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心中的疑惑_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笔趣阁 > 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 第239章 心中的疑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9章 心中的疑惑

  第239章心中的疑惑

  不得不说的是,荣凤仪的这一番话背后所代表的含义,远比字面上要深得多。

  有些他原本以为需要费一番功夫查出来的内容,现在就这么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平时所负责的是军事指挥,但并不代表他对于其他的方面一无所知。帝国在这个实验项目上面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他都能够猜测出大半背后的意思。

  无论是否认同,有些东西不是个人能够做得了主的。

  “丢失的那个‘实验体’叫什么?”顾恨之忽然开口问道。

  如果那些所谓的“实验体”当真都在帝国的监管之下,那些人费那么大功夫冒那些风险将人偷走,说明他们这么做必定有着相应的价值,也就是说,被偷走的那个人……很重要!

  “那位并不属于最初参与项目的志愿者,而是在一次重要的战役之中受了重伤的人,当时的总指挥的副手,曾经被认为是整个帝国最有潜力的数据分析师……”

  顾恨之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忽然加快,心中暗暗地记住了那个名字。

  ……

  另一边的沈眠跟着尹靳川来到了一栋相对偏僻的二层小楼面前。

  这栋建筑与周围的村落仿佛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与景区的位置相对较远,位于一片竹林的背后,颇有些隐居于世外的感觉了。

  当她跟在尹靳川的身后,看着他按下了门铃之后,没一会儿便见到一位跟尹靳川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打开了房门。

  对方一身浅色的休闲服,整个人看上去开朗阳光的模样,令深眠感到惊讶的是,他是坐在轮椅上的。当然,更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沈眠某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总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对方在看到她的时候显然也十分惊讶,不过这个表情也只是存在了一瞬,便笑着将两人迎进了屋子里。

  沈眠分明看到对方似乎颇有深意地对着尹靳川眨了眨眼睛。

  大概是被人误会了!

  不过在对方没说出来什么的时候,她若是主动解释,反而会显得更奇怪。于是,她也就当作没有看到,径自跟在了尹靳川的身后,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她并不知道尹靳川为什么会带她来这里,但对方来此显然不是为了叙旧。

  对方先是看了沈眠两秒,没有说话。

  尹靳川会意:“没事,直接说吧。”

  于是,对方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你突然说要来找我倒是让我很意外,没想到堂堂的队长大人竟然也会被人设计……喏,这是你要的东西。”说着,从手中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推到了尹靳川的面前。

  在尹靳川拆开牛皮纸袋的时候,他的话也没停:“我因为曾经在警局待过,即便跟他们再熟悉,并且已经不干这一行很多年了,但是有些东西,他们会故意避着我,所以能够拿到的资料比较有限。”

  尹靳川翻着手中厚厚的资料摇了摇头:“已经很有帮助了。”

  “跟以前比差得远……”对方只是苦笑。

  尹靳川的目光快速地将前几页浏览了一遍,随后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沈眠一部份。

  沈眠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不过没有拒绝,而是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对于这个动作,对面观察着他们的人眸中划过了一丝诧异。

  所以……不是女朋友啊?

  沈眠接过那部份资料之后,目光扫过,心中的惊讶更甚了些。

  这些文字密密麻麻,竟然都是整个村子的人员构成以及每个人之间的联系,甚至村子以及整个景区的设计规划图和现存版地图的对照也清晰地出现在上面。这上面的内容,比当时她看过的警方提供的资料还要丰富。

  这叫……能拿到的资料有限?

  沈眠忽然对于这句话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也明白了尹靳川为什么说要见个人之后再制定之后详细的计划。

  “另外,上面派来的那些人应该并没有得到什么所谓的证据,所以顶多也就是拖延你办案的时间,想要给那些人足够的时间掩饰。虽说之前也知道村里做那件事的那些人必定会跟上面的人有所牵连,却没想到对方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现在,你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对方笑眯眯地望着尹靳川,声音温和地说道。

  “被那样的人领导并且对于自己做的事情指手画脚,即便是名义上,也总让人有些膈应。”尹靳川淡淡地回答。

  然而,就这么短短的一番对话,却让沈眠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不自觉地望了尹靳川一眼。

  所以,她之前在听说尹靳川“出事”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呗!

  合着人家是故意想要钓更上面的鱼来着!

  这让她忽然怀疑她现在为什么不在自己温暖的大床上,而要出现在这里!她都忘了自己距离当初向往的咸鱼生活已经阔别多久了!

  大概是那天自己答应他帮忙的时候脑子突然进了水!

  她在最开始方随的那个案子的时候不就知道这人就是一个老狐狸了么?

  “不过这个案子,的确不是很好办。尤其是最近风声比较紧,在月神祭上又出了那么一个意外,上面又派来了人调查,他们总是会想要避着点儿的,所以想要让他们在这种时候露出狐狸尾巴,会很难。”对方接着说道。

  “小七虽然说现在已经得到了他们的部分信任,但毕竟时间还短。更何况,总不能主动让他们去犯案吧,那样也太危险了,更何况他们对于警察那边的人现在还算熟悉,所以这样不太……”

  “如果不是警方的人呢?”沈眠插话道:“如果按照这起案子之中村子里的人挑选受害者的标准来看的话……你看我合适么?”

  啊?

  “你还没放弃?”尹靳川叹了口气。

  “早点儿结束早点儿回家,既然对方那里有你们的人,那你之前劝我的安全性问题也算解决了一大半,毕竟你会挑我来这里,说到底不就是看中了这一点么?由我被他们抓住,以女性受害者的身份让他们放松警惕,找到相关的证据,不是最合适的么?我现在就是有点儿后悔……”

  “后悔什么?”尹靳川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跳了跳。

  “后悔刚刚为什么给自己塑造了一个乖乖女的形象,不过到时候再改应该也来得及,毕竟是与哥哥正在冷战中的‘叛逆少女’啊。”沈眠毫不脸红地将自己归为了“少女”的范畴。

  早点儿结束这边的事情,她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跟她家男朋友快乐地“玩耍”。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明明没有怎么运动,最近她的体力和各种感知能力好像比前些时候更好了一些。

  这种感觉之前也曾经有过。回想出现这种现象的时间,让她有了一种似乎听起来比较离谱的想法。

  解决完目前棘手的事,她才能腾出时间来解答自己这段时间心中积累的疑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