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养寇自重?呵呵,这叫可持续发展!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16章 养寇自重?呵呵,这叫可持续发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6章 养寇自重?呵呵,这叫可持续发展!

  第116章养寇自重?呵呵,这叫可持续发展!!(求订阅!!)

  “跑?”欧阳伦淡淡一笑,“他跑得了么?”

  话音刚落,当即一群黑影从旁边的山林里出来,这群黑影人数大致在十人左右,全部穿着紧身黑衣,头戴半圆形头盔,浑身穿着涂装铠甲,双手拿着的是长烧火棍,腰间还有“7”小铁棍以及圆形小锤,动作整齐划一,在这群人中还有一个被绑得严严实实的人。

  “黑虎崖大当家黑心虎宋水!”

  赵天明一眼就认出了宋水,“敌人来袭,保护欧阳大人!”

  啪!

  欧阳伦一巴掌拍在护在身前的赵天明,没好气道:“你个憨憨,没看到宋水被捆着的么?是自己人!”

  “自己人?!”

  无论是赵天明还是朱棣都是愣了一下。

  很快,这支黑衣小队来到了欧阳伦面前,“报告一号,暗狼小队全歼五百黑虎崖山匪,活捉黑虎崖山匪首领宋水!”

  一号?!

  朱棣、赵天明齐刷刷将目光落在欧阳伦上,不用想这“一号”肯定就是这个男人了。

  果然,欧阳伦点点头,“辛苦了,把人留下,你们退下吧。”

  “是。”

  暗狼小队随即将宋水丢下,转身潜入山林当中,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赵天明、朱棣神色震惊。

  赵天明是单纯的震惊,毕竟十人对战五百人,不仅将对手全歼,而且还活捉了匪首,这样恐怖战斗力,谁来了都得震惊。

  朱棣的震惊稍有不同,朱棣有真正去军队参加实战的,在大明军队当中,若要问什么样的士兵是最精锐的,毫无疑问是每支军队的斥候军队,看到暗狼小队的时候,朱棣惯性的想到了军队斥候。

  但暗狼小队明显和军队斥候小队有不同,武器、装备都有些奇怪,不过朱棣却是感觉那长烧火棍、“7”形小铁棍、圆柱形小铁锤都不是一般的武器。

  十人对战五百全歼这是何等完美的战绩。

  自己要是能够有这样的一只暗狼小队,再加上红衣大炮,想不赢都难啊!

  此时此刻,朱棣终于是明白了,为何欧阳伦即便是带着仅训练七天的五千百姓,也赶来跑来剿灭足足有三千悍匪的黑虎崖!

  百姓的热情支持是其一,但更多的是因为红衣大炮和这支暗狼小队!

  四姐夫太厉害了。

  不知道四姐夫和魏国公徐达谁更厉害?

  看着赵天明、朱棣惊叹的样子,欧阳伦主动解释起来,“这支暗狼小队是我早些年便培养出来的,为的就是处理这些事情,一般情况下这暗狼小队不会离开我一千米范围内。”

  厉害!

  不明觉厉!

  “欧阳大人,现在拿下黑虎崖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些山匪投降和俘虏该如何处理呢?”赵天明开口问道。

  欧阳伦淡淡道:“这事也不难,先将几个匪首好好审问一番,榨干他们身上情报信息,再按照他们各自犯下的罪进行审判,然后再将山匪送去各大工地进行改造,别浪费人力不是。”

  “是,欧阳大人。”

  嗯!!听到自己要被审判,宋水再也忍不住,连忙从“昏厥”状态苏醒过来。

  咚咚——

  宋水对着欧阳伦就是重重磕头。

  “欧阳大人饶命啊!”

  “饶命?你说说本官如何饶了伱?”欧阳伦一脸戏谑的看着宋水。

  听到这话,宋水陷入沉思,眼珠子不断滚动,他很清楚接下来的回答,将是他能不能够活下来的关键。

  “欧阳大人,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山匪,也收敛了不少钱财,所有钱财加起来大概有十万两左右,若是欧阳大人能饶我一命,我必定将这十万两财富双手奉上!”

  宋水在说这话的时候,很是纠结和心疼,几十年努力奋斗没了。

  听说欧阳伦是个大贪官,想必是爱钱的,十万两绝对能够打动对方!

