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皇帝陛下,你女婿胡作非为,你管不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54章 皇帝陛下,你女婿胡作非为,你管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4章 皇帝陛下,你女婿胡作非为,你管不

  第154章皇帝陛下,你女婿胡作非为,你管不?(求订阅!!)

  “这是怎么回事?”

  朱元璋再三确认,这堆叠成山的奏章啊是真的!

  “朕昨天不是已经将挤压的奏章都处理完了么?这一晚上过去,为何堆这么多了?”

  听到朱元璋的问询。

  王忠连忙走过来解释,“陛下,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问了夜里当值的小太监,说这些都是今天早上下面送过来的,而且都是五百里加急的奏章,涉及山东/山西/河南等地!”

  “山东.山西河南”朱元璋嘀咕一番,猛然抬头,“都是北边.该不会是北元打进来了吧!”

  想到这里,朱元璋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龙案前,拿起一份奏章翻阅起来。

  嗯!?

  看完第一本奏章,朱元璋顿时一愣,接着又拿起一本奏章,看完脸色逐渐阴沉,接着地第三本第四本.第五本.很快就将龙案上的奏章看完。

  与此同时,朱元璋的脸色也是越发难看起来。

  “陛下,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您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王忠小心翼翼道。

  朱元璋没有回答,一双虎目瞪圆,眼中透着愤怒/惊诧/疑惑等复杂神情。

  好消息,并不是北元打过来了,大明江山没有受到一点点缺失。

  坏消息,这事又又和欧阳伦那小子有关!

  堆叠的奏章都是山东/山西/河南三省各布政使以及下辖各州府主官写的奏章,这些奏章内容极其相似,那就是参奏北直隶右布政使/驸马欧阳伦纵容境内商人到各地抢人的事情。

  有的地方整村人被带走,没有被带走的也是主动要搬迁到北直隶去,在短时间内,这都成为了一种潮流,如同洪水一般,各地官员根本拦不住。

  各地布政使都清楚欧阳伦如今受着皇帝的恩宠,直接找欧阳伦根本没用,所以统一写奏章来找朱元璋告状,意思也很明显,皇帝陛下,你女婿这样胡作非为,你管不管?要不是不管,那他们也管不了,今后你可别因为这事来找他们算账。

  为了达到效果,山东/山西/河南三地布政使也是很默契的让手下的知州知府以及能够朱元璋上奏章的官员/乡绅/名士一起给朱元璋写奏章。

  正常来说,这些奏章都要先去中书省过滤一圈的,但是中书省丞相是谁?胡惟庸啊!他看到这么多弹劾欧阳伦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只要是参奏欧阳伦的,他一封没拦着,全让人给朱元璋送来了!

  也就成就了朱元璋来太和殿看到的景象!

  短时间内,朱元璋脑海里思索了很多东西,对于胡惟庸的小手段,他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件事情。

  欧阳伦是怎么让百姓想要疯了一样往北直隶跑?

  而且这些奏章里面说,如今不少百姓大骂他朱元璋是狗皇帝,称赞欧阳伦是大好官!

  朱元璋不是被人骂过,比这骂得还要难听的,他都听到过,但是这次不同,那是百姓把他和欧阳伦做对比。

  什么时候欧阳伦这个大贪官在百姓心目中成好官,自己这个皇帝如此不受待见了?

  百姓们,伱们糊涂啊!

  “蒋瓛呢!去把蒋瓛给朕叫来!”

  朱元璋声音如雷霆怒吼一般。

  吓得王忠赶紧去叫人。

  没过一会,蒋瓛就跟在王忠后面走进太和殿内。

  “陛下,蒋都指挥来了。”

  “臣蒋瓛见过陛下。”

  朱元璋此刻坐在龙椅上,目光一直盯着龙案上的奏章,听到二人的声音,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目光阴沉的看向蒋瓛,极其平静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仅仅是对上朱元璋的目光,蒋瓛立马就低下脑袋,心里紧张到不行,他跟在朱元璋身边这么多年了,对朱元璋的性格也是清楚,越是平静越代表着对方此刻内心的愤怒。

