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不过是区区小王爷,赶紧给伦哥道歉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49章 不过是区区小王爷,赶紧给伦哥道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9章 不过是区区小王爷,赶紧给伦哥道歉

  第149章不过是区区小王爷,赶紧给伦哥道歉!(求订阅!!)

  “老李,你就别来了,我可没有挂按察司的职务,你们该监察的监察,要不然又有人参奏咱们结党营私了。”

  欧阳伦连忙道。

  “哈哈!连锦衣卫/胡丞相都拿你没辙,我更不行,伱是不是个好官,百姓心里有杆秤呢!”李福元笑着道。

  就在欧阳伦和北直隶大小官员聊着的时候,屋外传来声音。

  “贤侄恭喜恭喜啊!”

  汤和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对少男少女,皆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不过少男穿着王服。

  “二叔欢迎欢迎,我是真没想到你回来,请上座!”

  欧阳伦笑着道。

  “欧阳伦,你见到本王为何不行礼!”

  穿着王服的少男见欧阳伦没理会他,相当生气,朗声道。

  欧阳伦扭头看了少男一眼,淡淡道:“恕我眼拙,不知你是何人?”

  “本王叫朱檀,你大明皇帝第十子!”

  少男昂首挺胸,一脸傲然道。

  “原来是鲁王殿下。”欧阳伦行了一礼,便不再理会,“二叔咱们进去坐着聊。”

  “好!”

  汤和微微一笑,很配合跟着欧阳伦往屋里走,轻声道:“贤侄,鲁王这孩子和我家二丫头有婚约,两孩子非要跟着来,鲁王这孩子调皮了些,你别介意啊!”

  “说到底也是安庆的弟弟,我整个当姐夫的也没必要和妻弟较真不是。”

  “贤侄有度量。”

  被晾在门口的鲁王朱檀先是一愣,接着怒了,作为大明王爷,鲁王朱檀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从小都被人簇拥奉承着,什么时候被这般冷落,汤和是他未来岳父,他不敢得罪,但是欧阳伦不过是被父皇嫌弃的驸马,居然敢如此忽视自己。

  “他就是欧阳伦啊!好帅!”汤和次女汤淼淼有些好奇的看向欧阳伦。

  听到这话,鲁王朱檀更加愤怒了,汤淼淼可是自己的未过门的王妃,都居然如此夸欧阳伦。

  士可忍熟不可忍!

  鲁王朱檀当即指着欧阳伦道:“欧阳伦你给本王站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敢怠慢本王,你现在过来给本王跪下认错,要不然等我回京城就禀告父皇,说你结党营私,意图谋反!”

  嘶——

  此话一出,大厅内众人都是一惊。

  没想到鲁王朱檀小小年纪居然如此狭隘,不过这个威胁可得小心,真要是告到朱元璋哪里,说不定还真会出事,亲儿子告女婿按照朱元璋的脾气多半会偏向儿子的。

  欧阳伦也是停下了脚步,脸色微微一沉,原本以为这鲁王朱檀只是有些心高气傲和调皮,但没想到这心眼小不说还有些坏。

  脑海中,回忆起关于鲁王朱檀的消息,朱檀,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个儿子,其母为郭宁妃,明朝第一代鲁王,朱檀诞生后两个月就被封为鲁王,洪武十八年就藩兖州,辖四州二十三县。洪武二十二年,因好金石之药而亡。太祖朱元璋亲自钦定谥号为“荒”,死后葬在山东邹城城北九龙山南麓。

  朱檀二十多岁就死了,并没有留下太多的故事,不过其自幼聪慧过人,备受皇帝后妃的喜爱,传言本来谦恭下士,博学多识,琴棋书画无不精通,但在就藩不久后,便沉溺女色,终日过着灯红酒绿的侈奢生活。朱檀唯恐享受不尽人间欢乐,便一心想长生不老,终日楚香诵经,烧炼“仙丹”,派官员到处寻访名医良药,信道士传房术。终因毒深病入膏肓,百医无效而亡。太祖朱元璋闻奏非常恼怒,顿足拍案道:“荒唐,实在荒唐!”

  现在看来这小子多半是在朱元璋/马皇后面前扮演乖宝宝,一旦出了他们的视野就是个混账小子!还很蠢笨的那种。

  就在欧阳伦思考如何给这个小子一点教训的时候,大厅外一道身影冲了进来,直接一巴掌拍在鲁王朱檀的后脑勺上,直接把后者拍到在地,来了狗吃屎。

  “谁!”

