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_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笔趣阁 > 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 第182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2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

  第182章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以为你害怕回家是为了避免跟你小姨和母亲见面。你是怕自己之前印象里的小姨其实并没有那么好,反而真跟她所说的那样厌恶你。还是害怕另外一种你更无法接受的可能?”

  沈眠抬眸看向她,面容含笑,目光却十分犀利,使得乔家影不由心中一颤。

  “我……”

  沈眠见到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大概率是没错的。

  对于一个孩子来讲,跟自己家人的关系不好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毕竟这样的关系已经成为了习惯。可这跟自己的家人因为某种原因想要害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沈眠看得出来,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

  她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面对对方这样的状态,也实在不好说自己觉得可能需要王最坏的方向考虑。

  于是只是站起身,走到了乔家影的身边,伸手安抚性地摸了摸她的发顶。

  低下头,对上了乔家影的眼睛:“你真正在意的是自己在警方面前的那些证词,虽说都是实话实说,却很有可能将自己的亲人送进牢狱,是不是?”

  乔家影想为自己仅剩的两名亲人找借口,可到头来只会让自己更痛苦。于斯便陷入了某种奇怪的循环。

  “她们……都不会那么做的。”乔家影小声辩解着,抬头望向沈眠的眼眶之中却已然泛起了泪光。

  她们……么……

  沈眠觉得其实面前的女孩子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是选择欺骗自己罢了。

  “你只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讲了出来,没有想要害谁的意思。你不是警察,大可不必在得出结论之前将所有的可能都猜测一遍。无论警方最后调查出来的结果到底是什么,你所做的并没有错,你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够了。”

  沈眠将自己的声音放温柔了不少。

  即便刚刚的这段对话其实乔家影并没有说太多,但她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直到又安慰了对方几句,等对方的心情平复下来之后。沈眠拿起了一直放在手中的手机,向尹靳川发了一条消息:

  明天关于乔家影的亲人的问话之后,我能跟对方谈谈么?

  没等多长时间,在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之后,她才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书桌旁。

  她打开了抽屉,将自己之前整理过的一些线索重新摆在了桌子上。手指规律地轻敲着桌子的边缘。

  之前尹靳川的重点其实一直都放在了乔女士的双胞胎妹妹身上,毕竟对方是可以有作案动机的。沈眠建议他将此人与乔女士放在一起调查也是有着她的想法。

  而明天,正是警方针对这起绑架案,正式让乔女士和她的妹妹去警局做笔录的时候。

  第一次,沈眠希望自己的猜测并不是那么准确。

  ……

  第二天一大早,沈眠难得起得很早。

  出于安全和某种特殊的考虑,她在前往警局的时候带上了乔家影,不过并没有提到她的乔女士和她的妹妹今天也会在那里。

  到了之后,沈眠让魏朵给乔家影暂时找了一间休息室等待,自己则在游南星的带领下来到了专门做笔录和问讯的房间旁边。隔着一层玻璃,乔女士的妹妹乔安然此时正坐在座位上,而在她的对面,正是一脸严肃地尹靳川。

  那是一面单向玻璃,沈眠在看到的时候就明白了过来。

  对此,她有些意外,没想过尹靳川会直接让自己听到他们的对话。

  这样想着的她看到游南星对她指了指放在面前的耳机,于是顺其自然地将耳机戴在了头上。与此同时,另一间屋子里面的对话也就清晰地出现在了她的耳中。

  “尹警官,关于这个案子,我想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吧?”乔安然冷哼了一声。

  对于警方几次三番的问话显得十分反感。

  “我又不是犯罪分子,你把我带到这里审问,不太合适吧。我外甥女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你们警方毫无作为找不到人也就算了,现在反而对受害者家属刑讯逼供,我想我有合理的理由能够向你们上级告状!也正好让其他人都看看现在的警察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乔安然这话说得毫不客气。

  而尹靳川面对这种场面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无视旁边的队友脸上难看的神色,冷冷地注视着对方。

  直到对方说完,才缓缓开口:“女士,我想您是误会了什么。我们今天让您来这么一趟,并不是让您作为受害者家属坐在这里的。”

  “那还能是什么?”乔安然冷哼了一声。

  “嫌疑人。”

  三个字轻飘飘地摆了出来。

  乔安然瞪大了眼睛,眸中快速地划过了某种特殊的情绪,如果不是沈眠一直仔细地盯着她,很难看出端倪。

  “嫌疑人?”她冷笑道:“现在的警察空口白牙就能够随便污蔑别人了么?”

  “事实上,我们刚刚接到了一起有组织和预谋的集体绑架案件,并且从中解救出了部分的人员,其中就有您的外甥女。只不过十分恰巧的是,嫌疑人所供述的内容之中,有人给他们专门通风报信说有一个女孩子近期在月神山附近出没,她的身边没有别的亲人和朋友之类的话,引导对方实施犯罪……”

  “等等,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乔安然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根据相关嫌疑人的供述,以及画像师进行比对之后画出的肖像,那个人的长相与您一模一样。”尹靳川冷静地说着,将自己手边的本子递了过去。

  原本靠在椅子上面的乔安然在看见本上的画像内容之后,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只不过神情之中依然充满愤愤:

  “就凭一张画像能够说明什么?要是你们警方真的这样简单就能断案的话,我要是跟谁有仇,随便别造一个人的信息和长相,说这是对方做的,就能当作证据的话,还要你们警察做什么?”

  对于她的质疑,尹靳川却不慌不忙:“那么如果不只是嫌疑人,而且还有其他受害人的目击呢?又或者说……那个地方的监控录像。”

  他故意在最后几个字上加了重音。

  沈眠听着他所说的这些,忽然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其实这些案件跟顾恨之那边都是有联系的,只不过到底是什么联系,可能到最后才能知道啦哈哈。

  这篇文按计划不算特别长,伏笔已经埋得差不多,要开始正式的主剧情啦,我真能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