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永安府还有五年计划!?(求订阅!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10章 永安府还有五年计划!?(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0章 永安府还有五年计划!?(求订阅!

  第110章永安府还有五年计划!?(求订阅!!)

  李福元赶忙道:“陛下,这话不是我说的,而是欧阳知府说的,其实对于这个结论我们也很质疑,毕竟现在从北平到碣石,就算是骑快马,也需要好几天的时间,只需要两个时辰,这和飞就什么区别。”

  “不过欧阳知府跟我们说过,这铁路有专门的运行工具,靠的也不是马,所以速度会比较快。”

  “水泥路是用水泥修的路,那铁路估计就是用铁修的路,他哪里来那么多铁?而且用铁修路就比普通的路走的快,这根本不符合常识。”朱元璋一番自我分析,越发生气,狠狠瞪了李元福、吴敬之一眼,“你们两个好歹也是一方大员,居然连这点是非都不分了么?”

  “欧阳伦就是个会吹牛的骗子!”

  或许是刚刚在天牢被欧阳论一顿忽悠,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尽听欧阳伦吹牛了,所以朱元璋此刻对欧阳伦没啥好印象。

  “咳咳,我和李大人也不是太相信,但是他说的时候,眉飞色舞,信心十足,就像当初介绍巨船的时候,我们想既然欧阳知府能造出巨船,也有可能造出铁路,也就没有太过质疑,并且这个铁路计划属于永安府第二个五年计划,要等第一个五年计划全部完成后,再次正式开始。”

  吴敬之也开口解释起来。

  “五年计划?”朱元璋面露疑惑。

  “忘记跟陛下讲了,欧阳知府在上任永安知府后,就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纤细列举出了在未来五年中,要做的事情和达到的目标,刚刚我们说的远洋贸易计划、以工代赈计划其实都是永安府第一个五年计划的一部分。”

  吴敬之道:“这是欧阳知府治理的习惯,据说他在开平县当县令的时候,就制定过开平县第一个五年计划,并且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前两年就超额完成了计划内的全部目标,再制定第二个五年计划的时候,他就升任了永安府知府,好在开平县依旧在其管辖内,所以就把开平县第二个五年计划内容融入到了永安府第一个五年计划当中。”

  李福元补充道:“据臣所知,其实永安府府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也快要全部完成了。”

  吴敬之点点头,“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欧阳知府这才开始构思永安府第二个五年计划。”

  闻言,朱元璋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欧阳伦是个说大于做的人,虽然有些小聪明,想到什么是什么,但却没有想到欧阳伦居然是如此有计划的一个人。

  朱元璋急忙问道:“你们可有欧阳伦五年计划的详细内容?!”

  李福元、吴敬之摇摇头,齐声道:“不知道。”

  “关于五年计划,似乎只有欧阳知府一个人知道,其他人都是按照他的安排做事的,我们都没有看到过,而且就算这五年计划放在我们面前,或许我们都看不懂。”

  听完这话,朱元璋有些失望,他真想看看五年计划上面的内容,在他看来欧阳伦能够在短短几年间就把永安府治理发展成今天这般景象,和“五年计划”是分不开的。

  得给毛骧下达任务,想办法弄清楚这“五年计划”的详细内容。

  思考一会,朱元璋问出自己最想问的问题,“你们两个认真告诉朕,永安府的那一套,能不能用在大明的其他地方?”

  闻言,李福元、吴敬之两人脸色大变。

  “陛下,万万不可!”

  “陛下,臣以为不行!”

  朱元璋眉头当即皱起,“别光说不行,说说伱俩的原因。”

  “不瞒陛下说,当我和吴大人看到永安府发展得如此之后,也曾经想过在整个北直隶开展,为此事我们还特意找欧阳知府商议过,不过欧阳知府却是劝我们不要这样做。”

  “首先欧阳知府之所以干这样做,那是因为他在开平县的时候就已经准备了三年,在永安府实施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特别是股票交易所的建立,一旦有人因为贪婪股票交易所汇聚而来的大量钱财,那就会是去建立股票交易所的本心,最后百姓们不仅不能从中赚到钱财,反而会葬送百姓们手里的辛苦积攒一辈子或者几辈子的钱财,到时候便是天下大乱!”

