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百姓凑钱见欧阳伦,这事包我身上(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18章 百姓凑钱见欧阳伦,这事包我身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8章 百姓凑钱见欧阳伦,这事包我身上(

  第118章百姓凑钱见欧阳伦,这事包我身上(求订阅!!)

  自从在永安府见识到水泥路的好处后,朱元璋便开始计划在大明京城附近开始修建水泥路,当然不是自己瞎搞,而是选择和“开平建筑”合作,不过“开平建筑”只提供修路材料和技术支持,修路工人还得朝廷自己找,朱元璋自然无法像欧阳伦那样开出高工资,当然了就算可以开,朱元璋也抠搜舍不得,不过这事可拦不住朱元璋。

  按照朱元璋的逻辑,这水泥路可不是给我朱元璋一个人修的,那是给所有的大明百姓修的,你们这些大明百姓总得出力吧!

  随即大手一挥,招募徭役!!

  修路招募徭役,这是历代王朝的基本操作,就没看到那个皇帝给钱的,能管饭都是极好的,绝大部分情况下,当徭役不仅没有钱,而且还得自备干粮!

  大明自然也是如此,这是基本操作。

  于是乎,大明朝廷开始从各地招募徭役修路,本来一切正常,光是征召京城周边的徭役就足够了,可人算不如天算,这两年天灾不断,不是旱灾就是水灾,修蓄水坝、修水渠、运送粮食等等都需要人。

  正常的徭役只能满足修水泥路,为了蓄水坝、修水渠、向灾区运送粮食,朝廷人手就不够用了,徭役范围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重!

  徭役,明初因按户等人丁编排,均输徭役,故又称“均徭”,徭役包括里甲正役和杂役,杂役是供地方官府役使的差役,由里按户等派遣。

  均徭文法以人丁﹑税粮多寡为基准设定户则﹐均派杂役﹐丁粮多者为上户﹐编重差﹔次者为中户﹐编中差﹔少者为下户﹐编下差﹔一户或编一差﹐或编数差﹐也有数户共编一差的。轮差次序常和里甲同时排定﹐十年或三五年一次。服役期在里甲正役满后的第五年。在具体实行上﹐南北方略有差异﹐南方以丁田为基准﹐北方以丁粮为基准。

  力差指应役户亲身充役﹐名目常见的有皂隶﹑狱卒﹑门子﹑马夫﹑驿馆夫等﹐多在近地承当﹐士绅有免役特权。

  在朱元璋看来,这没啥问题,百姓有责任为大明建设发展做贡献。

  因此永安府也收到了朝廷要增派徭役的任务。

  这些事情欧阳伦可不会管,全权交给了赵天明这个永安府通判,而对于徭役,赵天明也没有任何办法,这可都是朝廷摊牌下来的,各个地方都得照做。

  因此永安府衙门就按照朝廷的意思下发了通告,不过这增派徭役的任务已下达,就引起了百姓们的强烈反感!

  “怎么又有徭役,今年不是已经征了一次?”

  “对,我记得很清楚,今年的徭役早就征过了,我邻居家的孩子已经去服役了,为何还要征?”

  “朝廷的命令谁敢拒绝?在说了这公告上说了,大明现在又要修路、修水渠、修堤坝还要往灾区送粮草,咱们北边战事也需要人,所以才第二次征徭役的。”

  “哎——服一次徭役最少也好几个月,不仅没薪金,还得自己花钱吃饭.这得搭进去多少钱啊!”

  “我现在一个薪金足足有五两,工地还管吃住,一年下来就能存六十两,若是服了徭役,消耗了时间不说,这一少一出最少没了一百两银子。”

  “咱们也不能光想自己,国家现在有了问题,咱们当百姓的也得出一分力,若是能有其他办法就好了。”

  “敢逃徭役?那可是触犯大明刑法!抓你没商量!”

  “就是,一旦逃徭役,乡里连坐,不光害了家人,还会影响整个乡里。”

  “我听说那些逃徭役的人,最后要么被官府抓到流放充军,要么饿死在外面,要么落草为寇,总之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为国出力这是责任,没啥好说,不过徭役过重,对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来说压力太大,就算是皇帝也得讲理吧!”

