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告白_就要触手贴贴!
笔趣阁 > 就要触手贴贴! > 双向告白
字体:      护眼 关灯

双向告白

  如果刚才原野再晚一点开口的话,那句道歉会从叶云帆的口中说出来。

  毕竟当初不告而别的人是他,一意孤行的人也是他。

  叶云帆本来以为对方会怨他,哪怕知道所谓的苦衷,也该有一点点怨恨的。

  可没有。

  原野只怨自己,只恨自己。

  在他的认知中,此生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相依为命的妹妹,另一个就是叶云帆。

  但他丢下了妹妹,也软弱地放弃了叶云帆牺牲自己为他换来的生命。

  司眠的死,莱雅的怨恨,还有一无所知还为妹妹添尽麻烦的自己

  如此种种,最终变成了一座名为愧疚和自责的大山,在记忆恢复的那一刻便已经一寸一寸地压垮了他。

  如果灵魂能够有实体,那么在一个小时前的王庭内,原野的灵魂就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悄无声息地碎裂着。

  可惜曾经亲密无间、血脉相连的兄妹之间已经有了太大的裂缝。

  莱雅依旧深爱着哥哥,可却已经不会如同当年那样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痛苦,并在第一时间张开双臂拥抱他。

  五十年前,生病的兄长倒在了半路,她接过他手中名为理想的烛灯,在黑暗中踽踽独行。

  等到倒下的兄长终于再次努力站起来时,他们已经隔了太远太远的距离。莱雅会回头看看他,却不会再朝哥哥拼命奔过去了。

  ——但叶云帆会。

  无论任何时候,他们总是最先关注到彼此内心的人。

  无论时间流逝了多少年,叶云帆都会拥抱他。

  “不是你的错,原野。”

  叶云帆抱着怀里哭泣颤抖的人,温柔地摸着他的脊背,安抚着他的情绪。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叶云帆我很想你。”

  原野用力抱紧他,哽咽到声音喑哑,

  “我好想你.”

  这么多年,原野只在叶云帆面前这样哭过。

  “我其实一直很害怕。”

  害怕做不好,害怕愧对那么多人的牺牲,害怕没能撑起他们的理想。

  同时,他也害怕面对叶云帆已经死去的这个事实。

  这一刻,原野一切坚不可摧的防御陡然瓦解,所有强大的表象倏然溃散。

  作为领袖,作为兄长,他不可以软弱。

  心中有怨的妹妹已经恨透了他的眼泪,似乎也不想听他的道歉。

  但在这个人面前示弱是可以的,他可以在叶云帆面前哭,可以诉说自己这么多年所有的委屈和恐惧。

  像被丢弃而无措害怕的小孩,像危险森林中惊惧胆小的幼兽,在对方怀中迫不及待、又毫无顾忌地发出了委屈的泣声。

  而在这之后,原野知道他会得到回应,得到安慰。

  鲜血淋漓、久久难愈的伤口也终于会得到治疗。

  叶云帆轻拍着原野颤抖的脊背,一下,又一下。他安静地听着,温柔地承接了爱人所有的眼泪和委屈。

  “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他亲吻着青年滚烫而湿润的侧脸,

  “如果成功,我们会一起走向一个新的、充满希望和阳光的新世界。”

  “那”

  原野抬头,他红着眼睛问,

  “如果失败呢?”

  昏暗而静谧的光线中,叶云帆那双好看的蓝眸温柔地弯了弯,他说:

  “如果失败,我们的骨灰就混在一起,或是湮灭于长风,或是深埋入地下,再或者撒入大海。”

  “总之无论去往哪里,我们都不会再分开。”

  “.”

  原野怔怔地望着他,嘴唇颤抖,有一瞬间露出了再次想要哭泣的表情。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哭着去吻叶云帆。

  裹挟着爱意和眼泪,他们的唇舌缠.绵在一起。

  这一刻,他们好像把一切都忘了,即将来临的恐怖危险、过去一切的悲伤苦痛,总之一切都消失不见,一切都变成空白。

  只有这个吻存在。

  只有他们彼此汹涌而滚烫的爱意存在。

  衣物摩擦拉扯着,在若隐若现的白线中发出窸窣破碎的声音,然后接连落在地上。原野急切地攀上了叶云帆的肩膀,下一秒他便被对方抱了起来。粉色的触手在黑暗中无声游曳,于青年战栗的皮肤上留下微黏的痕迹。

  原野腿部内侧的肌肉出现了很明显的战栗,他咬着男人的肩头,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低呜。那声音乍听上去似乎正在痛苦地隐忍着什么,但细听之下,似乎又表露出了十足的急切和渴/望。叶云帆停下动作,舌忝吻着青年湿润滚烫的侧脸和颈侧,在耳边低声询问他是不是触手太多了,是不是疼。

  “不,不”

  原野抓着他的肩膀,指骨十分用力,几乎让指甲嵌入肉里,留下几道隐约的抓痕。被抱起来抵在墙上的青年低头,眼底盛了一汪水,他有点说不出话,就这样欲哭不哭地对着叶云帆摇头。

