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整个永安府都沸腾了!(求订阅!!)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48章 整个永安府都沸腾了!(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8章 整个永安府都沸腾了!(求订阅!!)

  第148章整个永安府都沸腾了!(求订阅!!)

  这些官员既不是淮西一党,也不是浙东一党,却又有着共同的特征,收入门费,重视经济发展,提升百姓收入等等。

  这可不光是出现在永安府,在大明不少地方都有出现,这些官员大多有在开平县或者是永安府做事的经历,把欧阳伦奉为治国理政的老师。

  当然了,这第三派系之所以能够出现,这和皇帝朱元璋的扶持分不开。

  关于欧阳伦升官的圣旨,很快就来到永安府,永安府百姓在得自家知府老爷又升官之后,都是高兴的走出家门,自发在街道上欢庆起来,裁缝店老板贡献出红绸缎,做成横幅/红旗/红灯笼等等,爆竹店老板贡献出爆竹,在抚宁县各处燃放

  一时间,永安府满处红色/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像是过年了一样。

  百姓的眼睛永远是雪亮的,他们或许不知道永安府具体赚了多少钱/新增了多少人/开辟出了多少良田又新开了几家店/几家工厂,但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日子过好了,而且还是在越来越好!

  他们有钱返修旧屋,有钱下馆子,有钱看病,甚至是有钱读书!

  出行变得越发方便,在城内有“公交车”,出城有“客运车”,除了农忙的时候种地,农闲的时候去工厂/工地打工,只要努力工作就不愁没饭吃,越来越多的周边州府甚至更远地方的人慕名而来,作为永安府土著他们心里顿感自豪。

  现在永安府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永安府的户口给个京城户口都不换!

  热闹的可不止永安府,而且还有整个北直隶,除永安府外,北直隶下辖北平、保定府、河间府、真定府、顺德府、大名府、广平府、宣府、延庆直隶州和保安直隶州。

  永安府的发展他们是看得最清楚的,说不眼红那是假的,要是换一个人当知府,他们早就群起而攻之,想办法瓜分永安府了,但永安府的知府是欧阳伦,而且人家的官位那是坐火箭上升,本身又是当朝驸马,谁找麻烦?

  所以他们最希望的就是欧阳伦能够升官,升到可以管整个北直隶,那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跟着欧阳伦混了,属于是坐等上车!!

  当圣旨下达,其他几个知府和直隶州知州便明白,这破天的富贵终于是轮到他们了。

  欧阳伦现在是北直隶右布政使,那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啊,今后找自家老板要钱/要政策,这合理吧。

  北直隶一边靠渤海,一边又处于北境,北元威胁/山匪横行/倭寇肆虐这些一个个都被赶上了,偌大的北直隶除了北平日子好过一些外,其他的州府日子那是一个比一个难过,总结起来就是百姓没钱/官府没钱/朝廷没钱都是穷闹的。

  在欧阳伦没来之前,永安府属于是北直隶中最惨最穷的一个,现在永安府发展起来了,就连北平都有可能比不了,其他州府早就看得羡慕得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这两年随着永安府的发展,其他的州府算是浅浅喝到一口汤,一直吊着一口气。

  大家都等着欧阳伦更进一步,加入到永安府发家致富的道路中去。

  因此,对于欧阳伦升任北直隶右布政使,上到北直隶官员,下到北直隶数百万黎明百姓,那都是举双手赞成!

  “听说欧阳大人当咱们北直隶布政使了啊!那咱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之前当左参政的时候,就只管永安府,现在都当布政使了,总不能不管我们了吧。”

  “就是,现在咱们都是欧阳大人治下百姓,他要是不管我们,我们就去京城告御状!”

  “啧啧,每次去永安府,看着永安人脸上洋溢的笑容/惬意的生活,我那叫一个羡慕啊!好在终于轮到我们了!”

  永安府衙门。

  欧阳伦哭丧着脸接过圣旨。

  “欧阳驸马,杂家恭喜你了!”传旨太监笑着道:“陛下让咱家转告,今后在北直隶/辽东你大可以放开手脚,不过无比做出成绩,要不然他饶不了你!”

