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对他而言,更重要的_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笔趣阁 > 咸鱼她养的纸片人是星际boss > 第154章 对他而言,更重要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4章 对他而言,更重要的

  第154章对他而言,更重要的

  之前因为某种原因将新生代表的机会让给了顾恨之,这只能说明他认可对方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从小到大一路以来的第一名突然被人挤占,说实话,靳思辙的心中总还是有那么一丝不服气的。

  即便只是入学测试中第二轮测试的第一也一样。

  新生们被获准进入机甲驾驶室的时间并不长,然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靳思辙对于这种完全没有动作矫正系统帮助的机甲或者说是对顾恨之之前的操作产生了全新的认识。

  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他在此之前自然是接触过机甲的,甚至在星网之中的模拟比赛中也取得过不少胜利。

  可模拟器与真正的机甲毕竟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只是原本他以为差距并不会很大。

  但直到现在,他忽然理解了之前他跟兄长说自己取得了星网模拟机甲联赛初赛第一的时候,兄长的表现为何会如此平淡。

  等到靳思辙也从机甲的驾驶室之中走下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向顾恨之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隐隐地有些疑惑,顾恨之如果能做到这样,真的会在一众新生中岌岌无名吗?

  此时正站在新生之中垂眸思索着什么的顾恨之忽然抬头,两人的视线瞬间碰撞到了一起。

  他微微点头跟靳思辙打了个招呼,随即便把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

  如此自然的反应令内心正在千回百转着的靳思辙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塞,轻哼了一声,同样收回了视线,站回了队伍之中。

  他应该庆幸谷治武所在的那个班并没有跟他们一起上课,否则,都能够预想到那家伙如果看出了什么之后那种小人得志的模样!

  站在不远处的顾恨之自然不知道靳思辙在想些什么,此时的他其实很想向绵绵问些什么。只是一方面对方此时应该并不在他身边,另一方面他现在周围全都是人并且正在上课,他没有办法跟对方有什么过多的交流。

  根据他这段时日对于沈眠的了解,他基本上可以判断对方这么做也是为了帮自己。

  仔细想想,从头到尾对方所作的事情似乎都是帮他取得更好的成绩。

  至于原因,自然是对方认为自己是一名刚刚入校的新生,想要帮他,这可以理解。

  却也正因如此,他很难直接告诉对方自己其实并不需要这种帮忙,因为他想要在这里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当然,他也可以顺着她的意,表现出自己的学习能力,跟从前一样处处获得第一名。

  有她的帮助在,想来就算他最后表现得十分优秀,恐怕对方也不会那么奇怪。

  可如此一来,他就会进入更多人的视线之中,他的身份也就保不住了。而他的身份一旦保不住,沈眠自然也会知晓这一点,那么他这段时间以来与她建立起的这种微妙的关系很有可能就此毁于一旦。

  这是顾恨之第一次觉得自己选择作为新生入学颇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意味。

  该如何跟她沟通以减少类似现象的发生,这实在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尤其是在对方同样聪明的情况之下。

  此时的顾恨之内心反复思索着如何与沈眠沟通的事情,对于周围打量的视线并没有过多的关注。

  倒也不是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视线,而是对他来说,既然他的表现并不算突出得过分,并且在事情已经发生了的情况之下,再想这些也是没有用的。

  对他而言,更重要的并不是在普林斯特的成绩,而是绵绵!

  ……

  尹靳川办公室的房门并没有完全关闭,此时的沈眠正坐在他的对面,在看完了手中的文件之后,手指轻轻地在停留着的页面上敲了敲。

  沉吟了片刻之后,她抬眸看向了对面那依旧一脸冷峻的男人。

  “所以,尹队长叫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呢?”

  如果说是为了告知她一些情况,完全不用面对面地讲。

  这个男人聪明得很,他所作的每一个选择都绝不是随随便便就那么决定了的。

  她记得来这边之前,魏朵所用的词可是“队长想找你谈谈”。

  “关于乔家影昨天所说的关于她身上的事情,想必魏朵应该都告诉你了。”尹靳川的声音依旧平静,听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沈眠点了点头。

  她家姐妹是个有良好的职业操守的人,所以,如果没有尹靳川的示意,绝对不会把不该说的东西随随便便的告诉别人,哪怕这个人是自己。

  这一点,沈眠是很清楚的。

  所以,当魏朵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沈眠就知道,这正是尹靳川想要让她知道的东西。

  她所好奇的是,当初他让自己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的原因最初是因为乔女士拒绝跟异性警员沟通,那么现在,如果他们认定乔女士或者乔女士的妹妹真的有什么重大嫌疑,因该第一时间将她们强制带来才对,而是不是继续让她帮忙。

  当然了,除非,在某些事情上面他不是很确定。

  “乔家影所说的那些话基本上都能够得到证实,即便我们并没有能够在相应的地点抓住那些人,但是那个地方的痕迹也能够证明乔家影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不过,我总觉得在整件事之中,还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又或者是她还隐瞒了什么……”尹靳川开口道:“你跟她从前一天晚上就接触过了,你认为,她有可能说谎吗?”

  沈眠对于尹靳川的问题其实并不奇怪。

  从乔家影的态度上来看,她并没有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这是肯定的。

  但是,她并不认为乔家影会在案件有关的事情之上故意欺瞒警方。

  “她跟别人交流,不太想要回答问题的时候会下意识地规避别人的目光。不过每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提到乔女士的时候。她不愿意第一时间跟家里沟通,大约是觉得家里并不安全。毕竟一般人身处在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通常都是自己的家。”

  沈眠说完这句话,语气微微停顿:“我听魏朵说得意思,你们似乎觉得乔女士的妹妹似乎跟这件案子有关。是因为看守乔家影的人描述的那女人的样貌?”

  月底啦,来求票票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