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城内暴乱危,城破!欧阳伦现!(求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32章 城内暴乱危,城破!欧阳伦现!(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2章 城内暴乱危,城破!欧阳伦现!(求

  第132章城内暴乱危,城破!欧阳伦现!(求订阅!!)

  “又是该死的红衣大炮!”

  “之前一直听说红衣大炮如何如何厉害,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咱们就这样硬攻的话,估计还没有跑到城墙下,就全部被炸死完了!”

  “现在该怎么办?”

  几名匪首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望向一名浑身裹着黑布的男人。

  “菊先生,还请给我们一点提示!”

  “就是,之前可是你们说,保证能让我们拿下抚宁县的。”

  “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要是今天内不拿下抚宁县,等马四带着四千民兵回来,咱们就腹背受敌,再等北平那边的明军赶到,咱们就只有全军覆没的份!”

  “我们山匪从来都是求财,命没了.赚再多钱有什么用?”

  匪首的一番恼骚话说完。

  黑布裹住全身,头戴斗笠的“菊先生”终于是开口说话,“诸君,请稍安勿躁。”

  “我既然答应了你们,自然会帮你们拿下抚宁县!”

  “再等一会,抚宁县城内就会乱起来,伱们到时候趁机攻城,红衣大炮虽然厉害,但却无法攻击近处,你们分散开一些,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抚宁城下,这样他们的红衣大炮将不会对你们造成任何伤害!”

  听到这话,匪首们一个个眼睛泛起光芒。

  “哈哈,原来菊先生早就有安排,真是让咱们白担心一场啊!”

  “菊先生你应该早点跟我们说,刚刚都不用上的,害的兄弟我被炸死了好几个兄弟!”

  “就是就是。”

  “菊先生”白了这些匪首一眼,斗笠下的眼神闪过不屑,淡淡道:“若是不先败上一场,如何能够让城内的人放松警惕呢?”

  “原来如此,倒是我们错怪菊先生了。”

  匪首们点点头,不再多言,对于这位菊先生他们还是相当畏惧的,这位菊先生手眼通天,各方有人,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以及弄清楚他是那方阵营的人,不过有点肯定的是这位菊先生对大明朝廷颇为敌视,并且这次能够将他们这些山匪聚集起来,也全是因为有这位菊先生在。

  “进城之后,劫掠是次要的,一定要将大明皇帝朱元璋一行人干掉,将他们的脑袋提来给我!”

  “要是没有做到,答应你们的好处会严重缩水,而且我不会保证你们接下来的安全!”

  此话一出。

  匪首们脸色一变,纷纷表态。

  “只要菊先生能够助我们攻入城内,咱们直接屠城!”

  “刚刚我们都已经看到朱元璋就在城墙上,只要能上到城墙,朱元璋绝对跑不掉!”

  “菊先生”点点头,“很好!只要朱元璋一死,你们将会得到这辈子都花不完得钱,以及泼天富贵!”

  说完,“菊先生”看向抚宁城,淡淡道:“算算时候,他们也应该动手了。”

  抚宁城墙上。

  朱元璋等人还在认真得擦拭红衣大炮。

  轰隆!

  忽然一声爆炸声响起。

  “怎么回事?”

  “谁开炮了么?”

  “不是红衣大炮,而是城内发生爆炸了!”

  朱元璋等人连忙起身,朝着城内看去。

  果然在看到府衙那边冒起了白烟,而且还有火灾发生。

  咚咚——

  城内街道上,打更人急促的敲起铜锣。

  “城内有敌人,大家小心!”

  “府衙被炸,起火了!”

  轰隆——

  城内有响起一道爆炸声。

  这次是抚宁县衙!

  不等城内的人做出反应,城外近两万的山匪分散开来,抗着攻城云梯,推着撞城车快速朝着抚宁城冲来!

  “开炮!”

  “速度开炮!”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赶紧搬运炮弹,等会敌人近了,就搬起石头砸下去!”

  “快!”

  战斗再次开始,很显然这一次山匪直接梭哈,要借助城内的暴动,一股气拿下抚宁城。

  “这些山匪真是太阴险了啊!居然还会里应外合!”

  “这那里是一群山匪,说他们是正规军都没问题,比当初陈友谅的军队都要强!”

