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李善长,跟朕一去永安府!(求订阅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22章 李善长,跟朕一去永安府!(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2章 李善长,跟朕一去永安府!(求订阅

  第122章李善长,跟朕一去永安府!(求订阅!!)

  坤宁宫。

  “咳咳.”

  马皇后连续咳嗽两声,身边宫女连忙道:“皇后娘娘,您最近老是咳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去把太医叫过来吧。”

  “不用。”马皇后摇摇头,“我应该就是夜里着凉,过两天就好了,就别麻烦太医。”

  “陛下驾到。”宫外响起宦官声音。

  下一秒,朱元璋的身影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哈哈,妹子!”

  “听说你不舒服,怎么回事?”

  朱元璋笑咧咧的走进来。

  “重八,我没事,你不用专门往我这里跑一趟,最近朝堂上事情不少,你也要注意身体!”马皇后看到朱元璋,脸上露出笑容,“我可是听说伱最近经常在早朝时候发火,不少官员都被吓出病来了。”

  “那个王八蛋跑你这里来打小报告!”朱元璋气鼓鼓道:“我有那么让人害怕么?”

  “你看看你现在不就是在发怒么?”马皇后白了朱元璋一眼,没好气道。

  “治国是要严,不过你也不能一直严格,官员们也是人,天天被你盯着,迟早会崩溃的。”马皇后耐心劝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他们要都是两袖清风的好官,怕什么?除非他们心里有鬼!”朱元璋冷哼一声,“皇后啊!你是不知道现在这些贪官有多可恶!”

  “特别是欧阳伦那小子,如今他都学会了以利相逼,不不,在咱看来这小子就一直会用这招,之前咱都是小瞧他了!”

  “用一个“花钱招工”的伎俩,就让文武百官大都赞同,纷纷同意给他提供青壮,而且还要念他好!”

  “就连一项看不惯欧阳伦的胡惟庸,也是奇迹般的没有反对,这小子的手段着实有些可怕。”

  “朕真怕今后会后悔没一早就把这小子给砍了!”

  听着朱元璋气鼓鼓的话,马皇后笑着道:“重八,若是欧阳伦这孩子所做的事情能让百官赞同,让百姓收益,那正说明了此事乃是正道!”

  “于国有益,于民有利,百姓日子过好了,他们感念的还不得是你这位皇帝陛下治国有方?”

  “这天下是大明的天下,这永安府也是大明的一部分,陛下又何必介怀。”

  听到马皇后这一番话,朱元璋脸色趋缓,细细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

  无论是“以银应役”还是“花钱招工”,朝廷和百姓都获得了实惠,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朱元璋才会一开始想为欧阳伦遮掩,最后也是在群臣的劝谏下默许了永安府的行为。

  之所以发怒,不过是因为对于欧阳伦这种先斩后奏、比他皇帝还聪明的不爽而已。

  看到朱元璋怒意渐消,马皇后从宫女手中接过一杯,转手递给朱元璋,“这是我自己在后花园里种的茶,有清肺火的功效,重八你品尝一下。”

  朱元璋刚好有些口干,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也没尝到什么味,“再来一杯!”

  宫女连忙再给朱元璋倒上一杯,又是一饮而尽后,朱元璋这才坐下和马皇后继续商议起来。

  “妹子,今天早朝,户部尚书郭资提到欧阳伦说过一句话——先富带动后富,你觉得这句话如何?”

  “先富.带动后富”马皇后低头琢磨一会,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重八,我觉得咱们恐怕真的小看这位四女婿了。”

  “这句话让想到了一句儒家名言。”

  “那句?”朱元璋好奇问道。

  马皇后深呼吸一口气,接着沉声道:“便是出自北宋张载《近思录拾遗》那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话我知道,说得挺好的,那些士林学子嘴上天天嚷嚷这句,不过你这也太看得起欧阳伦这小子了吧。”朱元璋嘀咕道。

  “重八,倘若先富之人愿意带动后富,大明将不会有穷苦之人,没有穷苦之人,又哪里来造反之人呢?”

  轰!

  朱元璋脑海再次炸响。

  有道理!

