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突发!山匪围城,毛府谈论(求订阅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29章 突发!山匪围城,毛府谈论(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9章 突发!山匪围城,毛府谈论(求订阅

  第129章突发!山匪围城,毛府谈论(求订阅!!)

  若是欧阳伦死了,想必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听到这句话,陈宁/涂节脸色一变,接着眼神里面都透露出一丝疯狂。

  “胡相难道是要?”

  胡惟庸沉声道:“有陛下护着欧阳伦,我们用对付其他官员的办法对付欧阳伦,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三次了!从开平粮案.永安贪腐案到最近的徭役一案,我们想尽了办法对付欧阳伦,结果呢?欧阳伦次次逃脱,次次升官!”

  说道激动的地方,胡惟庸脸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既然如此,那便有最简单的办法将他消灭!”

  陈宁皱眉道:“胡相,那永安府可是欧阳伦的地盘,当地百姓极为拥护,那里的衙役/捕快实力不错,而且还配备了特殊武器。”

  “想要在永安府对付欧阳伦,困难太大了。”

  “特殊武器”一想到当初去永安府的经历,陈宁浑身一颤,那些经历如同梦魇一般,即便是回到了京城,他也时常做噩梦,对于别人来说,永安府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天堂,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地狱一般的存在,这辈子他都不想再去永安府。

  “就是!若是不能弄死欧阳伦,那日后必定会是一场大麻烦!”涂节也担忧道:“而且现在陛下/老相国也在永安府,会不会误伤到他们?伤了陛下那可是.”

  涂节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目光担忧的看向胡惟庸。

  胡惟庸微微一笑,“我已经派人去了永安府联系,永安府境内的山匪盗贼这些对于欧阳伦可是恨之入骨,早就想将欧阳伦干掉,咱们只不过是帮他们一把而已。”

  就在陈宁/涂节二人准备高呼“胡相英明”的时候。

  胡惟庸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们无比震撼。

  “倘若陛下也在这场暴乱中不幸遇难,我等便只有尽心辅佐太子朱标继位大统!”

  嘶——

  好狠!

  连陛下都想要一起干掉!

  “胡相.老相国也和他们在一起,咱们要不要提前通知一下他老人家,避免误伤?”

  陈宁声音有些颤抖道。

  “为什么要提前通知?山匪暴乱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远在京城根本不知道这些,这些不过是意外而已!”胡惟庸淡淡开口,目光如同毒蛇一般盯着陈宁/涂节二人,“若是提前告诉老相国,那么必然会被人起疑,谋害陛下,与造反无异,难道你们想要被抄家灭族?”

  听到“抄家灭族”这四个字,陈宁/涂节二人浑身一颤,连连摇头。

  “不不,这事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切都是山匪干的!我们毫不知情!”

  闻言,胡惟庸脸上露出笑容,“此事本相已经做好完全准备,二位不必担心,今日将这事告知两位,咱们便是一条船上的人,若是此事成功,朱标太子心性柔和,待人宽厚,我等又是国家重臣,定会受到重用。”

  “到时候我依旧是丞相,两位亦可进入中枢,封侯拜相亦未可知!”

  听到胡惟庸这番政治承诺,陈宁/涂节二人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很多。

  他们二人此刻都很清楚,胡惟庸若是倒台,他们二人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刚刚只不过是被胡惟庸的大胆谋划所吓到,现在反应过来之后,也很清楚他们该如何选择。

  况且,倘若他二人敢拒绝胡惟庸,今天还真不一定能够活着离开丞相府,或许能够活着离开丞相府,估计也会死于刺杀/暴死于家中。

  胡惟庸的手段他们可都是见识过的。

  所以留给他们的从始至终在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跟着胡惟庸一条道走到黑,再说了风险越大,回报就越大,倘若朱元璋真的死在了永安府,欧阳伦/李善长也死了,那便再无人能够制衡他们。

  当然了,太子朱标肯定可以管住他们,朱标有能力有威望,文武百官也都认可,肯定能顺利继位,但朱标可不是朱元璋,手段也没那么毒辣,他们完全可以把控朝堂,日子肯定比现在好上不知道多少!