  “敢袭击当朝王爷,不要命了啊!”

  鲁王朱檀从地上爬起来,怒吼道。

  但是当鲁王朱檀转头看清楚打自己的人后,当即傻眼了,结巴道:“四!”

  啪!

  鲁王朱檀的后脑勺又被啪一巴掌。

  “是什么是!当然是我——京城小恶霸——马四少!”朱棣满脸嚣张,大声道:“在京城我打过的王公贵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鲁王朱檀是吧,我认得你,不学无术!”

  这时候,朱柏也冲进来给了朱檀一脚。

  “你怎么也打我!”

  “我让打的,怎么你有意见?不服你可以去告我,天牢我也不是没有去过!”朱棣一身戎装,威风凛凛,特别是在经历真正战斗之后,整个人身上还多了煞气,鲁王朱檀原本就对自己这四哥畏惧不已,现在遇到更是怕得不行,用老鼠见到猫来形容都不为过。

  “没没意见!”朱檀赶紧站好,虽然不知道四哥/十二弟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似乎并不想暴露身份,他也不敢主动曝光。

  “算你识相。”朱棣看了朱檀一眼,对于这个十弟,朱棣不是太喜欢,一是大家不是同一个妈所生,二是这个弟弟表里不一,当着父皇母后一个样,背后又是另外一个样,欺软怕硬,贪图享乐。

  其实朱棣和朱柏两兄弟很早就来府衙了,只不过怕被汤和/朱檀认出来,所以一直没有进来,但是在听到朱檀如此嚣张之后,朱棣兄弟两个实在受不了,直接冲进来锤朱檀一顿。

  “我伦哥可是当朝驸马,是你四姐的丈夫,按规矩你得叫一声姐夫!”

  “我”

  “我什么我,还不赶紧叫人,要不然我让你走不出永安府!”朱棣瞪大眼睛威胁道。

  “我叫我叫!”为了不得罪朱棣,朱檀连忙对着欧阳伦道:“见过四姐夫!”

  “你没吃饭么?声音大点!”

  “见过四姐夫!!”朱檀大声道。

  “刚刚你不是很嚣张么?还要去告伦哥!”朱棣白了朱檀一眼,“不过是区区小王爷,赶紧给伦哥道歉!说我错了!”

  “我错了”

  “声音又小了,跟着我说——四姐夫,对不起,我错了!真诚一点!”朱棣训斥道。

  朱檀奋力吼道:“四姐夫,我知道错了,请原谅我!”

  “嘿嘿,伦哥,你还满意么?”朱棣笑着道。

  “你小子胆子可真大,连亲王都敢打,难怪跟我一样被抓进天牢。”欧阳伦笑着道:“知道错就是好孩子,马四/马十二.鲁王远来是客,你们兄弟俩带他出去走走,好好招待一番,务必要让鲁王满意!”

  “伦哥你就放心吧,吃喝玩乐谁比得过咱们永安府,我就是担心这鲁王体验过后就不想走了。”朱棣说完,拍了拍朱檀的肩膀,“走吧,难不成还要我俩请你啊!”

  朱檀有些不情愿,毕竟他自所以跟着汤和来永安府,目的就是为了追汤和的次女汤淼淼,现在却是要他离开,不过朱檀还是屈服于朱棣的淫威,只能老老实实跟着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特意对汤淼淼道:“淼淼,你和信国公一定要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等朱棣/朱柏/朱檀三兄弟走后,欧阳伦连忙跟汤和道:“二叔,刚刚打鲁王朱檀的是老朱四儿子和十二儿子,老朱非塞给我的,说是要在我这里历练历练,你和老朱认识,咱们的关系也在这里,你可得帮忙劝劝鲁王朱檀,让他别干傻事,更不能捅到朱皇帝那里去。”

  听着欧阳伦的话,汤和也是苦笑不得,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欧阳伦不仅不认识朱元璋,而且连朱元璋的儿子也不认识,不过现在算是认识一个了,那就是鲁王朱檀。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在参加科举考试之前,欧阳伦就是个普通书生,没有机会看到皇帝/皇子皇女,原本殿试的时候,欧阳伦是有机会看到朱元璋的,只不过欧阳伦早早交卷,最后也没能看到朱元璋,最后更是直接跑到了北境边疆开平小县城,这一呆就是七八年!