  沉思良久,朱元璋目光越发深邃,沉声道:“这小子若真能做到,大明未来必有他的一个位置!”

  “妹子,咱们也有一段时间没去永安府瞧瞧了,等各地灾情稍缓,你陪咱再去一次?”

  马皇后笑着点点头,“好,现在不光是女儿女婿在,老四、老十三也在。”

  见马皇后提到朱棣、朱柏,朱元璋脸一下垮塌下来,“妹子,你别提老四、老十三,提到他们咱就来气!”

  “真是把老朱家的脸都丢尽了。”

  “一个花钱买官,一个天天混迹妓院,等咱去了永安府,非得把他俩腿打断!”

  马皇后笑了笑,“你舍得么?打断两个儿子的脚,你让他们今后如何守卫大明江山?”

  朱元璋撅撅嘴,“那也不能轻饶这两个家伙。”

  “重八,既然欧阳伦这孩子在经营、挣钱方面是把好手,你可有想过把他调到京城当户部尚书,这样一来或许能直接改变大明如今的财政状况,而且安庆也能回到京城,一家人团聚。”马皇后起身道。

  朱元璋脸色猛然一变,“妹子,后宫不得干政,你手伸得太长了!”

  “此事咱自有安排,无需多言!”

  马皇后白了朱元璋一眼,也懒得再说。

  朱元璋陷入思索,其实这个安排也挺不错的,让欧阳伦当户部尚书,以他的能力的确能让大明变富,但也有可能把大明弄得一团糟。

  管理一府之地,和管理全国财政,这完全是两个层级。

  永安府。

  天上人间。

  二楼包房。

  朱棣、朱柏两兄弟正躺在床上,享受着洗脚、按摩服务。

  朱棣正在吹嘘他剿匪的事迹。

  忽然两人齐齐打了喷嚏。

  阿丘——!

  “怎么回事?”

  朱棣、朱柏兄弟俩都是一脸困惑,平白无故的怎么打起了喷嚏呢?

  “四哥,你说是不是有人再背后说咱们兄弟俩的坏话?”朱柏分析道。

  “有可能。”朱棣点点头,“有可能是毛骧,这家伙自从咱们兄弟来永安府,就一直派人盯着咱们,肯定是他给父皇打咱俩的小报告!”

  “毛骧这家伙别犯在我手里,到时候狠狠收拾他!”

  朱柏则是劝道:“四哥,这毛骧终究是锦衣卫指挥使,如今锦衣卫权柄越发重要,父皇也是多多倚重,即便咱们是皇子也不便得罪。”

  朱棣不以为意,“锦衣卫怎么了?还不是我朱家的家奴,他毛骧当得锦衣卫指挥使,咱们兄弟就当不得?等我再立些功劳,到时候跟父皇说说,让我们兄弟来掌管锦衣卫,我负责抓人,你负责做生意,完美!”

  朱柏一听也是来了兴趣。

  朱棣眉头一皱,对着给他按脚的女子道:“用力一点,我吃力!”

  “好的!”

  女子当即加重力量。

  很快包房里面传来舒爽之声

  一个月过后。

  大明各地灾情逐渐稳定下来。

  朱元璋也没有那么忙了。

  再次去永安府微服私访也就提上了日程,这方面朱元璋已经非常熟悉,直接把太子朱标叫来,一番叮嘱安排,然后就把监国的重任交给了朱标。

  对此朱标也是习以为常。

  “父皇,儿臣也想去永安府。”

  “下次吧,下次父皇一定带你去。”朱元璋笑着宽慰,接着又开口道:“你可是储君,得替朕看着朝堂,特别是胡惟庸他们,可千万不能让他们乱来!”

  一番“画饼”、“pua”,朱元璋成功安抚住太子朱标。

  接着朱元璋、马皇后在蒋瓛一众锦衣卫护送下,装扮成商队离开京城。

  本来一切顺利,但是刚出城没多久,朱元璋的车队就和另外一支车队撞在一起,双方都很高傲,谁也不让谁。

  “赶紧把路让开!”

  “我们凭什么要把路让开?要让也是你们让!”