  “要不,咱们去问问欧阳大人,他是个大能人,或许他有办法?”

  “欧阳大人有能力是不假,可是他不过是区区一地知府,在我们眼里是大官,可和皇帝比起来,他哪里能说得上话?”

  此话一出,围在衙门公告栏外面的百姓一个个萎靡下来,眼神的光芒也比较暗淡,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失望。

  “我听说欧阳大人还是驸马!那就是皇帝陛下的女婿,让女婿去求求自己的老丈人,是不是还有机会?”

  “你这样说好像有些道理诶!”

  “若是欧阳大人愿意为我们说话,或许这徭役就有解决之法!”

  “走走,我们去府衙找欧阳大人。”

  很快一大群百姓朝着府衙而去。

  而在百姓人群中,毛骧和小虎两人也在。

  “老大,驸马欧阳伦在百姓心目中地位很高啊!”小虎有些感慨道。

  “地位高有什么用,徭役这事乃是国之根本,就算欧阳伦去求陛下,陛下也绝对不可能答应减免。”或许是看欧阳伦成功太多,毛骧内心竟然希望能够看到欧阳伦失败一次。

  最近他也挺头疼的,燕王、湘王两位皇子跑来永安府,他一方面得想办法保护两位皇子的安全,一方面还得盯紧两位皇子,免得被欧阳伦教坏,真要是两位皇子在永安府出点什么事情,他这辈子估计都回不去京城了,而且还得想办法收集欧阳伦的相关情报。

  “走咱们也跟过去看看!”毛骧低声说完,便和小虎混在百姓群中朝着府衙而去。

  或许是对徭役的反感,加入到人群中的百姓那是越来越多,很快就将永安府衙围得水泄不通。

  “伱们这在干什么?”

  听到手下的禀报,赵天明赶紧先出来瞧瞧,看到衙门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把赵天明都给吓住了。

  “赵大人,我们要见欧阳大人!”

  “对,我们要见欧阳大人!”

  “诸位,我是永安府通判赵天明,你们当中应该有人认识我!”赵天明连忙道:“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咱们就不要去打搅欧阳大人了好不好?”

  赵天明笑着道。

  “赵大人,我们知道你和欧阳大人一样,是为我们百姓着想的好官,不过今天这件事情找你没用,你官太小,肯定管不了!”

  “就是,这事得请欧阳大人帮忙才行!”

  听到这话,赵天明不乐意了,以前他当九品知事的时候,别人说他官小,他一点没意见,但是现在他可是永安府通判,妥妥的正六品实职,而且现在他可是全权负责永安府的政务,权力和正四品的知府没啥区别,居然还说自己官小!

  “笑话!我如今主持永安府大小事务,是除了欧阳大人外最大的官,你们居然说我官小?!”赵天明扫视府衙前的百姓,没好气道:“赶紧把你们遇到的问题说出来,我来帮你们解决,然后赶紧散开!”

  “既然赵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直说了!”

  “我们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朝廷徭役太重,咱们这些平头百姓实在是负担不起了!能不能请赵大人帮我们跟皇帝陛下说说,把徭役取消,或者用其他办法解决!”

  “赵大人这个要求可以么?”

  额

  听到百姓们这个需求,赵天命也是直接愣住,不禁内心感叹,百姓们这话可是真敢说话,自己的好像把话说早了!

  “咳咳,那个这个事情你们的确是找欧阳大人更为合适。”

  “不过你们这么多人根本可能全都进府衙,要不你们自己选择几个代表,然后跟着我一起进去见欧阳大人?”赵天明尴尬道。

  很快,百姓人群中就选出了几个代表,看上去都是老实巴交的百姓,年龄在二十到四十之间。

  见状,赵天明提醒道:“带你们去见欧阳大人,这没问题,不过你们可要想好了,这徭役一事乃是朝廷下的命令,即便是欧阳大人也无法取消,你们当真要见?”

