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花钱成为欧阳伦的狗腿子(求订阅!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23章 花钱成为欧阳伦的狗腿子(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3章 花钱成为欧阳伦的狗腿子(求订阅!

  第123章花钱成为欧阳伦的狗腿子(求订阅!!)

  在平坦的水泥路上,一个长长的队列正在行进。

  马车内,朱元璋、李善长正在聊着。

  “陛下,咱们现在算是进入到永安府内了吧!”李善长有些疲惫道。

  他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经过这长途跋涉,着实有些吃不消。

  朱元璋点点头,笑着道:“你难道没有发现咱们走的路越来越平稳了么?”

  “永安府如今县与县之间已经全部通了水泥路,这种道路又宽敞又平稳,车队行驶在上面不仅速度快而且还很平稳。”

  闻言。

  李善长连忙掀开马车窗帘朝着外面看去。

  当即看到了平坦的道路,简直就是笔直的一条线。

  “简直是鬼斧神工啊!”

  李善长不禁感叹道:“天底下居然有如此平整笔直的道路!”

  看着李善长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朱元璋有些嗤之以鼻,不过他很快就收起了神情,毕竟当初他初到开平县的时候,表现似乎也不比李善长好多少。

  “不过是水泥路而已,京城周边都已经在修建,用不了多久京城也会拥有的!”

  朱元璋平静道:“永安府让人侧目的可不仅只有这水泥路,等会到了抚宁县,你会看到更多。”

  “是老臣没见识,让你陛下见笑了。”李善长有些不好意思道。

  忽然。

  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并且整个车队也停了下来。

  不用想肯定是出事了。

  李善长再次撞起胆子朝外面看去,仅仅看一眼,就吓得缩回了脑袋,“陛陛下,我们好像没包围了!”

  嗯!?

  朱元璋眉头一皱,沉声道:“难道是附近的卫所士兵,不过距离最近的开平卫也有好几十里地,他们不可能突然出现在这啊!”

  “蒋瓛!怎么回事?”

  “老爷!是永安府的百姓。”蒋瓛声音传来。

  百姓?!

  李善长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起来,“陛下,伱相信我,这外面的绝对不是百姓,哪有装备如此精良的百姓啊!”

  或许是让朱元璋相信自己,李善长直接把马车的窗帘打开,“陛下,不信你看!”

  朱元璋透过马车窗户看出去,很快就看清楚了围住整个车队的人。

  这些人穿着程亮的铠甲,手里还拿着长镰刀、鱼叉、长砍刀以及红缨枪,一个个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目光极其坚定。

  “陛下,你瞧瞧哪有百姓是这装扮?他们更像是装备精良的精锐士兵!”

  “陛下请放心,老臣就算是死,也会保护陛下安全!”

  李善长急忙道。

  朱元璋看到外面的那些人后,却是异常的淡定,“不用担心,蒋瓛说得没错,这些人就是永安府的百姓。”

  嗯!?

  李善长一脸懵逼。

  还真是永安府的百姓?永安府的百姓都这么猛的么?

  不过既然皇帝陛下都说这些人都是永安府百姓,那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既然是永安府百姓,为何要将他们给围住呢?

  就在李善长一脸懵逼的时候,蒋瓛却是来到马车窗口处,“回陛下,这是一支在县道上沿路巡视的民兵,防止有山匪或者其他盗贼打劫沿途商队。”

  原来如此。

  下一秒,车外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开开心心来永安投资,快快乐乐在永安赚钱!”

  “永安永安,永远平安!”

  “永安,一个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朱元璋微微一笑,“欧阳伦这小子就会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

  李善长却是一脸惊讶道:“老臣倒是觉得这些小手段很有用,早就听说驸马欧阳伦有治世之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

  作为第一次来永安的李善长,刚开始看到如此多穿甲持兵的百姓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再确定这些百姓是来保护他们的后,又感到很安心。

  开玩笑,就以外面永安百姓的装备和气势,就算北元大军打过来,他李善长都不带慌张的。

  说完,李善长又探出头去瞧了瞧。

  忽然间看到民兵中走出一位帅气的年轻将军。

  “陛下陛下,那位民兵统领好像燕王殿下!”

  “该不会是老臣看错了吧!”

