找我大明谈条件,朕.从未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就你也配站在朕的面前要人?!”

  “真想要人,也可以,让你们那个什么天皇,三步一拜/五步一扣,来到从东瀛来到朕的面前,称臣纳贡,跪拜求罪,朕才会考虑和你们大东瀛交好!”

  “来人纳!”

  “陛下!”

  数名侍卫从宫殿中走出。

  “朕忍你们很久了,把这几个浑身散发着猪屎的家伙,给朕丢出皇宫不.是京城!”

  “是!”

  数名侍卫蜂拥而上,架起东瀛使臣数人就准备往外宫殿外走。

  “胡丞相,帮我们说说话!”

  “胡丞相!”

  见朱元璋来真的,东瀛使臣如瑶曾连忙看向胡惟庸。

  胡惟庸连忙上前道:“陛下,还请三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