  “笑话,你可知道咱们车队里面座的是谁?要是耽误了我们老爷的时间,你们吃罪不起!”

  “好大的口气,我家老爷也不是一般人,世间能让我家老爷让步的,只有当今圣上!”

  两个车队的人争吵不已。

  咳咳——

  没过一会儿,一个六十多岁老头在一个二八妙龄少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

  老头杵着拐杖,浑身散发威严,一看就是身居高位之人。

  “老爷,这支商队挡住咱们的路,还要我们让开,实在是可恶!”

  “嘿,你这个人怎么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们拦住了我们的去路,现在居然反咬一口!”

  老头这边的仆从见到自家主人来了,越发有底气,一脸傲然道:“我家老爷曾经可是丞相,更是现在丞相的老师,他见到我家老爷,也得恭恭敬敬称呼我家老爷一声老师!”

  “你们这群下贱的商队,还不赶紧把路让开。”

  对于仆从的话语,老头并未制止,毕竟仆从说的都是真的,想必这些人在听到自己的名号后,一定会闪开!

  “李善长?”

  “谁!”仆从大怒,“谁敢直呼我家老爷名讳!!”

  老头则是一惊,这名字好熟悉!

  好像是陛下的声音,不过陛下这个时候应该在皇宫里面上早朝,怎么会跑来郊外来。

  可当老头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

  “陛下!”

  老头连忙挣脱二八妙龄少女的搀扶,就连拐杖也不要了,跑到朱元璋面前跪下。

  “老臣李善长叩见陛下!”

  朱元璋双手叠着放在身前,笑着看了李善长一眼,“李善长,你这生活过的不错啊!出行这么多人服侍着,连朕的车驾都过不去。”

  “请陛下恕罪,老臣不知道是陛下的车驾,若是知道就算是给我一万个胆子,老臣也不敢啊!”

  李善长浑身一颤,无比惶恐道。

  他是皇上!!

  李善长仆从等人也是吓傻,纷纷跪下。

  “行了,朕这次是微服私访,你不知也不怪你,不过你这家奴太过跋扈,你得好好管教,要不然迟早给你惹来祸端!”朱元璋心情不错,而且李善长是跟随他很久的谋臣,颇为懂事,在刘基刘伯温死后没多久,也选择了急流勇退,颐养天年,没必要真怪罪,刚刚不过是吓吓对方而已。

  “是是,下去之后,老臣一定严加管教!”李善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显然是吓得不轻。

  “都起来,咱们要再堵在这里,其他人可就都过不了。”朱元璋笑着道。

  “是是。”李善长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同时给仆人下令,“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把路给我让开,让陛下的车队先过去!”

  仆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行动起来,很快就让出一条道路。

  朱元璋满意点点头,随即又看着李善长身边的妙龄少女,打趣道:“你这孙女都这么大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咳咳

  李善长一脸尴尬,“陛下,不敢期满陛下,她不是我孙女,而是老臣新娶的妾室。”

  额

  朱元璋眉头一皱,闪过一丝不悦,不过也并未在这上面多说什么,而是继续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回陛下,老臣听说北直隶永安府这两年发展迅速,还多了很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玩意,老臣打算去永安府游历一番!”

  李善长笑着道。

  他其实就是听说天上人间、鸿运赌坊很好玩,所以想去耍耍,但是在朱元璋面前,话可不能说得如此直白。

  闻言,朱元璋笑了笑,“还真是巧了,朕这次和皇后微服出巡,目的地也是永安府,既然如此咱们君臣可以一同前去!”

  “啊!”

  李善长笑容瞬间凝固。

  跟着皇帝去微服私访,按道理来说这是好事,这代表着皇帝的信任,这要是其他大臣估计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是李善长是想去吃喝嫖赌的,怎么玩他都想好了,结果现在皇帝要跟着他。

  那他的很多想法都没法完成。

  “嗯,你莫非不愿意?”朱元璋审视着李善长。

  “不敢不敢。”李善长连连摇头,接着又连连点头,“老臣能跟着陛下去永安府,这是老臣的荣幸!”

  这可是皇帝的命令,他根本无法拒绝,所以只能是同意。

  “这就好!出发吧!”

  “去永安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