  蒋瓛很清楚,他接下来要是回答不好,那他估计是这次事件第一个遭殃的人。

  此时此刻,蒋瓛突然羡慕起前任都指挥使毛骧,人家现在在永安府吃香喝辣当大老板,而他每天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以前遇到什么事情还可以把毛骧搬出顶一下,现在他自己是都指挥使了,没人再给他顶,只能是自己直面朱元璋。

  当然了,在来之前他就已经跟王忠打听清楚,朱元璋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恼怒。

  “陛下,此事发生得太过突然,锦衣卫的消息也是跟着各地奏章前后脚达到的。”蒋瓛停顿一下,见朱元璋没有开口,这才继续说道:“据各山东/河南/山西三地的锦衣卫传回来的消息,事情的根源出在北直隶发布的一份公告上。”

  “什么公告?”朱元璋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北直隶‘一五’规划。”蒋瓛说完,连忙从衣袖内掏出一本折子递上,“陛下,这是规划的誊本。”

  朱元璋接过折子看了起来,看完之后脸色凝重,“这‘一五’规划和永安府之前发布的‘一五’规划/‘二五’规划差不多,只不过是将范围扩大到了整个北直隶,又增添了几个新项目,为何会造成周边的三个省人员暴乱?”

  蒋瓛连忙解释道:“陛下,正是因为北直隶要修建的项目过多,以前永安府修建道路,北直隶内部劳动力外加朝廷徭役基本上就能够满足,但现在扩大到整个北直隶数个州府都需要修建道路/桥梁/城墙等等,人一下子就不够用了!”

  朱元璋没好气道:“既然北直隶差人,那就和工部/户部联系招徭役啊!按照朝廷和欧阳伦达成的协议,这一次得赚不少银子,怎么还引起人员暴乱,你们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等等,是不是你们强征徭役,导致百姓怨声载道,所以都骂朕是狗皇帝!?”

  闻言,蒋瓛苦笑不得,“陛下,其实这事出就出在徭役上。”

  “北直隶修路需要人,并非是由官府出面招募工人,而是先确定承包商,这一次对承包商提出了多项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拥有不少于五百人的施工队,那些相当承包商的商人在永安府甚至在整个北直隶都招不到人,于是就将主意打在了周围的三个省上,他们驱车数百里去到三省宣传,讲述永安府的工钱/待遇。”

  “陛下,您也知道永安府的工钱是整个大明最高的地方,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能有四两银子,而且包吃包住,正常休息八天,加班赶工期费用另算。”

  “而服徭役,一分工钱没有不说,还得自己花钱吃饭,没有休息的时间,两项一对比”

  说到这里,蒋瓛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而朱元璋也是瞬间明白过来,仿佛被人当头一棒,气愤却又哑口无言。

  “百姓难道不知道他们服徭役是为了建设国家,是他们应尽的责任么!”朱元璋低声道。

  “陛下,的确有不少百姓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百姓心里不平衡,都说”

  “他们说什么?”

  “说朝廷只把他们当成赚钱的工具,赚的钱都被贪官拿去了,永安府就不一样,那里的百姓可以花钱免除徭役,赚的钱都进了自己口袋!”蒋瓛说完,赶紧劝慰道:“这些话都是那些刁民说的,陛下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百姓们还说什么!”朱元璋脸色阴沉。

  “还说.陛下早已忘记自己过去也是百姓,现在为了赚钱,根本不管百姓们的死活”

  咯咯——

  听完这些话,朱元璋死死咬住后槽牙。

  “陛下,百姓们不理解朝廷的良苦用心,只要官员认真解释,肯定能讲明白的。”蒋瓛连忙道。

  哼!!

  朱元璋重重冷哼一声,“解释不会有用的!”

  “欧阳伦的一些蝇头小利就将他们迷得五魂三倒,要是没有咱朱元璋,他们哪有现在的稳定生活!”

  “居然骂咱是狗皇帝,不管他们的死活!更气人的是他们居然夸欧阳伦是个好官,真是瞎了眼了!”

  说实话,现在的朱元璋是又气又委屈。

  他惩治贪腐/减税免税,让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不就是为了让大明百姓过得更好一些么,结果现在却被骂狗皇帝,连个贪官都不如!