  “别说话了,赶紧动起来,真要是让山匪攻进城,这将是一场灾难!”朱元璋脸色越发严重,沉声道。

  “陛下,这里太危险了,你要不还是下去休息,这里交给我们就是!”蒋瓛担忧道。

  “说什么屁话!我朱元璋是大明天子!区区山匪就把我吓到了?”朱元璋直接拒绝了蒋瓛的建议,“再有言退者,杀!”

  在这种危急关头,又有其他民兵带着,朱元璋等人神奇的学会了开炮。

  清理炮管重新放入炮弹点火搬炮弹

  不停重复。

  每一发红衣大炮落下,都能够炸到一大片。

  不过山匪这边分散得很开,虽然对山匪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依旧有山匪冲破红衣大炮的攻击范围,顺利来到城墙之下。

  哒哒——

  攻城他云梯被立了起来,山匪们开始顺着云梯往上攀爬。

  砰砰——

  撞城车也已经抵达城门口,开始不停的撞击着城门。

  “小的们,给我冲啊!”

  “这抚宁城守军不过千人人,冲进去,女人/财富都是我们的!”

  “杀啊!”

  山匪这边也是拼了命,今天要是拿不下抚宁县,死的就是他们,但是若是成功了,那等着他们就是大好前程!

  好几位匪首都亲自带队冲锋。

  很快就有山匪顺着云梯爬上城墙,而撞城车也是将城门撞开。

  “城门已破!小的们跟着我冲进去!”

  “冲啊!”

  城墙上,山匪和民兵厮杀在一起,杀着杀着,这些山匪就发现不对劲了。

  “老大,不对啊!不是说这城中守军只有不到两千人么?这那里只有两千人,少说也得上万人!”

  “而且这些民兵身上穿的都是重铠,咱们手里的刀根本破不开!”

  “上当了,这根本不是民兵,而是重装步兵!”

  “该死的菊先生,分明是让咱们来送死!”

  “小的们,咱们撤!”

  山匪终究是山匪,靠着一股狠劲冲上城墙,但是在看到城墙上的情况之后,这股狠意那是直接烟消云散。

  有了匪首领头,山匪们开始从城墙上退下,一些着急的山匪更是直接从城墙上跳下去。

  从上城墙的山匪虽然摔死不少,但好歹还有一小部分逃了回来,而从城门冲进去的山匪就更惨了。

  山匪们嗷嗷叫的从城门冲进去,冲进去之后全部都傻眼了,因为他们被数倍的敌人围住,而且全都是穿着铠甲,手持镰刀/斧子的民兵!

  城门再次被关上,冲进去的山匪没有一个活着出来,全军覆没。

  这一切正好被朱元璋一行人看在眼里,眼神中充满惊诧。

  “这永安府的百姓都这么刚的么!!”李善长吞咽口水。

  “太残暴了啊!”蒋瓛浑身一颤,还好他没有得罪永安百姓,回去之后一定要告诫锦衣卫的人,今后在永安府办事一定要小心,千万别招惹永安人。

  毛骧露出一丝苦笑,“永安人的确很刚,在保家卫国这一块,那是其他地方比不了的,这也是欧阳驸马坚持的爱国爱家宣传有关。”

  朱元璋沉默片刻,低声道:“这样的民风,朕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百姓在,我大明根本不担心会亡国啊!”

  “难怪欧阳伦那小子曾经说,百姓会自己扛着国界碑往外跑,这样看来,当初他并非是在吹牛说大话,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一幕真的要实现了!”

  在山匪攻上城墙,冲进城内后,朱元璋还以为抚宁城就这么破了,但事实却是完全不同。

  看着身穿铠甲的百姓们斗志昂扬/同心协力,将山匪赶下城墙,和一边倒的屠戮冲进城中的山匪,心中的斗志剧烈燃烧起来。

  “你们也别只保护我,该开炮的开炮,该去支援的支援!”

  “是!”

  除了留下几名锦衣卫保护朱元璋/马皇后/李善长三人外,毛骧/蒋瓛带着剩下的锦衣卫开始放开手脚。

  没过一会儿。

  城内和城墙上的山匪便被清理干净。

  “我们赢了!”

  不知道谁高呼一声。

  城墙上下响起百姓们的欢呼声!