  不知道是汗还是眼泪,总之原野整张脸和鬓发几乎都湿透了,刚哭过的眼周绯红一片。

  此刻,青年平日里淡漠冷酷的俊脸看起来像是颗饱满熟透的蜜桃,里面的果肉几乎都软了,似乎咬一口会流出甜甜的汁液来。

  叶云帆忍不住去亲他的脸,甚至在那上面留下一些咬痕。这大概是温柔的小叶哥哥为数不多的隐秘癖好,每次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就喜欢看原野哭。喜欢看那张冷酷帅气的脸蛋被泪水打湿,冰白的皮肤下透出一片滚烫绯红。青年断断续续、支离破碎的泣声就像电流,直接打在叶云帆的心上。于是下一秒,他便一把将原野按倒在沙发里。皮质的沙发表面很凉,贴在原野滚烫的皮肤上顿时引起了一片战栗。只是这个沙发显然没有当初领袖大人精挑细选的大圆床质量好,但好在足够宽敞柔软。

  漫长的时间过后,一切归于平息。

  叶云帆长长出了口气,他将原野深深揽进怀里。接着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条柔软的毯子盖在原野的身上。沙发其实很大,也很宽敞,只是对于两个成年男人而言还是小了些。但这也让他们贴得更紧。

  原野把脸贴在叶云帆结实的肩窝里,漆黑的眼睫仍旧是湿漉漉的。好半天之后,他紊乱粗重的呼吸才终于平稳下来。

  “叶云帆”

  原野的嗓音沙哑着,从男人的肩窝中闷闷地传出来。

  “嗯?”

  叶云帆揽着他的腰,指腹在他光裸的脊背上缓慢摩挲着,一下又一下。

  “我爱你。”

  原野的声音很小很小,若不是他们靠得这么近,叶云帆几乎都很难听见。

  也许是此时此刻胸腔中的爱意已经满到要溢出来,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

  “叶云帆,我好爱你啊”

  这是原野第一次如此坦率而直白地表达爱意。

  这一瞬间,叶云帆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心脏在疯跳,如同愈发激烈的鼓点,但明明如此强烈的搏动,他又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化了,融化成一滩滚烫的糖水。

  “原野,你总是”

  叶云帆紧紧拥抱着他,无奈叹气,

  “你总是先抢我的话。”

  对不起是你先说,我爱你也是你先说。

  他低头去吻怀中的青年,温柔而虔诚。

  “原野,我同样爱你。”

  ——直至我们的灵魂一同消亡的那天。

  这听起来就像是迟来的结婚誓词,在夜与灯见证下,于两人的灵魂深处落下深深的烙印。

  他们相拥而眠,珍惜着彼此紧密相伴的时光。

  只是这一晚原野睡得并不好,混乱的记忆让他总是做梦,梦见以前,梦见过去,梦见无数个寻不见叶云帆的漆黑夜晚。

  “没事了,我在这。”

  他断断续续地惊醒,惊惶地反复确认眼前人的真实,好半天之后才又在叶云帆的安抚下勉强平静下来。

  叶云帆摩挲着青年湿润的眼角,只能用精神沟通这个技能让原野沉眠。

  男人垂眸,安静地注视着怀中人的睡脸。他的眉头几不可察地微微蹙着,似乎在忧虑,又像是恐惧。

  叶云帆只能轻轻用指腹抚平那里,然后低头在青年的额心落下一个吻。

  五十年过去,十五变成了原野,他在性格和处事上也出现了相当大的变化。

  叶云帆几乎是在记忆恢复的瞬间就意识到了这点,最开始他是想不通的。

  直到他听莱雅讲述了后来的事情。

  再次醒过来的原野是一张空白的纸。他没有了相依为命的妹妹,没有了让他想要成为守护者的牵挂。一切的羁绊和情感都消失了。

  他找不到过去,看不见未来。

  再次醒来,他和别人眼中的自己,都是一头随时随地会失控的凶兽。

  所有人都畏惧他,疏远他,仇视他。

  于是因为肢体接触障碍和空白的记忆,原野逐渐将自己封锁起来,他变得不擅于表达,被迫装出一副可怕而恐怖的模样。

  他面对别人的时候都很别扭,不坦率,总想着把别人推开,把自己藏起来。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不会伤害到别人,不会伤害到同胞。

  环境和岁月是改变人的最好刻刀,十五变成了原野,他的性格和想法都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但唯有对叶云帆的思念和爱意被保留了下来。

  原野一直以为自己的刀术是从战斗中逐渐摸索出来的。但那只是身体渐渐想起了曾经,所以他无意识地想要教小水母用刀。

  所以当初在自新之城时,他会因为叶云帆的一个“乖”字而立刻陷入沉睡。

  在第一次梦境见面时,原野会在不记得任何事情的情况下直接对叶云帆说“我喜欢你”,会在海德即将带走叶云帆时,于崩溃中爆发。

  因为在很久之前的曾经,他以这种方式失去过那个人。

  这样的细节有很多很多,直至现在,叶云帆再回想时才一一有了对应和解释。

  这一刻他无法形容自己是什么感觉,只是叶云帆在这一刻忽然醍醐灌顶。

  他的灵魂战栗着,终于前所未有地意识到了一件事——

  原来那个深爱着他的人,即便自己被环境和时光雕刻成另一种模样,也没能改变对他的爱意。

  “.”

  叶云帆垂眸,看着面前沉睡的青年,心脏疯跳,终于忍不住再次于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作者有话要说

  看看能不能过,后面的剧情没写完,切割到下一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