  欧阳伦淡淡看了宋水一眼,“我说宋水,你好歹也是盘踞永安府黑虎崖多年的悍匪首领,你居然觉得本官会为了区区十万两就饶你一命?”

  “还有,黑虎崖已经被本官拿下,你还觉得这些钱财还属于你么?”

  “你的意思莫非是让我用自己的钱来买通我自己,饶你一命?你这算盘也打得太好了。”

  噗嗤——

  话音刚落,朱棣直接笑出声,而赵天明笑着摇摇头。

  额

  宋水脸上写满了尴尬,虽然不服,但欧阳伦说得没有任何错。

  “你要是想不到饶你命的理由,那就只能是公事公办了。”

  “赵天明。”

  “属下在。”

  “在大明当山匪,该叛什么罪啊?”欧阳伦幽幽问道。

  “回大人,按照按照大明律落草为寇者,伤人性命,主犯斩刑,从犯分两种情况,一起动手的判绞刑,参与谋划但没有动手的杖刑一百,流放三千里。”赵天明无比娴熟道。

  “啧啧,宋水你又是主犯,身上又有命案在身,判你个斩行,立即执行,连秋后都用不到!”欧阳伦笑着道。

  “欧阳大人饶命啊!”宋水此刻已经是断脊之犬,惶恐的趴在地上求饶,想了一会,开口道:“我想到理由了!”

  “我和盘踞在永安府境内的其他几股山匪都有联系,欧阳大人你们这么快就把我打败,其他山匪肯定还不知道,我愿意提供他们的情报,让大人能彻底肃清境内山匪!”

  听到这话,赵天明、朱棣两人都是眼睛一亮。

  自古以来,山匪很难被根除,原因也很简单,山匪太过狡猾、滑溜,狡兔三窟,每次等官兵围上去,聪明点的山匪早就逃之夭夭,这次若非那名柴夫的情报及时,以及黑虎崖山匪轻敌,百姓军火力太过充足,也很难如此轻易剿灭。

  若是能有像‘黑心虎’宋水这样的专业人士带路,那对付起其他山匪起来,可就再轻松不过了,真的很有机会让永安府境内的山匪一网打尽!

  朱棣一脸期待,要是欧阳伦同意的话,那他是不是又可以带着五千百姓军和二十门红衣大炮再战?

  然后欧阳伦却是摇摇头,“还不够,黑虎崖三千悍匪被活捉的大致有两千人,从两千人中找个对其他山匪熟悉的人这很容易,我为何非得用你?”

  额

  宋水听到这话,内心凉了大半。

  “要是想不到就下去再想想,只要你在判你斩立决之前能想到合适的理由,你都还有机会!”

  “拖下去!”

  随着欧阳伦下令,两名衙役就将宋水倒着脱了下去。

  “大人饶命啊!”

  “我一定尽快想出让你不杀我的理由!”

  很快宋水被押解下去。

  赵天明有些忍不住问道:“大人,你为何不答应宋水,虽然从其他山匪中能够找到替代者,但终究还是没有宋水知道得多,若是有宋水的帮助,我们剿灭其他山匪肯定会轻松很多!”

  “就是!伦哥我还想着继续带着大伙剿灭土匪呢!”朱棣嘀咕道。

  欧阳伦白了两人一眼,“我们要是都把山匪剿灭完了,那要卫所干嘛?”

  “还有山匪真的需要剿完么?”

  听到这两个问题,赵天明、朱棣二人都是一愣。

  “伦哥,我不是太理解?”

  “请大人解惑!”

  赵天明、朱棣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欧阳伦。

  “你们还记得我们为何要设立临时任务大厅么?”欧阳伦轻声问道。

  “当然是永安府乃至整个北直隶境内盗匪横行,给百姓、官府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然而北直隶布政司、按察使、都指挥使司“三司”没有余力解决,不得已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于是就有了临时任务大厅,号召百姓一起对付这些盗贼山匪!”

  赵天明朗声道。

  欧阳伦点点头,“你没有说全,还有原因。”

  “还有就是.”赵天明思索片刻,反应过来,急忙道:“还有原因是由于咱们永安府这两年发展比较好,百姓们手里有钱,吃饱穿暖,人的精力也比过去旺盛很多,老人、青壮经常私斗、群殴,引得咱们永安府的治安水平下降,因此想用临时任务大厅的任务来消耗老人、青壮的精力!”