  “倒是以工代赈这个办法倒是可以全国通用,不过没有股票交易所的存在,朝廷没办法从百姓手里面借到钱财,只能小打小闹,不能搞大基建的模式,要不然到最后注定是一夜鸡毛!”

  朱元璋沉默了。

  可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若是朕执意要学永安府呢?”

  李福元、吴敬之立马皱起眉头来。

  沉默片刻口,李福元开口道:“陛下,臣和吴大人说到底也只不过是永安府发展的见证者,只有欧阳知府才是真正的缔造者,永安府的模式能不能在全国推广,如何推广,这些最好还是要问问欧阳知府的意见。”

  吴敬之继续道:“欧阳知府曾经跟臣说过,办法其实有很多,不过最大的不同是人,这就好比一把剑交给不同的人,有的是拿去杀人,而有的去是拿去保家卫国,性质、结果完全不同。”

  “大明已经立国十余载,局面逐渐稳定下来,若是按照永安府的作法必定会触及诸多权贵势力的利益,会给大明带来不稳定。”

  “开平县能搞,那是因为开平仅仅一县之地,永安府能搞,那是因为有开平县做支撑,欧阳知府一言可定”

  听完,朱元璋再次陷入沉思。

  是啊!

  人不同,做的事情最后会不一样。

  交给他朱元璋一个县,他可以让一个县管理的一个贪官污吏都没有,但将整个大明江山交给他,他却是觉得贪官杀不完。

  即便是欧阳伦做到今天这样的成就,其实细细想来也是极不容易,若欧阳伦不是他朱元璋的女婿,或许早就被他朱元璋给砍了,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他接触过欧阳伦,从欧阳伦的身上,似乎有着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人生态度,别人当官好的是为百姓谋福祉,坏的则是捞钱为权,但欧阳伦只是为了让自己和自己媳妇过上好日子,所以才发展开平县,经营永安府。

  一句话,欧阳伦搞出这些不过是他顺便的事情,兴趣使然。

  而且欧阳伦心里丝毫没有权力欲望和野心,如果给个选择题,让他当开平县令还是永安知府,估计欧阳伦会毫不犹豫当开平县令。

  可以说,正是有了欧阳伦这个奇葩,所以才造就了今天的永安府。

  那么若是换上一个人呢?

  可以保证能想欧阳伦一样?

  不用想,朱元璋心里就有了答案。

  但很快,朱元璋琢磨到了一个精锐,眉间的皱纹当即散开,“你们说,如果朕也想欧阳伦那般,从一个小县城开始,然后再一步步扩大,相当于按照欧阳伦走过的路再走一遍!”

  “如何?”

  李福元、吴敬之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臣觉得陛下这个建议是最合适的!”

  “还是陛下英明,我们一开始为何没有想到呢!”

  “从一开始就模仿,又有陛下亲自监督,说不定还真能够复刻出来!”

  见李福元、吴敬之两人都认可这个想法,朱元璋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行,这事朕还要仔细想想,到时候也拟定一个五年计划!”

  “陛下圣明!实乃大明百姓福分!”李福元、吴敬之齐声道。

  “嗯嗯,不过朕还有件是得提醒你们,千万不要在欧阳伦面前曝光朕的真实身份!”

  “是,陛下!”

  “滚吧!”

  李福元、吴敬之从京城回永安府的路上。

  正好又遇到了带着十二皇子朱柏跑出京城的朱棣。

  “见过燕王殿下、湘王殿下!”

  李福元、吴敬之二人连忙下马行礼。

  朱棣自然是认识李福元、吴敬之二人,笑着道:“十二弟,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北直隶按察使李福元以及布政使右参政吴敬之。”

  朱柏年龄不过十八,还是位翩翩少年,一双眼睛清纯,透着机灵,笑着道:“四哥,你说错了,现在应该是御史中丞兼北直隶按察使李福元、北直隶布政使右布政使吴敬之才对!”