  “欸?欧阳驸马好像不太高兴啊!”

  欧阳伦挤出笑容,“高兴.高兴。”

  “周保,带公公去宝库,去挑两件喜欢的东西。”

  “是。”

  “那杂家就却之不恭了。”传旨太监满意的跟着周保离开。

  “哎”

  欧阳伦看着手中的圣旨,有些无奈。

  “夫君。”

  安庆公主走到欧阳伦身边,轻轻靠在后者肩膀上,“这是怎么了?升官了还不好么?现在当朝驸马当中,就伱的官做得最大,我夫君是最棒的。”

  欧阳伦伸手搂住安庆公主,在其额头上亲一下,“升官有什么好的,责任大了不说,事情也会多起来,到时候陪你的时间就少了,也会更累,而且还是给朱皇帝打工,做好了那是理所应当,做差了或者是被他查到贪污,那就更惨了,小命都不保。”

  “关键是现在距离洪武三十年还有十多年时间,按照现在的升官速度,真有可能去南京和朱元璋面对面了。”

  欧阳伦最不想面对的就是朱元璋,毕竟自己“欧阳伦”的宿命就是被朱元璋逼死,历史总是按照既定的轨迹再前行,即便是他逃到了永安这个边远之地,但他却隐隐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默默的将他往回拉,像是在修正改变的历史一样。

  当然了有人肯定会说,既然怕和朱元璋见面,那干脆别搞事情辞官带着安庆公主远走高飞,从此隐居不就好了么。

  对于这点,欧阳伦真有想过,但老朱家都很固执,朱元璋不断北伐,为的就是将北元彻底消灭,稳固大明江山,朱棣派郑和七下西洋为了寻找失踪的朱允炆,他要是带着安庆公主离开,朱元璋估计会不断派人满世界的寻找,朱元璋找不到朱棣继续找,到时候就只能过偷偷摸摸的日子,凭什么啊!

  所以欧阳伦的目标,那就是先把小日子过好,再躲朱元璋远远的,这种情况是最好的。

  要是真有一天要和朱元璋“面基”,那他也不惧,因为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有保护自己和家人的能力。

  “夫君,看样子你很不想和父皇见面。”安庆公主道。

  “不想见,咱们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欧阳伦点点头。

  “那母后呢?你也不想见?”安庆公主继续问道。

  “马皇后当然想见了,她可是我最喜欢的人之一,只可惜”欧阳伦忽然想到什么,神色有些暗淡。

  “夫君你放心,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嗯!”欧阳伦笑着点点头,将安庆公主搂得更紧了些,“要不咱们开个小会?”

  闻言,安庆公主脸色一红,脑袋几乎埋进欧阳伦的怀里,“夫君,这可是大白天,不好吧”

  “白天么?嘿嘿,我就喜欢白天!”说着欧阳伦就抱起安庆公主,准备往卧室而去。

  忽然,周保走了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

  安庆公主羞得直接扭过头去。

  “不是让你带传旨公公去挑选东西么?你怎么回来了?”欧阳伦没好气道。

  周保此刻也很挺慌张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赶紧解释道:“已经挑选完了啊!”

  “挑选完了,那你就自己找事去做,跑回来干嘛?”

  “老爷,李大人/吴大人/方大人还有北直隶其他大人都来恭贺老爷您高升,现在就在外面候着呢!”周保如实说道。

  额

  欧阳伦顿时无语,这些人耳朵鼻子还真是灵啊!传旨太监刚走,他们后脚就跑过来了恭贺,生怕恭喜晚了啊!

  这就是官场景象。

  “夫君正事要紧,我回房间等你,好好准备一番,穿你送给我的黑色袜子”安庆公主在欧阳伦耳边轻声道。

  闻言,欧阳伦眼神放光,缓缓将安庆公主放下来,轻柔道:“夫人请放心,为夫一定快去快回,绝对不让夫人久等!”

  说完,欧阳伦疾步走到周保身边,没好气道:“还愣着干嘛,前面带路!”