  “胡相英明!”

  “日后定会成为千古一相!”

  陈宁/涂节二人当即就是一顿马屁输出。

  听到二人恭维的话,胡惟庸也是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咱们三人合力,大事何愁不成!”

  “你二人,最近秘密联系咱们的人,不必跟他们说什么,只是让他们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旦事情发生,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稳住局面!切记一定要避开锦衣卫!”

  “是!”

  永安府。

  朱元璋等人这几天一直在走访永安各地,县与县通了水泥道,来往也方便。

  这天朱元璋/李善长等人刚刚逛完开平县,回到抚宁县。

  突然很多百姓从城门口涌入进来,一个个面带惊慌。

  蒋瓛一把抓住一位百姓,“这为兄台,城外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百姓开口道:“山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很多很多的山匪,听说数量足足有一两万,他们朝着抚宁县来了,而且还高喊要把欧阳知府大卸八块!将整个抚宁县屠城!”

  “现在估计也就城内安全一点,几位千万不要出城,官府那边应该会有通知!”

  说完,这名百姓就冲冲离开。

  听到这个消息。

  朱元璋/李善长脸色一变。

  “这些山匪不是已经被剿灭差不多了么?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朱元璋眉头一皱,这几天他在永安府四处转转,明显能够感觉到永安府得治安是很好的,这突然冒出来的山匪让他很是疑惑。

  李善长思索片刻,开口道:“会不会是永安府的山匪残余伙同北直隶境内的其他山匪?”

  蒋瓛也跟着道:“老爷,现在情况危急,抚宁县城内只有不到一百人的捕快,就算加上那些差役,估计连五百人都不到,不如我们提前出城,趁着山匪还没有围住抚宁县城,先离开再说。”

  在蒋瓛看来,如果真有一两万的山匪来袭,以目前抚宁县的守备力量根本守不住,他的职责是保护好陛下,其他的都是次要。

  对于蒋瓛的建议,朱元璋想也没想的拒绝,他是谁?大明皇帝朱元璋!什么危险的事情没有遇到过,不过是区区一两万的山匪,就想让朕夹着尾巴逃跑,这绝对没有可能!

  “不行!”朱元璋摇摇头,“现在外面的情况不明,这个时候出城风险不比在城里面小,在说了欧阳伦是永安府的知府,他有守土之责,要是连一城百姓都保护不了,他还当什么知府,就算会赚钱,也终究成不了什么大气!”

  李善长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开口问道:“陛下这是要考验欧阳驸马?”

  朱元璋点点头,“自然,当我老朱家的女婿,自然得文能治国,武能安邦!而且越是危局越能看得出一个人得真实能力!”

  “蒋瓛。”

  “属下在。”

  “你叫四个人现在立马出城,分别去通知开平卫/抚宁卫/山海卫以及北平那边,让他们出兵,不过什么时候剿灭山匪得等朕的信号。”朱元璋虽然想要借此机会考验欧阳伦,但也不会真把身家性命交到欧阳伦手上。

  “是!”蒋瓛领命,很快就安排了四个手下出城离开。

  “陛下,毛指挥使对永安府的情况比较了解,或许他更清楚这怎么回事,而且他的府上都是锦衣卫精锐,咱们可以先去他哪里,会更加安全!”

  虽然蒋瓛不太愿意去找毛骧,毕竟他们两个一个指挥使一个指挥使同知,是上下级关系也是竞争对手,不过现在是局面危险,刚刚又安排走四个锦衣卫,但靠他现在的力量很难保护好朱元璋,必须要借助毛骧在永安府的力量,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朱元璋点点头,“这次来永安府还没有见毛骧,倒是可以去看看。”

  有了朱元璋做决定,一行人不再前往永安大酒店,而是调转另外的方向,朝着毛骧在永安府的宅邸而去。

  然而并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行中已经被人群中的一些人盯上。

  “快去禀报,就说朱皇帝一行人没有回永安大酒店,而是朝着另外的方向离开,疑似去了毛府!”