  朱棣拍了一下脑袋,“还是我十二弟脑袋瓜子好使,本王倒是忘记父皇已经给两位大人升官了!”

  “两位大人既然是要回永安府,不如一同前去。”

  闻言,吴敬之有些意外道:“燕王殿下是住在北平,臣和李大人是要去永安府,不同路吧?”

  朱棣笑了笑,“正巧我和十二弟也是要去永安府,我大哥也就是太子,让我带着十二弟去永安府考察,你二人对永安府熟悉,刚好我们有问题要请教。”

  李福元和吴敬之都有些震惊,他们知道这其实应该是皇帝陛下的意思,知道皇帝陛下对永安府很感兴趣,但万万没有想到皇帝陛下居然把儿子也派到永安府来。

  看样子这是要下血本啊!

  这可比投资两百万还要重视。

  “如此那便听燕王殿下的。”

  于是乎,两队人马合成一队,一同朝着永安府而去。

  “我和李大人在京城逗留了好几日,却始终没有打听到欧阳大人的消息,不知道欧阳大人现在在何处。”吴敬之面露担忧,如今的欧阳伦俨然成为了永安府乃至整个北直隶最重要的官员。

  “我们只知道欧阳大人被关在了皇宫天牢内,哪里由锦衣卫把守,除了陛下能进外,其他人都都不能进入。”李福元面色有些难看,最后释然,“欧阳大人毕竟是皇帝陛下的女婿,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

  “这个本王知道,其实在你们在太极殿被审问完的当天,其实就已经被放了出去,四姐夫是和本王四姐姐一起离开京城的,两位请放心吧,朝堂上的事情四姐夫都已经知道了,我这个四姐夫对京城像是有恐惧症一样,一出天牢就离开了,估计这会都已经回到永安府了吧!”

  朱棣笑着道。

  听到欧阳伦没事,李福元、吴敬之眼睛里面多了许多光芒!

  “这就好这就好!”

  “终于不用担心了。”

  朱柏看着李福元、吴敬之如此看重欧阳伦,并且他自己也是经常听大哥、四哥提到欧阳伦,所以对从未见过面的四姐夫欧阳伦充满了好奇。

  “两位大人,我很好奇,欧阳姐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父皇经常骂欧阳姐夫是贪官,听起来恨不得杀了他,但大哥却又偷偷告诉我们要我们去永安府跟四姐夫学习!”朱柏摇摇头,“我都有些糊涂了。”

  李福元、吴敬之二人相视一笑。

  “欧阳大人是不是贪官我们也说不准,不过他的确是一位能官,湘王殿下从小在皇宫里面长大,很少出宫,即便是出宫估计看到的也是比皇宫还要差的景象。”

  “嗯嗯。”朱柏连连点头,“在我眼里皇宫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奢华的存在。”

  “等湘王殿下到了永安府,这种认知就会改变的。”吴敬之笑着道。

  李福元,“在臣看来,贪官是贪官,清官是清官,能官是能官,这些并非非黑即白的存在。”

  “在我两以及永安府官员、百姓的眼力,看到的是欧阳大人将整个永安府发展起来,百姓过上好日子,并且越来越好!”

  “倘若大明所有的官员都有欧阳大人这般能力,何求大明不兴盛!”

  “臣不敢妄猜陛下让两位王爷去永安府的目的,但两位王爷若是能学到欧阳大人治理十分之一二的能力,日后定能在自己的封地上做出一番成就来!”

  朱棣笑着道:“我不用,我的封地就在北直隶,日后让四姐夫一并管了就是,我就老老实实当个带兵的将军,打北元余孽,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朱柏闻言,一脸羡慕的看向朱棣,“四哥,我突然好羡慕你啊!”

  “哈哈,十二弟,这就是命啊!谁叫你四哥我运气好!现在我和四姐夫的关系,那叫一个铁!等到了永安府你可得好好学!我可是答应过大哥要好好监督你!”

  朱棣笑着道。

  朱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