  李善长惊呼道。

  朱元璋也探出脑袋去看,“你没有看错,他就是燕王。”

  看到朱棣神采飞扬的骑在骏马上,身上穿着一种全新的铠甲,一身漆黑,看上去英武不凡。

  “才几个月不见,这小子倒是看上去更程度了,不愧是咱朱元璋的儿子,有咱当年的几分英姿!”

  “燕王殿下看上去已经是这群民兵的统领,看样子在永安府发展得很不错啊!”李善长笑着道。

  但他这句夸赞的话,却是让朱元璋脸色阴沉下来,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让朱元璋想到了朱棣这个民兵统领是靠花数十万两白银给买来的!

  靠着贿赂得来的职位,有什么好炫耀的。

  丢人!丢大人了!

  此刻朱棣在朱元璋眼中变得格外刺眼。

  “陛下,您怎么了?是不舒服么?”李善长敏锐的察觉到朱元璋脸色变化,连忙询问。

  朱元璋根本没有理会李善长,而是低吼一声,“蒋瓛!”

  “臣在。”

  “去,派人把那孽子给朕绑过来!”

  朱元璋低吼道。

  “陛下,是真绑么?”蒋瓛有些不确定的道。

  “自然是真绑!”

  “是!”

  蒋瓛接到命令,也是果断下令,让手下的锦衣卫谭渊带队,将朱棣给绑过来。

  锦衣卫那可都是千中选一的存在,而能够跟随朱元璋微服私访的,更是万中挑一的高手,虽然周围都站满了民兵,但是拿下朱棣没啥问题。

  “上!”

  “拿下!”

  谭渊下令,十多名锦衣卫朝着朱棣扑去。

  见此情形,民兵们也发现了这些锦衣卫的意图。

  “列阵!”

  “保护马队长!”

  刷刷——

  民兵很快里三层外三层将朱棣给保护起来。

  “不许伤他们性命,制服即可!”

  朱棣虽然疑惑这些人为何突然对自己发难,但是对方都是赤手空拳冲上来,明显不是奔着杀人来的,为了避免误会,所以朱棣也不打算伤害这些人的性命。

  “是!”

  得到朱棣的命令,民兵们都放弃手中的柴刀、红缨枪什么的,而是掏出一根木管,做出防御姿态。

  砰砰!

  十多名锦衣卫一头冲进民兵防御阵营中。

  砰砰——

  锦衣卫们显然是嘀咕了这些民兵的战斗力,一脚踢在对方铠甲上,对方动都不动的。

  砰砰——

  民兵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反倒是打得这些锦衣卫连连倒退。

  “都给我上!”

  谭渊见状,亲自带着剩下十多名锦衣卫冲上去。

  不过锦衣卫的数量和民兵比起来还是太少,谭渊武力比较高,对着同一个民兵踢了好几脚,将脚都踢累了这才将对手踢后退两步。

  但是这个时候,锦衣卫其他人都已经被打趴下了。

  眨眼间,谭渊就被拿着木棍的民兵们团团围住,看着高高举起的木棍,谭渊咽了咽口水,“诸位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么?”

  “不行!”

  “那等会别打我连就好!”

  说完,谭渊很自觉的抱住脑袋,蹲在地上。

  “打他!”

  也不知何道是谁喊了一声,民兵们的木棍轰然落下。

  砰砰——

  谭渊被揍得鼻青眼肿。

  “马四少爷,别打了!”

  蒋瓛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没想到武力值在锦衣卫排在前列的谭渊都被爆锤,可见这永安府民兵的实力!

  朱棣看到蒋瓛的时候,也是一愣,“蒋老二!居然是你!”

  “马四少爷是我,老爷就在前面的马车里面,叫你过去说说话。”蒋瓛都要哭了。

  之前一直听说永安府民风彪悍、武德充沛,他还有些不在意,但是今天看到民兵的力量后,终于明白了何为民风彪悍,何为武德充沛!

  一个个六七尺的身高,壮得跟牛犊一样,肌肉隆起,又穿着厚厚的铠甲。

  打不赢根本打不赢!

  “父亲来了!”

  朱棣先阿四一愣,随即欣喜不已。

  “住手,都给我住手!”

  朱棣大喊一声,然后策马来到马车边上。

  这个时候,朱元璋、李善长也从马车中走出来。

  “父亲,我现在已经是永安府民兵大队大队长了!”

