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朱棣:姐夫造反,我该怎么办?(求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11章 朱棣:姐夫造反,我该怎么办?(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1章 朱棣:姐夫造反,我该怎么办?(求

  第111章朱棣:姐夫造反,我该怎么办?(求订阅!!)

  有了李福元、吴敬之二人做向导,朱棣、朱柏两兄弟对永安府、欧阳伦都有了更深的认识,朱棣其实还好,他毕竟时常偷偷摸摸去永安府,更欧阳伦也聊了好几次,但是朱柏就不同了,他这两年老是能听到关于欧阳伦的事情,父皇朱元璋会说、母后马皇后会说、大哥朱标会说、四哥朱棣会说、朝臣们会议论。

  有的人觉得欧阳伦是个贪官怂包,有的人觉得欧阳伦是能官好人

  所以在他听到父皇朱元璋要派儿子去永安府的时候,朱柏主动站出来要去,就是为了一睹欧阳伦真容,看看欧阳伦倒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着李福元、吴敬之对于欧阳伦的推崇,朱柏越发想要见到欧阳伦。

  “驾!”

  朱柏狠狠踢一下马腹,马儿吃痛,立马奔驰起来。

  “十二弟你慢点!”

  朱棣在后面赶紧呼喊道。

  “四哥,越是听你说,我越是想要见到四姐夫!哈哈!”

  朱柏的声音远处传来。

  朱棣也想追上去。

  不过却是被李福元叫住,“燕王殿下,臣还有一件事情要说。”

  “李大人,有什么事你快说吧,我还得去追我十二弟呢!”

  朱棣笑着道。

  “这次两位王爷去永安府,陛下应该明确说了不能暴露身份吧?”李福元道:“如此还是希望两位王爷能给自己找个合适的身份。”

  朱棣闻言,笑了笑,“多谢李大人提醒,我和父皇曾经去见过欧阳姐夫,当时用的名字是马四,十二弟就叫马十二就是。”

  “如此就好!”

  李福元见朱棣兄弟二人有假身份,也是松了口气,毕竟朱元璋见他们的时候,可是叮嘱不许让他的身份曝光,真要是因为两位王爷的事情曝光,朱元璋或许不处理儿子,但他们难免会担责。

  八天之后。

  李福元等人终于是回到了永安府。

  对于永安府的繁华,朱柏彻底明白路上李福元。吴敬之以及朱棣给他描述的永安府景象是多么的真实,从城外走到城内都是一直处于震惊的状态当中。

  等到了抚宁县城内,李福元吴敬之一行人便与朱棣、朱柏兄弟二人分开。

  李福元他们想要第一时间去找欧阳伦商议,毕竟他们是被一同押解到京城了,如今能够安然无恙回来,自然有很多事情要交流,要是不相互说清楚,恐怕接下来连觉都睡不好啊!

  刚好知府衙门内,欧阳伦也是正好在等他们,顺便钓鱼。

  “欧阳大人!”

  看到欧阳伦正坐在凉亭内,双手拿着鱼竿,正美滋滋的钓鱼,李福元、吴敬之都很兴奋,老远就开始呼喊。

  欧阳伦本来正握住鱼竿往上提,结果被这两人的叫喊分了心,湖里的鱼一个鲤鱼摆尾,便挣脱了鱼钩,潇洒游走。

  “哎呀!可惜了!”

  欧阳伦有些懊恼的将手中的鱼竿丢下,转头看向走过来的李福元、吴敬之。

  “老李、老吴,伱俩就不能小声一点么?我知道你俩今天要回来了,所以特意钓鱼,就是想给你们这些因为我被抓的官员接风洗尘,结果你们一来鱼跑了,害得我又又空军!”

  “这下你们鱼也吃不到了,接风洗尘就吃空气吧!”

  听到欧阳伦的话,李福元、吴敬之无奈笑了笑。

  “欧阳大人,咱们可以不辞嘛。”

  “老李,可我想吃鱼了!”欧阳伦嘟囔道。

  随后又摆摆手,“算了,主要还是我自己空军,和你俩也没啥关系,对了,情况如何了?虽然我知道你们都没事了,但是具体情况我还不是太清楚。”

  见欧阳伦问这个,李福元、吴敬之立马来了兴趣。

  “欧阳大人,这事已经翻篇了,我们都是按照你说的,今后将印花税的一半交给朝廷就是,剩下的一半留给我们自己用,陛下和朝中大臣都同意的。”吴敬之笑着道:“特别是郭资郭大人,他现在是户部尚书,朝廷国库哪哪都需要银子,接下来能多两百五十万两,他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他还让我们给你带声好!”