  “要见!”几名百姓代表齐齐点头。

  “行,那你们几个根我来吧。”赵天明点点头。

  不过就在这些百姓打算走进府衙的时候,衙役却没有打算让开的样子。

  “赵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为何衙役不让我们进去?”

  “莫非不是你们反悔了吧!”

  眼看着百姓群情激奋,赵天明赶紧问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为何不让开。”

  “赵大人,不是我们不想让,而是欧阳大人有规定,凡是第一次来见他的,一律要收入门费!他们不叫入门费,我们不能让他们进去!”一名衙役连忙道。

  “额”赵天明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对着百姓道:“诸位,你们也知道欧阳大人的性格,这既然是他定下的规矩,也请你们遵守,要不然就算我让你们去见欧阳大人,他们衙役也不让!”

  “这事我听说过,想要进欧阳大人的门,得交两千两银子,他们几位是代表咱们去找欧阳大人的,要不大家伙凑一下,两千两分摊下来,一个人还不到半两。”

  “同意!”

  “没问题!”

  “只要能把事情说给欧阳大人,这钱咱们一起出了!”

  百姓当即现场凑银子,你半两他半两,很快就凑出了两千两银子,交了入门费后,几名百姓代表就在赵天明的带领下,走进府衙当中!

  欧阳伦围着围裙正在厨房里面给安庆公主炖排骨汤呢。

  “老爷!”

  “刚刚府衙外面聚集了数千百姓,好像是因为徭役的事情,赵大人解决不了,只好带了几名百姓代表进来见你!”

  “您看要不要见见?”

  周保慌张跑进来道。

  “这事终于来了么”

  欧阳伦嘀咕一声,随后道:“周保,你帮老爷我看着这火,这冬瓜排骨汤得多炖一会才行,千万别让火熄灭了!”

  “哦哦,好的老爷。”

  周保点完头,欧阳伦已经走出厨房。

  很快。

  欧阳伦在大厅接见了几名百姓代表。

  “草民叩见欧阳大人!”

  看到欧阳伦,这几名百姓代表立马下跪给欧阳伦磕头,眼睛里全是崇拜之色。

  “几位赶紧起来,咱们这不兴下跪,有什么事情你们说就是。”

  欧阳伦面带微笑,轻声道。

  见欧阳伦一点没有官架子,而且还很温和、亲善,几位百姓代表都是心里一暖,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开口。

  赵天明主动道:“回大人,这几位百姓都是府衙外聚集百姓的代表,他们今天来就是想让大人能够帮他们跟朝廷说说好话,看能不能减免徭役。”

  “属下已经跟他们解释过了,这徭役是朝廷定下来的,哪里都一样,不能因为个人好恶而改变,即便是大人您也办不到!”

  说完,赵天明还对着欧阳伦眨巴眼睛,意思也很明显,只要欧阳伦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很轻松就能将这些百姓打发走,这事就算是了解。

  欧阳伦思索一会,笑着道:“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此话一出,赵天明当即瞪大双眼,嘴巴也张大。

  大人,你该不会是没睡醒吧!这可是徭役啊!敢在这上面动手脚,那就相当于挖大明江山社稷的根基,比帮人改户籍什么的那可严重多了,要是让皇帝陛下知道,那还不得杀个天雷滚滚、血流成河!!

  几名百姓代表却是满脸欢喜,要知道他们其实心里也觉得这事没啥机会,来这里完全是想找找安慰,但万万没有想到欧阳大人居然说这事有商量的机会!!

  “欧阳大人,我们不是不愿意为国家出力,而是耽误太大,若是可以我们愿意花些银子,免去这些徭役!”

  “对对,花些银子,咱们也能更安心的做事!”

  听到这话,欧阳伦笑了起来,“咱们永安府的百姓就是淳朴厚道,既然你们愿意花钱免去徭役,那这事就更有操作空间了!”

  “这事就包在本官身上。”

  汗!

  赵天明差点冲上来捂住欧阳伦的嘴,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双脚有些发软险些跪下来。

  我的大人诶!

  我知道你喜欢银子,但这也要看情况吧。

  这可是徭役啊!

  敢在这上面下手,到时候不仅你的脑袋保不住,就连下官的脑袋也保不住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