  朱元璋脸上也露出笑容,自从当了皇帝后,他基本上都没有再亲自打过仗,今天又是重新体验了一把。

  “哈哈,我也是宝刀未老啊!”

  刚刚的战斗,朱元璋开了好几炮,虽然都打偏了,但瞎猫碰上死耗子,也炸死了几个,而且刚刚山匪冲上来,很多山匪直奔他而来,乱战当中,他也杀了几个山匪。

  “畅快!”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喊了起来。

  “知府老爷来了!”

  哗啦啦——

  一听欧阳伦来了,百姓们纷纷朝着城内望去,很快就看到穿着官府的欧阳伦坐着两人抬的那种轿子,朝着城墙这边而来,在欧阳伦身边还跟着一批黑衣武者。

  “拜见知府老爷!”

  “刚刚我们才击退了山匪大军的进攻!”

  “知府老爷,这里太危险了,您还是回府衙休息吧,这里我们能够解决!”

  百姓中没有一个人指责欧阳伦,反倒全是关心的话语。

  看到这一幕,朱元璋那是羡慕嫉妒恨啊!

  这个欧阳伦居然如此得百姓爱戴,真是可恶!

  毕竟朱元璋身为皇帝都是跑到城墙上用实际行动保护百姓,但是欧阳伦却是在仗都要打完了才出现,正常来说一定会得到百姓们的唾弃,结果却是相反。

  他朱元璋成为了百姓们中的透明,而欧阳伦却是成为百姓爱戴的对象。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

  欧阳伦被抬着来到了城墙上,正好看到了朱元璋等人。

  “快停下。”

  “欸?老朱,你们不是在大酒店么?怎么跑到城墙上来了,这里可是相当不安全的地方。”欧阳伦看到朱元璋等人,当即笑着打招呼。

  朱元璋翻了个白眼,“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虽然不是永安府人,但也是大明人,看到山匪围城,自然应该挺胸而出!”

  李善长点点头,“老夫亦然!”

  “好好!”欧阳伦点点头,还鼓掌,“老朱不愧是老朱,我欧阳伦没有看错人,李老先生也不愧为国之栋梁/忠君爱国之人。”

  “能跟你们成为朋友,是我欧阳伦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听到欧阳伦这番话,朱元璋总感觉怪怪的,忍不住吐槽道:“你还好意思,山匪都进攻两轮了,你才出现,要是打输了,你是不是直接就跑路了?”

  欧阳伦点点头,“倘若真挡不住山匪,我当然要跑路,正所谓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得,活着才能够好的反抗嘛。”

  朱元璋:

  李善长赶紧问道:“欧阳知府,刚刚城内发生爆炸,老夫看到好像距离府衙/县衙都很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欧阳伦摆摆手,“几只臭老鼠而已,在永安府隐藏很久,很深之前没有被抓到,现在乘乱想要搞事情,不过你们别担心,那些几只臭老鼠刚一出手就被解决了。”

  “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朱元璋沉声问道。

  “还能怎么做,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闯进来,不将这些山匪收拾干净,我都对不起他们给我这个机会!”

  欧阳伦笑着道。

  “歼灭那些山匪?小心说大话闪了自己的舌头!”朱元璋沉声道。

  “欧阳知府,虽然现在抚宁县这边已经击退了山匪两次,但是山匪现在最少还有一万五千人,民兵靠着红衣大炮/城墙以及铠甲,完全可以拖住山匪,等待援军到来,根本不用着着急。”李善长认真分析道。

  “多谢李老先生指点,不过就算我忍得了,抚宁城的百姓估计忍不了。”

  欧阳伦话音刚落。

  城墙上下百姓们就开始骚动起来。

  “知府大人,让咱们冲出去灭了那些山匪吧!”

  “这群山匪太可恶,今天不把他们全留下,今后肯定还会卷土重来!”

  “就是!咱们这么多人,还有如此坚固的铠甲,怕他个球啊!”

  “知府大人,打开城门吧!”

  一道道声音传来。

  “咯,老朱你看嘛,我要是不打开城们,百姓们估计会自己把城门打开冲出去。”

  欧阳伦摊摊手,一脸无奈道。

  朱元璋嘴角抽抽,你小子赢了!谁让你有如此“可爱”的百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