  “嗯嗯。”欧阳伦点点头,“事情办妥了就是。”

  “朝堂之上应该不是所有人都很赞同吧?比如胡惟庸.”

  闻言,李福元、吴敬之脸色一惊,后者急忙道:“欧阳大人你还真是能掐会算,丞相胡惟庸反对得最凶,要不是皇帝陛下关键时候拍板,咱们的计划还真要被他给搅黄!”

  李福元也沉声道:“欧阳大人,你是不没看到胡惟庸以及同党当时的眼神,恨不得将我们二人生吞活剥!”

  接下来,李福元、吴敬之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绘声绘色描述起那日在太极殿上发生的事情。

  欧阳伦听完中途有愤怒、有笑意,最后笑着道:“这个胡惟庸,自从当了丞相之后,还真是越发飘了,好在虽然淮西一党在朝堂上势大,但是并非是真正的铁板一块,这家伙为了一己私欲,将国家利益弃之不顾,估计淮西一党内部都会有不少人喷他!”

  “这官场终究讲的是人情世故,讲的是利益,等后面咱们多给户部点银子,让他们说话底气足上很多,再让户部拉上其他几部尚书,到时候即便是胡惟庸作为丞相,话也不好使!”

  李福元、吴敬之听到欧阳伦的话,要是他们手下其他知府敢这样议论当朝丞相的话,他们多少都会开口训斥一番,但这位可是欧阳伦,他吐槽胡惟庸,那.就没啥问题了。

  就在这个时候。

  管家老水带着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老爷,马老板的两个儿子来找你。”

  两个儿子?难道是马大和马四?

  欧阳伦愣了一下,随即朝着入口望去,却是马四和另外一个少年。

  “马四,他是?”

  “伦哥,他是我十二弟弟,我父亲说他这段时间比较繁忙,家里的事情我和十二弟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让我跟着你学习经商之道!”

  “这段时间要叨扰你了。”

  “十二弟,叫伦哥!”

  “伦哥!”朱柏很乖巧的就对着欧阳伦喊道。

  朱棣笑着道。

  欧阳伦先是点点头,算是回应朱柏叫自己的回应,但很快皱起眉头,“老朱可以啊!居然能够生十二个儿子,他的那些家当足够分么?”

  “算了算了,既然是老朱的儿子,那便也是我的客人,你们且在抚宁县住下,多学多看!”

  听着欧阳伦无比自然的调侃着皇帝朱元璋以及两个儿子,李福元和吴敬之眼中充满了震撼,整个天下能让皇帝陛下等他,还敢调侃皇帝陛下的,或许就只有欧阳伦了吧!

  “伦哥,这是我大哥让我交给你的,说这是你目前最需要的东西,他和父亲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来的,也算是咱们两兄弟在抚宁县的学费了。”

  呵呵——

  欧阳伦顿时有些无语,区区一份造船厂批文,老朱在咱这里抵上了足足一百万两银子,现在老朱儿子又拿来当人情和饭票,你们马家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赚啊!

  不过这造船厂批文总算是拿到手了,整个造船厂也终于可以火力全开,开始加速!

  “哈哈,老朱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靠谱,生的儿子多,但人办事却还行。”

  欧阳伦将造船厂批文收下,一脸笑意盯着朱棣、朱柏两兄弟,“马四咱们俩也是老熟人了,如今你带着你弟弟来找我学习,我自然是欢迎,那你们可以先告诉我,我也好因材施教!”

  “不过我还是得把丑话说在前面,”欧阳伦笑了笑,“我也是个普通人,并不一定能够教得好!”

  朱棣和朱柏对视一眼,整齐退口而出。

  “很简单,我和我弟弟想要跟你学如何赚到很多钱!!“

  “赚钱么?!不寒碜!“

  “这样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在衙门里面做事,去六部书房轮流当个书吏吧。”

  “平时正常去六部书房当差,我有事的时候,你俩就过来跟着我。”

  欧阳伦安排道。

  “好的!”