  能不委屈/不生气才怪!

  朱元璋胸中压着火气,但又不知道怎么发出来。

  派兵镇压那些百姓?

  那他就不是狗皇帝,而是昏君/暴君了。

  不生气.不生气.咱要冷静,要不然相当于承认欧阳伦比咱厉害了。

  “蒋瓛,你们锦衣卫可有统计,到底有多少人前往北直隶?”

  面对朱元璋的询问,蒋瓛赶紧回道:“陛下,初步估计十万人。”

  “十万人么,也不算太多.”朱元璋嘀咕道。

  要知道每次大军征伐,最少都要征兆十万民夫,徭役人数放眼整个大明那也是以百万为单位,十万人真不多。

  “陛下,臣说的是十万壮劳力,再加上这些壮劳力的家属,前往北直隶的人数将达到百万人!”

  霍!

  听到这话,朱元璋的眉头跳了又跳。

  一百万人!!

  这都相当于两个中型人口的州府了!!

  怪不得三省的布政使要写奏章参欧阳伦这小子,这那里是挖墙脚,分明是在掠夺人口啊!!

  “简直胡闹!”

  “我大明幅员辽阔,难道就只有北直隶可以居住么!”

  “一百万人涌入北直隶,他欧阳伦吃得吓么?加上他本身数百万人,他欧阳伦每天一睁开眼就要供应天量的粮食,他拿什么养?到时候百姓吃不饱,直接造反,他到时候如何应对?!”

  朱元璋怒喝道。

  蒋瓛抬眼,小心翼翼道:“陛下,臣听说欧阳驸马已经组建了捕鱼队,而且还在北直隶各个州府建立了海货市场,每天都有大量的新鲜海货投放,完全可以弥补粮食短缺这一块.”

  额

  朱元璋脸色一凝,略显尴尬,再次冷哼一声,“就算他有粮食/海货吃,但是这一百万人涌入北直隶,这么多人住那里?那些做工的人可以住在工棚里面,但是他们的家属呢?大部分都是老人/小孩还有妇人,现在修建房屋根本来不及,等到了入冬,不知道要冻死多少人!”

  “真要是死人,朕就罢免了他这个布政使,再斩首示众,以宽慰天下百姓!这都是他自找的!”

  “咳咳。”蒋瓛干咳两声,“陛下,臣听说永安府很早就开始修建了新城,永安府下辖的州县也都有修建新城,不少当地百姓都在新城购买了房子,老城的房子也就都空了出来,当地官府特意在‘临时任务大厅’开辟了房屋租聘专区,价格很实惠,大概五百文就能租到一间房,一两银子就能租到适合一家三口住的小院。”

  “而且无论使单间房屋还是小院,都配备了煤炉,由官府统一供应,价格也十分公道,应该不会冻死人的。”

  “.”朱元璋狠狠瞪了蒋瓛一眼,“就你知道得多,很聪明吧!朕难道不知道。”

  “一开始朕还不相信那些奏章所讲述的,认为这些都是北直隶境内的那些商人私自行为,但是现在看来,这就是欧阳伦精心策划的抢人大战!山东/山西/河南的三地的官员还真就没有污蔑他!”

  “一切都考虑得这么周到,肯定是这小伙在背后使坏!”

  朱元璋越说越生气,比一开始还要生气,吸引百万人口去北直隶,而且还让百姓觉得欧阳伦很好,而他朱元璋成为狗皇帝。

  这是什么性质?

  严重损害大明朝廷的尊严,这欧阳伦要干什么!

  是不是下一步就要高举造反大旗,以欧阳伦现在的威望,只需要振臂一呼,这北直隶怕是就要姓欧阳伦,而不姓朱了!

  这点绝对是朱元璋接受不了的。

  哪怕这个人是他的亲女婿,也不行。

  作为皇帝,朱元璋第一要务是稳住大明江山,百姓是基本盘,绝对不能让欧阳伦如此任性乱来。

  “王忠。”

  “臣在。”

  “去一趟中书省,让他们拟一分朕的旨意,严厉喝斥北直隶的行为,让吴敬之/欧阳伦两人妥善处理此事,若有怠慢,严惩不贷!”

  “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