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正式的名分_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笔趣阁 > 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 第274章 正式的名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4章 正式的名分

  第274章正式的名分

  “他说;‘与其策略失败让你们丧命,不如保守一些的好,只要在这里我就能保证带你们回家。’,而事实是,别看他在入学测试的时候排名比较靠后,但之所以没有变成真正的吊车尾,正是因为在结束的时候,他所在的队伍之中的人数的确是保留最多的。”顾恨之说着,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复杂。

  对于对方的想法,设身处地地去想,他其实是能够理解的,

  这一关,是每一名指挥在成长的过程中必须要走的。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往日里最要好的朋友和同伴因为自己的指挥失误而丧命,这样的心理压力足以压垮很多人。

  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必须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在这一方面,骆文晖算不上合格。后撤的指挥指挥拖累整个队伍。

  只不过,因为这样的原因,顾恨之也无法说出狠话。

  若是放在平时,骆文晖是他的下属,那么他可能会冷着脸让对方滚出军队。

  可是现在他所面对的骆文晖只是一名指挥系的新生罢了。

  “所以,你想让他认真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当一名指挥?”沈眠的目光柔和了下来。

  她家的男朋友,其实真的是很温柔的。

  “骆文晖这个人,其实是有成为一名合格的指挥的潜力的。”顾恨之轻笑一声。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有这个耐心跟对方说这些。“今年的指挥系新生其实整体实力很不错,我能够获得靠前的名次也不过是讨了巧而已。”又或者说,是经验上的碾压。

  若是景栎灼和靳思谦他们听到了他的这句话,估计白眼能翻到天上去。

  他要只是讨巧而已,那之前输给他的人都是笨蛋呗……哦……这样好像把自己给骂进去了!

  以面前这人“老奸巨猾”的程度来看,不被他坑到全军覆没就已经很幸运了!

  要不然他是怎么坐到最高军事指挥官这个位置的?

  “考上普林斯特的指挥专业事实上并不容易,也就是说,他在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至少是有着比较强的驱动力的。至于是心理问题占了上风还是那个不知名的驱动力占了上风,那就要看他自己了。”

  沈眠听完,盯着他看了两秒:“你这话怎么给人感觉……老气横秋的?”

  “老?”顾恨之的声音微微上挑。

  “是成熟,你刚刚听错了。”沈眠快速改口,心中却默默嘀咕了句:男人在这上面还要计较……

  顾恨之被她的反应弄得又好气又好笑。

  他单独提前往回走,并不只是想要说骆文晖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想要跟她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自从那天把话说开之后,沈眠与自己之间的相处还是发生了些许微不可察的变化。

  “你确定我们要把时间放在聊‘骆文晖’上面吗?”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

  “嗯?”沈眠怔了怔,一时间没有说话。

  “你……”顾恨之停顿了两秒,才继续道:“这两天,你是不是在躲着我?”

  说实话,其实这种感觉并不是很明显。

  至少她依旧会时常出现,让他能够感受到她的存在。聊天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异样。只是,他敏锐地能够感觉到绵绵与自己之间的距离似乎在不知不觉之中拉远了一些。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从一开始上来就唤自己男朋友的姑娘其实在许多事情上相当直接,并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不聪明,只是懒得跟别人多计较罢了。

  是的,是懒得计较!

  依照她的聪明对于自己的境地或许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

  换做是普通人,大约要在这个世界崩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够真地往那个方向去想。而且在猜测自己所在的世界可能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她也依旧能够快速地接受并且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这无疑是很了不起的。

  只不过,顾恨之原以为他们在那次聊完之后关系会进一步加深,却没想到,对方反而似乎多了一层顾忌。

  这让他感到不解,心中也多了些许莫名的烦躁。

  “怎么可能?我要是躲着你,今天就不出现了。你怎么这么觉得?”沈眠快速的反驳。

  就像她所说的,她其实没有躲着顾恨之的意思。但是,顾恨之会这么问其实她也是知道原因的,只是这个原因,让她说出来多少也有些难为情。

  她在此之前一直将顾恨之当作是虚拟人物,又或者说跟她聊天的大概是某个没有见过面声音又很好听的CV小哥哥,所以在说话或者做事的时候,她根本不用顾忌太多,游戏嘛,当然是玩儿得开心就行。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尝试这种男友养成游戏的原因,与竞技游戏相比,这游戏其实已经算相当省心了。

  然而,当她真的发现顾恨之有可能真的是真实存在的人的时候,这位男朋友由虚拟变为了现实,让她一时之间多少有些不太适应。

  又或者说,在看到顾恨之的时候,回想起自己之前都做了些什么,她总会不由自主地有种“社死”的感觉。这让她平日里的洒脱肆意在见到了顾恨之之后总会不自觉地收敛了一些。

  她也想过如果对面换一个人还会不会有这种感觉,毕竟平日里她的脸皮其实并没有那么薄。类似的事情一笑置之倒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最终她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她会这么觉得,大概是因为在意。

  是的,就是在意!

  只是这话面对着顾恨之,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真的没有?”顾恨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当然!”沈眠回答。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越是心虚的时候就会表现得越理直气壮?”顾恨之轻笑了一声:“不过既然你说没有,那我就相信好了。既然如此,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一个正式的名分呢?”

  他并没有打算在这方面太为难她,刚刚问出那句话也只是想要打破两人之间的这种状态。

  正式的……名分?

  这一次,沈眠是真的怔住了,整个人似乎都定在了那里。

  熬了几天夜,本来说下午更新,一下子睡了一下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