  “谢谢伦哥。”

  朱棣、朱柏兄弟乐滋滋的点头,虽然还没有真正跟着欧阳伦,但是他们兄弟俩有种感觉,这肯定比在皇宫或者封地好玩。

  对于欧阳伦来说,马四、马十三都是马大叔“老朱”的儿子,双方合作这么久了,然后儿子过来跟着自己学习,那是信得过自己,没理由拒绝。

  再说了,他也需要帮手,马四敢想敢干,马十三虽然之前没有接触,但是光是见上第一眼,就知道对方相当聪明。

  内心不禁感叹,这老朱、马婶婶的基因还是挺不错的,生出来的孩子一个个都是一表人才。

  又聊了一会。

  李福元、吴敬之便离开了,他俩如今升官了,也有很多东西需要交接。

  朱棣、朱柏自然是留下来看着欧阳伦钓鱼。

  “哥,咱们就这样等着么?”

  看了一会,朱柏有些安奈不住,低声问道。

  “当然要等了,你要是等不住,就先去六部书房吧,我在这里等着就是。”朱棣。

  “行,我就先去六部书房看看。”朱柏年纪小,根本耐不住性子,让他一直呆在原地,比杀了他还难受,所以干脆选择去六部书房看看,也不愿意一直呆在原地。

  朱柏离开,欧阳伦也没有阻止,而是继续专心致志的钓鱼。

  又过了一会。

  湖面依旧没有动静。

  这是管家老水走了过来,“老爷,开平军工在抚宁县内的新厂已经顺利运行有段时间了,刘厂长一直想请您去新厂看看,提提意见,刚刚又派人来请了。”

  开平军工?!

  朱棣耳朵很灵敏,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这“开平军工”好像是股票交易所内的一家上市商业,单从名字上可以得知,这或许和军队有关系!

  也不对。

  军队都是掌握在戍边将领手中,作为一州知府,四姐夫应该没有权力调动军队啊!

  难不成这是四姐夫自己养的私军!!

  嘶——

  朱棣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胆子大,但是豢养私军,这可是夷灭九族的重罪!

  自己这个四姐夫该不会是想要造反吧!

  朱棣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和弟弟朱柏才来到永安府第一天就能听到如此重磅的消息。

  呼呼——

  冷静冷静!

  现在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想而已,或许事情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样。

  “马四?马四!”

  “啊!”朱棣猛然反应过来,“伦哥,刚刚你在叫我么?”

  欧阳伦疑惑的看了朱棣一眼,“马四你刚刚在想什么呢?怎么叫你都不应。”

  “额伦哥我刚刚.在想晚上吃什么。”朱棣连忙解释道。

  “不错不错,凡是先想到吃,这点和我挺像的。”欧阳伦笑了笑,“你不是喜欢一些新鲜玩意么,我今天就带你去见见。”

  “老爷这.”管家老水有些不放心道。

  欧阳伦摆摆手,“老水,这是老朱的儿子,人家不仅给远洋舰队投资,还帮忙解决了造船厂资质的问题,说到底咱们已经是条船上的人了,真要是出事,咱们两家都要被朱皇帝砍脑袋!”

  “所以根本没有必要瞒着马四。”

  听到欧阳伦这话,朱棣是即开心又紧张,开心的是伦哥把他当自己人,难过的是伦哥好像真的在密谋着什么!

  现在朱棣陷入了极度纠结当中,一方面是和自己志趣相投的四姐夫伦哥,一方面是大明江山,要是等会真看到伦哥要造反的证据,他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越想越头疼。

  “马四你要不要去叫你弟弟马十三一起?”

  “不了,他年纪还小,就让他现在六部书房学习吧。”朱棣可不想把弟弟给脱下水。

  “行吧。”欧阳伦也没有强求。

  “老水,准备马车吧,咱们早去早回,晚上我还得回来给我媳妇做好吃的。”

  “是老爷。”

  在宽阔平坦的水泥道上,一辆马车极速奔驰着,这条道路并非是县道主路,而是单独修建出来的,一直通往大山深处。

  很快,马车终于是行驶到了道路的尽头。

  掀开马车门帘,朱棣看着眼前的大山,疑惑道:“伦哥,前面都没路了,我们是不是要下车走山路啊!”

  欧阳伦微微一笑,“谁说要走山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