  “没错!”欧阳伦点点头,“其实山匪根本不在我的眼中,让百姓积极参与进来这才是我的目的。”

  “一旦山匪都剿灭干净了,那临时任务大厅是不是就该取消了?”

  “而且这是不是让卫所的士兵很忧伤?毕竟正常来说他们才是剿灭山匪的主力,结果被百姓军和你马四喧宾夺主,他们会怎么想?”

  “一片土地上能不能发展得好,其实山匪的多少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而内部团结才是根本!”

  听完欧阳伦这番话,赵天明和朱棣忍不住开口。

  “结党营私!!”

  “养寇自重!!”

  欧阳伦满脸黑线,“你俩要是不会说话,可以不说话!”

  “结党营私、养寇自重.你俩当我是割据一方的枭雄么?!”

  “你们应该说我这是顾全大局、可持续发展!没文化真可怕!”

  “你俩一个是读书读多读傻了,一个是书读少脑子不够灵活。”

  虽然被欧阳伦劈头盖脸的说,赵天明、朱棣一点也不在意,而是连连点头。

  “大人说得对,咱们是顾全大局,绝非结党营私!”赵天明无比严肃道。

  “还有咱们是为了可持续性发展,绝对不是什么养寇自重!”朱棣一脸佩服。

  “大人,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赵天明率先问道。

  欧阳伦平静道:“这点你们放心,我已经计划好了,想办法从抓的这些悍匪嘴里弄到情报,然后再将情报贡献给卫所那边,之后每次剿灭山匪盗贼以卫所官兵为主,通过临时任务大厅招募的百姓为辅,逐步清除盘踞永安府境内的山匪,节奏一定要有把握,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为了点碎银子,没必要把小命搭进去!”

  “大人(伦哥)英明!”赵天明、朱棣齐声道。

  “伦哥,那我这两支炮队该怎么安排?”朱棣满眼期待问道。

  “知道你喜欢折腾,更喜欢开炮,不过这事咱们还是要低调一点,十门红衣大炮一个小队太扎眼了,这样每五门组建一支炮队,到时候分散出去,更为实用,你就负责调度指挥。”

  “毕竟这事要是传出去,肯定会引来不小的麻烦。”

  欧阳伦笑着道。

  “好!”

  京城,皇宫。

  太和殿。

  自从‘永安贪腐案’后,朱元璋脑袋里一直浮现几个词语。

  远洋舰队。

  铁路。

  洪武之治。

  五年计划等等。

  毫无疑问,这些词语都是从欧阳伦那里学来的,也都牵动着朱元璋的内心。

  有些时候他恨不得又跑到永安府去。

  但是作为皇帝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比如每日处理各部、各个官员递上来的奏章。

  这些奏章里面有单纯的工作内容,也有官员拍马屁,还有官员描述自开年以来,某地遇到的灾情,请求朝廷拨款赈灾的。

  “又是旱涝!”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今天批阅的奏章当中,已经有好几个地方官员上的奏章里面提到多个地方出现旱涝水灾,不仅有人员伤亡失踪,而且还造成了大量的财产损失,民房民田被淹没

  每一份请求朝廷支援的奏章,朱元璋都做出了批示,责令户部拨钱拨粮赈灾。

  只不过不能老让这些灾难牵着鼻子走,得想点办法才行。

  朱元璋开始思考起来,面前放上一张白纸,手里握着御笔,他决定只要想到一条好的办法就记录下来。

  只不过想了很久,摆在朱元璋面前的依旧是一张白纸,也就是说他到现在也是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王忠从宫殿外走了进来,“陛下,锦衣卫指挥使同知蒋瓛来了。”

  “让他进来吧!”朱元璋摆摆手,有些烦恼道。

  “是。”

  过了一会,蒋瓛走了进来,“臣蒋瓛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吧!”朱元璋继续道:“赶紧说说哦,你们锦衣卫这段时间都有什么收获吧!”

  “是不是欧阳伦那小子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

  蒋瓛嘴角抽抽,小心翼翼道:“陛下,据臣所知欧阳驸马招募五千青壮年剿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