  “是,老爷!”周保连连点头,内心却是在嘀咕,夫人这是跟老爷说了什么话,居然让老爷一下子打了鸡血一样!

  “周保你个蠢货,下次老爷在做正事的时候有点眼里劲一点,要不然我让你去天上人间当龟公!”一路上,欧阳伦骂道。

  “老爷子,小的知错了,你再给小的一次机会啊!”

  “不过这次算是因祸得福,老爷就原谅你了,等会去账房领一个月不.一年的赏钱!”欧阳伦继续道。

  “啊!”

  周保直接傻眼了,本以为自己犯错了,不被罚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但万万没有想到还能得奖,而且还是一年得赏钱,要知道作为欧阳伦贴身侍从,他一个月的薪资定在了五十两,一年那就是六百两!!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老爷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福!!

  “啊什么啊?不要就算了。”

  “要要,多谢老爷!回头我亲自给老爷夫人把风,绝对不会让任何打搅!”

  “不错不错!有进步。”

  “恭喜欧阳大人荣升!”

  “恭喜欧阳大人!”

  会客厅内,当欧阳伦走进来,吴敬之/李福元等人北直隶官员便齐齐道贺。

  如今欧阳伦的品阶已经和他们差不多,再也不是过去上下级的关系,而是真正的同僚,再加上现在的欧阳伦自带光环,大家都想和欧阳伦进一步拉近距离,其他的官员更是如此。

  “老吴/老李还有老何,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们还给我来这一套!”欧阳伦笑着道。

  “欧阳大人现在可是北直隶的布政使兼都指挥同知,军政大权一把抓,咱们这些下官自然是要过来拜见拜见!”李福元笑着道。

  “老李,你这话是在挤兑我啊!我只是右布政使,老吴才是一把手,至于都指挥使那是魏国公兼着的,我也得听他的命令,说白了,我这次官是升了,但权力嘛还是那些,我说的话也就是在永安府好使用,等出了永安府之后,那就根本不灵了啊!”

  欧阳伦权力欲望不大,毕竟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把永安府管理好,他就很开心了。

  “欧阳大人,你可别这么说。”何方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对着欧阳伦行礼,“今后我可就在您手下当差了,还请上官多多照顾啊!”

  “老何,瞧你说这话!”欧阳伦一把搂过何方,“咱们也算是一起在天上人间潇洒过,还一起经历了山匪围城战役,上次丞相胡惟庸企图调兵抓我,也是靠你从中斡旋,只要你信得过欧阳伦,今后咱们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何方也颇为激动,“欧阳大人,我今天可是代表着永安府开平/抚宁/山海三卫一万多卫兵来的,我何方把话放在这里,今后只要你一声令下,我永安三卫随时可用!!”

  “老何,你这话又说错了,咱们都是大明的臣子,卫所的职责就是屯田戍边,保家卫国,效忠的永远是大明,是陛下!”

  “欧阳大人说得对!”何方和其他官员也是纷纷点头认同欧阳伦的话。

  欧阳伦点点头,“关于永安三卫,我这里的确有些想法,等会你留下来,咱们两兄弟好好聊聊!”

  “好!”何方连连点头,这是他今天听到最好听的声音了。

  只要欧阳伦愿意管永安三卫,以欧阳伦的能力,今后永安三卫那绝对要过上好日子,起码今后再也不用卫了钱而担心了,所以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而李福元/吴敬之也都是一脸羡慕的看着何方,别看过去何方的官位不低,现在更是成为了欧阳伦的直系下属,但是何方也是他们三人中最靠近欧阳伦的人,今后永安三卫的日子怕是最好过的。

  见到何方已经被欧阳伦接纳,吴敬之/李福元连忙开口。

  “欧阳大人,你我现在都是北直隶布政使,接下来你可得雨露均沾,不能独宠永安府啊!”吴敬之叮嘱道。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愿意将北直隶左布政使让给欧阳伦,他来当个副手就行。

  “欧阳大人,还有我!”李福元也赶紧开口。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