  不认识也很正常。

  刚刚在看到朱棣/朱柏兄弟出现的时候,汤和还有些震惊,以为老朱就是朱元璋的事情要暴露,但是看到欧阳伦称呼朱棣/朱柏为马四/马十二的时候,汤和便明白过来,没有暴露,这让汤和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下又听到欧阳伦为朱棣/朱柏两兄弟求情,汤和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当然这些话只能是在心里想想,嘴上还是很配合的回应道:“贤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劝劝这鲁王朱檀,绝不会让他给你添堵。”

  “多谢多谢!”欧阳伦脸上露出微笑。

  还朝中有人舒服啊!

  果然和魏国公汤和搞好关系,这一点很值。

  没有了鲁王朱檀这个搅屎棍,大厅内的再次变得热切起来,其他官员纷纷像欧阳伦表示祝贺。

  “欧阳大人,属下是延庆直隶州的知州!”

  “属下北平府知府。”

  几个知府/知州也是上来热情在欧阳伦面前介绍自己。

  虽然不一定全部都记得住,但欧阳伦还是微笑着一一交谈几句,颇有些上司风采。

  “诸位都坐着吧。”

  “咱们先聊聊,等会再去天上人间吃饭,大家好好聚一聚!”

  欧阳伦笑着道。

  现场不少官员都是和欧阳伦第一次见面,原本以为欧阳伦也算是青年得志,又是驸马又是布政使,还有皇帝陛下的荣宠,肯定会比较高傲,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位上官说话如此温柔,也很好说话!

  这让这些官员心目中的想法更加坚定。

  汤和坐在另外一边的椅子上,对于这些他都没有开口,因为他明白接下来是欧阳伦和北直隶官员之间的事情,他不需要插手,但是对于欧阳伦在面对十多个知府知州,还能保持着从容镇定,汤和还是颇为赞许,心中对欧阳伦的印象又上了一个台阶。

  “欧阳大人,说实话我们都是盼望着你能升职,只有这样咱们这些州府才能名正言顺的找你出谋划策!”

  “等今天我们等了好久,终于是把欧阳大人你给等到了!”

  “今后有欧阳大人指导,我们各州府日子肯定能过好!”

  “欧阳大人,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听你和吴布政使的,你们让我们做啥我们就做啥!”

  听着这些知府/知州激动的话,欧阳伦也是无奈一笑,这些人还真是积极啊!

  这时,吴敬之也开口道:“欧阳大人,我虽然是左布政使,但你治理的能力我是望尘莫及,只要你有想法可以直接说出来,咱们一起做!”

  听到吴敬之的话,欧阳伦知道,今天要是不透露点东西出来,这一关肯定是过不去的。

  于是立马笑着道:“我知道其他州府都是穷怕了,没有银子什么都弄不成,现在最主要就是任务就是——搞钱!!”

  欧阳伦这话一出,吴敬之/李福元以及其他知府/知州都是眼睛泛光!

  他们真的很喜欢欧阳伦把话说得如此的直白!!

  “欧阳大人你怕是早就有办法了吧!不如趁着诸位大人都在,把办法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一番!”吴敬之连忙道。

  欧阳伦微微一笑,“这个办法我也是刚刚才想到。”

  “陛下这次不光是升了我的官,最重要的是准许永安府出海,如今永安府在碣石县有一个大型船坞码头,我打算成立一个渔业捕捞商社,同时在碣石县弄一个海鲜批发市场,将捕捞来的鱼销售出去。”

  “欧阳大人,这个办法的确能赚钱,但也只能永安府赚钱,和其他州府怕是没关系吧。”李福元疑惑道。

  欧阳伦微微一笑,“老李你别着急,听我说嘛。”

  “首先这个渔业捕捞商社是由北直隶各州府一同出资,当然了永安府占大头,其他的看你们的各州府的实力决定,这样一来,捕捞鱼的利润各州府都能够分到一杯羹,虽然钱不会太多,预计也就是几万几十万的样子,但是胜在稳定,等后面捕捞业扩大了,收入还会提升,各州府就算是有了第一笔来源。”

  “除此之外,各州府还将成为二级分销商,你们可以拿到比市场价低的鱼,再去卖给其他人,各州府百姓也能赚上一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