  朱棣一脸傲然。

  李善长连连点头,“四公子英武不凡,的确是厉害!”

  朱元璋面无表情,对着朱棣招招手,“老四,你过来。”

  “诶。”朱棣麻溜的从马上下来,屁颠屁颠来到朱元璋面前。

  “父亲何事?”

  朱棣将脑袋凑过去。

  下一秒,朱元璋直接拧住朱棣的耳朵,快准狠,动作极其熟练。

  “你还有脸在你爹我面前炫耀!”

  “咱家的脸都快被你丢干净了!”

  “哎呀呀——”朱棣吃痛叫起来,“父亲疼疼啊!”

  “我这么多手下都看着的,你给我留点面子。”

  “你这狗屁大队长不过是花钱买来的,要来干嘛?这会你还要脸了啊!晚了!”

  朱元璋气得不行,他恨贪官,同时也恨贿赂之人,自己儿子花钱买职位,这分明是在打他的脸,不好好教训一顿朱棣,这火是消不了的。

  朱棣就这样被朱元璋拧着耳朵,想逃也逃不掉。

  “父亲,你听我解释啊!”

  “解释?解释有屁用!”

  就在这个时候,马皇后从后面的马车走了过来。

  “母亲,救我!”

  马皇后见状,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朱元璋面前,“重八,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是给儿子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事情闹大的也不好。”

  李善长也赶紧劝道:“陛老爷,我觉得夫人说得对,还是听听四公子怎么说再做决定。”

  有了马皇后、李善长的劝说,朱元璋也是逐渐冷静下来,拧住朱棣的手微微一松。

  朱棣也是趁机挣脱,连忙躲到马皇后身后。

  “滚进来,把事情说清楚!”说完,朱元璋走进马车内。

  之后,马皇后、朱棣、李善长也跟着进入马车。

  “父亲。”

  “这什么狗屁民兵大队长是你花二十万买的?”

  “是。”

  “你可是我朱元璋的儿子,居然贿赂买官!”朱元璋火气一下子又上来了。

  “父皇,我觉得这不是贿赂!”朱棣顶着压力,连忙解释道:“四姐夫跟我说,这叫做承包费,和你给四姐夫代理费是一个道理!”

  “承包费?代理费?”李善长敏锐察觉到,这里面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重八,你先听棣儿说完。”马皇后看向朱元璋。

  “行,那你便说说什么是承包费。”朱元璋也知道李祐总会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名词,不好好听,还真不好理解。

  “承包费就是字面意思啊!我承包了永安府剿匪工作!”朱棣颇为骄傲道:“临时任务厅大家都知道吧?”

  嗯嗯。

  朱元璋、马皇后点点头。

  李善长:???

  “官府通缉悬赏剿灭山匪,以前是官府对接百姓,不过官府有些时候忙不过来,所以四姐夫就干脆把这个业务打包出售,让一个信得过的人专门负责这个事情,专门负责招募百姓剿匪,然后按照剿灭山匪的业绩进行奖励,而我就是那个信得过的人,当然了光信得过还不行,还得有钱,所以我就拿出了二十万两承包费!”

  “我给这些百姓发工钱,买装备,他们听我的剿灭山匪,我再去找官府领奖励,就是这么一回事!”

  “对外我们自称是守护永安府安全的民兵组织,而四姐夫更喜欢叫我们雇佣军,还给我们起了个名字,叫做瓦格纳雇佣军!!”

  “瓦什么?”朱元璋愣住。

  “瓦格纳雇佣军!”朱棣自豪的重复一遍。

  “有什么特殊含义么?”马皇后问道。

  “四姐夫说‘瓦格纳’意思是胜利的意思,你们也可以认为是永胜军!”朱棣提到欧阳伦,眼睛里充满了崇拜。

  朱元璋算是明白过来,没好气道:“意思就是你花钱成为欧阳伦的狗腿子,帮欧阳伦剿灭山匪,对吧!”

  朱棣愣了一下,“父亲,你非要这么说的话,也差不多,不过当雇佣军真的能赚钱,起码到现在我已经把承包费给赚回来了,目前存款已经达到了六十六万白银!”

  “而且还有五千能征善战的雇佣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