  “是!”

  朱元璋从马车上下来。

  抬头望去,一座豪华的府邸呈现在眼前。

  朱门青墙!

  门上硕大的牌匾刻着烙金大字——毛府!

  霍!

  可真气派!

  可以说这是除了欧阳伦的州府衙门外,最为豪华的府邸了。

  即便是朱元璋也不禁感慨。

  李善长/蒋瓛等人明显也被如此气派的府邸给震惊到。

  就在这个时候,毛府门前站着的下人走了过来。

  “几位老板,可是来找我家老爷的?”

  蒋瓛点点头,“我们的确是来找毛老板的。”

  下人上下打量朱元璋一行人,“看几位的打扮应该也是商人,每日来毛府想要和我家老爷谈生意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我看伱们也是新面孔.所以想要见我家老爷的话,还请付入门费!”

  “一千两!”

  蒋瓛:???

  李善长:!!!

  朱元璋:??!!

  都特么是欧阳伦这家伙带起来的风气。

  朱元璋气得牙痒痒。

  见朱元璋等人面色难看,毛府下人开口道:“几位老板,你们莫不是连一千两银子都拿不出来吧!看来我家老爷说得还真对啊!”

  朱元璋沉声道:“你们家老爷都说了什么?”

  毛府下人笑着道:“我家老爷经常跟我们说,要多向知府欧阳大人学习,若是能学到欧阳大人的十之一二,定能发达!”

  “别的不说,就拿这入门费来说,看似不合理,实际上去是帮咱们家老爷筛选了很多人,连一千两银子都不愿意拿出来的人,又有几分诚意合作?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所以几位老板,你们要是拿不出一千两,我劝你们去其他家,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李善长喝斥道:“简直是歪理邪说!对来访客人收入门费,难道你们就不怕得罪客人?还有你们凭什么收这一千两银子?!”

  面对李善长的发难,毛府下人也是丝毫不慌,平静道:“这位老板,收入门费又不是我们永安府独有的,听说京城收得贵多了!”

  “简直是一派胡言,我们就是从京城来的,怎么会不知京城内有人要收入门费?”李善长无比愤怒。

  “不对呀,去那些官老爷的府邸谁两手空空去?”毛府下人反问道。

  “额”李善长一时语噎。

  很显然,这毛府下人说的其实是行贿。

  听到这话,朱元璋却是不怒反喜,这毛骧的下人有点东西啊!

  “咳咳,你继续说!”朱元璋言语缓和道。

  “这位老板怎么称呼?”毛府下人对着朱元璋行礼问道。

  “在下姓马,不过喜欢别人叫我朱老板。”朱元璋淡淡道。

  “朱老板你们既然是从京城而来,自然知道登官老爷门,拿都是要送礼的,明面上多少,私底下多少,不得而知,但在我们永安府,入门费那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每家每户入门费都有账册,而且入门费也不是乱收的,像我家老爷那是永安府官方和百姓一同评选出来的十大商人,而且还是商会副会长,因此入门费定在了一千两。”

  “说实话,一千两入门费真不贵,只要你交了入门费便再也不用送其他礼物,方便快捷,不像京城那些官老爷,送了礼物还不办事,着实可恶!”

  “我听说有个已经荣休的官员,好像原来是丞相,别人想去他府上拜见,必须备上一份厚礼,名人字画/金石玉器等等,随便拿出一件都不止一千两了,这不都是一样的么?当然也是有区别,咱们收得坦坦荡荡,别人收得偷偷摸摸。”毛府下人一脸不屑道。

  咳咳,你直接报老夫的名字得了!

  李善长很想跟朱元璋解释一下,不过却是被朱元璋瞪了一下,只好闭嘴。

  朱元璋笑了笑,“的确有些人就是偷偷摸摸收礼,不光明!还有什么你继续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